开场BGM 听这段

欢迎收听本期节目,现在播放的音乐是来自 Adrian Von Ziegler 的《For the King》。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上期回顾 听这段

上期节目里我们主要讲述了几位阿斯加德神明的故事,其中包括芙蕾雅找奥德、弗雷得妻弃剑、巨人少女斯卡娣出嫁阿斯加德、海姆达尔聊世界、奥丁的语言这几段小故事,错过上期节目的朋友可以点击链接进行回顾。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奥丁的子女》 听这段

《奥丁的子女》是爱尔兰著名诗人、小说及戏剧作家帕德里克·科勒姆整理汇编的北欧神话故事集,在这个版本中作者剔除了大量偏成人向的内容,使得故事变得诙谐幽默,即便是儿童也可以畅读。我们这几期的北欧神话故事节目的主要内容也都是源自这本书。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北欧神话ABC》 听这段

《北欧神话ABC》是作家茅盾(笔名“方壁”)在上个世纪初期翻译整理的一本北欧神话故事集,本书简要而系统地叙述了北欧神话的故事,时至今日也是中文世界里一本非常棒的北欧神话书籍。

斯雷普尼尔 听这段

斯雷普尼尔(Sleipnir)是一匹有八只脚的神骏天马,所以也译为八脚马。在《诗体埃达》及《散文埃达》中指斯雷普尼尔是由洛基及斯瓦迪尔法利所生,是最好的马。奥丁曾策骑它到冥府。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微服私访 听这段

奥丁化名威格坦姆,为了融入凡间,不再身跨八足骏马,不再身穿金色铠甲,头上也不带鹰盔,甚至连长矛都没拿,手持一根拐杖游历人间。

瓦弗鲁尼尔 听这段

奥丁朝弥米尔之泉走去,这眼泉水位于尤腾海姆附近,在半路上碰到了一个骑着壮实雄鹿的巨人。奥丁能够随机变化,若遇人类就化身凡人,若遇巨人则化作巨人。他大步流星,走到巨人身边,两人并肩前行。经过谈话奥丁知晓,他是巨人中最具有智慧的瓦弗鲁尼尔(Vafthruthnir)。

致命的对答 听这段

瓦弗鲁尼尔在巨人中间确实最睿智博学,很多人都想方设法要从他那里获得智慧。不过想要从瓦弗鲁尼尔这借用智慧是一件十分要命的事情,瓦弗鲁尼尔会与其打赌,双方互相提问,如果有人答不出来,就要将自己的脑袋献出。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立下赌注 听这段

“我是流浪汉威格坦姆,”奥丁说道,“我现在已经知道你是谁了。哦,瓦弗鲁尼尔。我有事要借用你的智慧。”巨人露齿笑道:“哈哈,那样的话我打算跟你打个赌,你知道赌注是什么吗?如果我回答不出你的问题,就把脑袋给你。如果你答不出我的问题,那你的脑袋归我。呵呵呵,让我们开始怎样?”“我准备好了。”奥丁回答。

伊芬河 听这段

瓦弗鲁尼尔问道,“把阿斯加尔德与尤腾海姆分隔开来的那条河流,叫什么名字?”“那条河名叫伊芬,”奥丁答道,伊芬河将阿斯加尔德与尤腾海姆分隔开来,它的河水冷的彻骨,而且永不封冻。

两匹神马 听这段

“哦,流浪汉,这个问题你答对了,”巨人说道,“但是你还得回答我的其他问题。白昼和夜晚两位神明,驾着马儿穿越天际,他们所驾的马,分别叫什么名字?”“是斯京法克斯和赫利姆法克斯。”奥丁回答。听到他能说出这些,瓦弗鲁尼尔非常吃惊,这是只有诸神和最有智慧的巨人才知道的名字。在轮到面前这位陌生人向他提问之前,他只剩最后一个发问的机会。

斯京法克斯 听这段

斯京法克斯(Skinfaxi),是日神达古(Dag)的马,名字的意思是“光之马”(Shining Mane),当达古骑着斯基法克西越过天际的时候,则大地进入白天。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赫利姆法克西 听这段

赫利姆法克西(Hrimfaxi),是夜神诺特(Nott)的马,其名字为“霜之马”(rime mane 或 frost mane)之意。赫利姆法克西拉着载着诺特的黑车横越天空,当他们出现在天际的时候,大地就进入夜晚。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维格利德平原 听这段

维格利德(Vigrid),意即“暴战”旷野(battle shaker),这个平原有一百里长,也有一百里宽。在北欧神话中,根据预言,这里是诸神的黄昏发生的战场。此旷野位于九个世界的哪个地方,则不太清楚,但有可能位于人类居住的中间世界米德加尔特(Midgard)。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奥丁的反问 听这段

轮到奥丁向瓦弗鲁尼尔提问。“奥丁在他的爱子巴德尔耳边说的最后一句悄悄话,会是什么?”他问。巨人瓦弗鲁尼尔听到这个问题大吃一惊。他从鹿背跳到地上,用锐利的眼神把奥丁上下打量:“只有奥丁才知道他最后留给巴德尔什么话。也只有奥丁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流浪汉,你就是奥丁吧。你的问题我回答不了。”

智慧之泉的代价 听这段

“如果你还想保住脑袋,那就回答我一个问题,”奥丁说道,“如果要向智慧之泉的看守者弥米尔讨一口水喝,他会开出什么样的条件?”“他会要你的右眼作为代价。”瓦弗鲁尼尔答道。奥丁问道:“他是否愿意接受讨价还价?”瓦弗鲁尼尔回答:“他不会降低价码。许多人都向他讨过一口智慧泉水,但是没有一个人付得起代价。”回答了问题后奥丁收回了他的成命,就这样,瓦弗鲁尼尔骑着那头壮实的雄鹿赶路离开。

密米尔之泉 听这段

密米尔之泉/智慧之泉(Well of Mimir),座落约顿海姆(Jothuheim),世界之树(Yggdrasil)的第二根树根边。据说只要喝上一口泉水就能得到无穷无尽的智慧,看守此泉的是密米尔。弥米尔在一些神话的版本里被写成北欧神话中的智慧巨人,亦是北欧的始祖神祇之一,由巨人之祖尤弥尔所生。他也是智慧之泉泉水的主人,象征着知识与智慧。

沉重的代价 听这段

弥米尔对这一口智慧泉水的开价实在太高,众神之父奥丁得知后,也忧心忡忡。毕竟那可是他的右眼!在他的余生中右眼都将漆黑一片!想到这里,他差点就要放弃对智慧的追求,返身折回阿斯加尔德。

穆斯帕尔海姆 听这段

奥丁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既没朝向阿斯加尔德,也没往智慧之泉所在的方向前进。他朝南方走去,望见真火之国穆斯帕尔海姆,苏尔特手握火焰之剑站在那里。苏尔特是一个可怕的人物,日后巨人同诸神交战之时,他会加入巨人一方同诸神对抗。

尼弗尔海姆 听这段

奥丁往北走去,耳边传来不竭之泉赫瓦格密尔的咆哮,它的水流从尼弗尔海姆倾泻而出,那里是黑暗可怖的雾之国度。奥丁心中明了,不能让世界落入苏尔特和尼弗尔海姆之手,前者会用烈焰将它摧毁,后者会使它回归黑暗虚无。作为诸神之长,他必须赢得智慧,以助拯救世界。

下定决心 听这段

如此这般,面对即将遭受的损失和痛苦,众神之父奥丁神色凝重决绝,他转身朝着智慧之泉行走。泉水位于世界之树伊格德拉西尔的巨大树根下方——那树根从尤腾海姆长出。弥米尔坐在泉边,他是智慧之泉的看守人,正集中精神用他那深邃的眼神窥视着深泉。他每天从智慧之泉中取水来喝,对来人的身份一清二楚。

毫不犹豫 听这段

“嗨,奥丁,众神中最年长的那个。”弥米尔开口说道。奥丁向众生中最有智慧的弥米尔表达了敬意,接着说道:“弥米尔,我想喝一口你的泉水。”“要喝水就必须付出代价。过去所有的求水者,都在这个关卡面前退缩,奥丁,众神中最年长者,你愿意付出相应的代价吗?”“弥米尔,我不会在注定要付的代价前退缩。”奥丁回答。“那就请吧。”弥米尔说道。他用一只巨大的牛角杯舀出泉水,递给了奥丁。

饮下泉水 听这段

奥丁双手捧杯,咕噜咕噜地喝着。随着水流入腹,未来的事情在他眼中变得清晰起来。他看到了最终会降临在诸神和人类身上的灾难和不幸,明白了这些灾难必然降临的原因。同时,他也知晓了诸神和人类怎样面对痛苦和灾难,才能在那些苦难的日子里行事高贵,从而在世间留下一股力量,这股力量能在有朝一日摧毁给世界带来恐惧、悲伤和绝望的邪恶力量,尽管那一天还非常遥远。

巨大的牛角杯 听这段

喝光弥米尔巨大牛角杯里的水,奥丁将手伸向脸庞,挖出了自己的右眼。众神之父奥丁强忍剧痛,没有发出一丝呻吟和抱怨。他低下了头,用斗篷遮住了脸。此时弥米尔接过右眼,将它沉入智慧泉的深渊。奥丁的右眼就一直留在了那个地方,透过水流发出闪闪亮光,向来者诉说众神之父为获得智慧而付出的代价。

寻找强大的人类 听这段

昔日,当奥丁还未拥有那么非凡的智慧,他曾化名捕鱼人格里姆尼尔居住在人间。他的王后弗丽嘉在他身边,他们扮作一对渔夫渔妇,生活在一座阴冷荒凉的岛屿上。奥丁和弗丽嘉总是默默地观察人类的子孙,想看看他们之中,有谁可以通过培养和训练获得力量和意志,能从巨人的魔掌下拯救世界。

两个孩子 听这段

当他们逗留在荒岛之时,看到国王赫劳丁的两个儿子,奥丁和弗丽嘉都认为这两个孩子拥有成为英雄的资质。夫妇俩便计划把两个王子带到身边,以便亲自照料,加以训练。一天,当两个孩子外出钓鱼,一阵暴风雨袭来,把他俩所乘的小船刮到了一座小岛的乱石之间,那里正是夫妇俩的所在。

一起培养 听这段

奥丁和弗丽嘉把两个孩子带去了他们的小屋,还告诉两人说会在整个冬天照看并训练他们,等到春天来临,就会造一艘船送两人回到他们父亲的国度。“就让我们看看,”那天晚上,奥丁对弗丽嘉说,“他们之中哪一个会成长为最尊贵的英雄。”奥丁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更看重两个孩子中的一个,而弗丽嘉却对另一个更加偏爱。弗丽嘉看好哥哥阿格纳,阿格纳嗓音柔和,性格恬静,举止友善。而奥丁则更看好年少的弟弟,他名叫基罗德,体格健壮,性格热情暴烈,嗓音洪亮高亢。

传授武艺 听这段

奥丁亲自照料基罗德,教他怎样钓鱼和狩猎。他让这个男孩在岩石间跳跃,让他攀爬最陡峭的悬崖,越过最宽的峡谷,男孩变得比之前胆大很多。奥丁还把基罗德带进熊的洞穴,只给他一杆长矛奋战求生,这杆长矛是奥丁为他打造。阿格纳也去追捕野兽,展现了他的熟练和勇猛。但是几乎每次比试,基罗德都将他战胜。奥丁经常骄傲地说:“基罗德一定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英雄。”

学习智慧 听这段

阿格纳经常和弗丽嘉待在一块儿,在她纺线时与她相伴,听她讲那古老的传说,提出种种疑问,这使他变得越发睿智。阿格纳从弗丽嘉那里得知了阿斯加尔德,知晓了阿斯加尔德诸神,也知道了诸神是怎样守护人间米德加尔德,使其免受尤腾海姆巨人的蹂躏。尽管没有和任何人提及,阿格纳在心中暗下决心,他愿献出毕生精力和智慧,尽全力去帮助诸神。

准备离去 听这段

春天来临,奥丁为基罗德和阿格纳造了一艘船。现在兄弟两人可以返回自己的家乡。在他们启程之前,奥丁告诉基罗德,说他总有一天会前来看望他。“不要过于自傲,不愿在你的宫殿接待渔夫,基罗德,”奥丁嘱咐道,“一位真正的国王,应该欢迎任何人前来造访,哪怕对最穷的人也要一视同仁。”

各自道别 听这段

“我会成为一个英雄,毋庸置疑,”基罗德答道,“我也本该成为国王,只因平庸的阿格纳在我之前出生,才使我无法如愿以偿。”阿格纳同弗丽嘉和奥丁告别,感谢他们夫妇对他和基罗德的照顾。他凝视着弗丽嘉的双眼,对她说自己会努力找到帮助诸神的方法,日后为诸神而战。

乘船返乡 听这段

阿格纳和基罗德兄弟二人上了船,划桨起航。他们航行到父王领土边境,看到海边耸立的城堡。基罗德这时做了一件可怕的事,他调转船头重新驶向海洋,接着扔掉了船桨。仗着自己体格强壮,能在波涛汹涌的海中游弋或是攀爬最高耸的悬崖峭壁,他纵身跃入水中,奋力向岸边游去。而此时的阿格纳孤身一人在没有船桨的小船上,小船随海浪席卷又飘向海洋。基罗德爬上了悬崖,走进了父亲的城堡。

欺骗国王 听这段

国王赫劳丁原本已经放弃寻找两个失踪的儿子,看到小儿子归来,分外高兴。基罗德告诉父王,说阿格纳在回程途中,从船上掉入海中,溺水身亡。原本以为两个儿子都已离他而去的国王,看到其中一个能平安归来已经心满意足。他把基罗德列为王位继承人,在他死后基罗德君临万民之上。

穿行列国 听这段

饮过智慧之泉的奥丁在人世列国间穿行,凭借他所获得的智慧评判各个国王以及黎民百姓的所作所为。最后,他来到了基罗德统治的王国。奥丁认为他所见列王都言行高贵,基罗德想必是其中之最。奥丁化身成一个独眼的流浪汉去了国王的宫殿。他身披深蓝色的斗篷,拄着流浪汉常用的拐棍。当他走近王宫,一群人骑着黑马从他身后奔来。为首者从他身边驰过,一点都没有避让,而是快马加鞭径直冲撞,差点把奥丁踢倒在地上。

行为粗鲁 听这段

当这队人马来到王宫门前,他们大声叫唤仆人。马厩里只有一名侍从,他上前牵走了领头人的马匹。其余的人便叫奥丁照看他们的马儿,当一些人下马时,奥丁不得不给他们扶着马镫。奥丁知道那个领头人是谁了,他就是国王基罗德。他也知道那个在马厩中当差的人是谁了,他就是基罗德的哥哥阿格纳。运用所获得的智慧,奥丁知道阿格纳之前伪装成仆人模样回到了父亲的王国,奥丁也知道,基罗德并没认出这个仆人的真实身份。

小马哥 听这段

阿格纳的这段故事听上去确实和小马哥很像。

不听劝阻 听这段

阿格纳和奥丁一同走进马厩(jiù)。阿格纳拿出面包,切下一些分给奥丁,还给他铺上稻草,让他在上面就座。然而过了一会儿,奥丁说道:“我要到国王的宫殿里去,坐在火堆旁边,吃肉作晚餐。” “不,你得待在这里,”阿格纳劝阻道,“我再多给你些面包,给你条毯子披在身上。不要跑去王宫门前,国王今天心情不好,很可能会驳斥你的请求。”“怎么会呢?”奥丁说道,“一个国王居然把登门求助的流浪汉赶走。他不该这样!”“今天他很生气。”阿格纳说。他再次恳求奥丁别去王宫门边。但是奥丁从草堆上站了起来,径直朝王宫大门走去。

走进宫殿 听这段

一个驼着背、双臂修长的门卫站在门边。奥丁说道:“我是个流浪汉,我想在国王的宫殿里歇歇脚,吃点东西。”“别来这位国王的宫殿。”驼背的门卫说道。正当他准备把奥丁关在门外时,国王把他叫走了。奥丁阔步走进大厅,看到国王正和一群朋友围坐桌边宴饮,那些人全都胡须浓黑,面目凶残。目睹此景,奥丁明白,自己之前苦心培养、寄予厚望的男孩现在已经沦为匪徒的首领。

戏弄奥丁 听这段

席间一位大胡子对着奥丁喊道:“流浪汉,既然你来到我们用餐的大厅,那就唱歌给我们听吧。”“好吧,我就唱歌给你听吧。”奥丁答道。他站到大厅两根石柱之间,唱了一支歌谣,谴责国王的生活邪恶堕落,谴责在场的所有人助纣为虐。

责罚奥丁 听这段

“给我抓住他。”当奥丁一曲唱罢,国王下令。黑胡子男人一拥而上,扑到奥丁身上,将他五花大绑,绑在大厅的石柱之间。“既然他是来这里取暖的,那就让他好好暖和暖和。”基罗德说道。他吩咐下人在奥丁四周码上一堆柴火。他们照做之后,国王亲手把一个烧得正旺的火把丢到木柴之上,流浪汉四周的柴堆燃起烈火,“噼啪”作响。柴堆在奥丁周围烧啊烧啊,但是火焰丝毫没有伤及众神之父的身躯。国王和他的朋友站在旁边,兴致勃勃地观看大烤活人。

善良的阿格纳 听这段

而当木柴烧尽,奥丁还站在那里,用可怕的眼神盯着这帮残忍而又冷酷的人。国王和他的朋友们都睡觉去了,留下奥丁被锁在石柱之间。其实奥丁可以挣断锁链,把石柱连根拔起,但是他没有这样做,他想看看国王的宫殿里还会上演哪一出戏。仆人们被命令不准给流浪汉带任何吃的或喝的东西,但是在黎明时分,四下无人,阿格纳带来一牛角杯的麦芽酒给奥丁喝。

连烧八夜 听这段

第二天晚上,国王搜刮完民脂民膏,和朋友坐在桌旁狼吞虎咽大吃大喝。他又吩咐在奥丁周围堆上木柴。国王和朋友又再次围拢起来,兴奋地观看火舌耍弄活人。和先前一样,奥丁纹丝不动地站在那里,毫发无损,他用可怕而从容的眼神盯着国王,目不转睛,这让国王对他更加愤恨。一夜又一夜过去,接连八个晚上,同样的一幕还在上演。到了第九个晚上,当奥丁四周的木柴再次被点燃,他引吭高歌。

谴责基罗德 听这段

他的歌声越发响亮,国王和他的朋友,以及王宫中的仆人都不禁驻足倾听。奥丁唱的是关于国王基罗德的故事:关于诸神是怎样保护他的,怎样授给他力量和技艺,而基罗德又是怎样不将他的力量和才能用于正道,堕落、野蛮如兽群一员。接着他唱到诸神的报复,将如何降临到这卑鄙无耻的国王身上。

亮出真身 听这段

火焰渐渐熄灭,基罗德和他的朋友看到眼前的人,不再是那个无依无靠的流浪汉,而比人间任何帝王更加威严。锁链从他身上滑落,他向这些恶人步步逼近。基罗德冲上前去,手握利剑想置他于死地。剑刺到了奥丁,但他仍然毫发无损。他唱道:你的生命到头了,你的所作所为人神共愤,如果可以,你再走近点瞧瞧,在你面前的是众神之父奥丁。

加冕为王 听这段

奥丁炯炯的目光让基罗德和那些狐朋狗友们畏惧,他们鸟兽般散去。阿格纳走上前来,奥丁宣布他为国王。民众听说将由阿格纳来统领他们时都感到非常高兴,因为他们在基罗德治下饱受欺凌。阿格纳不仅仁慈宽容,而且他的统治稳固有力,常胜相随。

变成狼群 听这段

基罗德和他的同伴们四下奔逃之时,奥丁把他们变成了野兽,成为森林里徘徊的狼群。

灵酒 听这段

灵酒又称血蜜酒,本由侏儒们用诗人卡瓦西的血酿造,后被巨人们藏匿起来。但是奥丁将它从藏匿处带出,并分给人类子孙。那些分到一口灵酒的人变得非常聪慧,不仅如此,他们还能将那种智慧寓于优美的语言当中,使每个听到的人都会喜欢上念念不忘。

手段残忍 听这段

侏儒酿造此酒的手段残忍恶毒。他们用一个人的血来酿酒,那人就是诗人卡瓦西。卡瓦西非常聪慧,出口成章。人们都爱听他讲述,并对他的话念念不忘。

以血酿酒 听这段

侏儒把诗人带入他们地下的洞穴,在那里将他杀害。他们说道:“现在,我们已经拥有了卡瓦西的鲜血和智慧。除了我们,谁也别想得到。”他们把血倒进三个坛子,加入蜂蜜搅拌,蜂蜜酒就是用此酿成。

谋害巨人 听这段

在杀过一个人之后,侏儒们变得越来越胆大。他们跑出自己的洞穴,在米德加尔德上蹿下跳,还跑去尤腾海姆,开始捉弄那些最无辜的巨人。侏儒们碰上了一个头脑非常简单的巨人,名叫吉灵。他们怂恿吉灵划船把他们带去海上。接着两个最狡猾的侏儒——戈拉和法牙拉,故意让船撞到礁石之上。船身四分五裂,吉灵不会游泳,在海中淹死。侏儒们爬上了船板碎片,安全抵岸。他们对自己作恶成功感到异常高兴,摩拳擦掌想多来几次。

卑鄙无耻 听这段

戈拉和法牙拉又想了一出新的恶作剧。他们伙同其他侏儒去了吉灵的家里,尖声向吉灵的妻子哭诉他的死。吉灵的妻子开始流泪哀叹,最后不禁冲到屋外哭天喊地、捶胸顿足。那时戈拉和法牙拉早已趁机爬到梁上,当吉灵的妻子冲出去时,他们把一块磨石朝她头上扔去。磨石击中了吉灵的妻子,她倒地身亡。随着他们恶作剧的得逞,侏儒们变得越发兴奋。他们如此厚颜无耻,甚至自编歌曲四处吹嘘,唱的无非是他们怎样杀死诗人卡瓦西、害死巨人吉灵以及他的妻子。他们待在尤腾海姆附近,把能折磨的人都折磨了一遍,还鼓吹自己是多么的了不起又强壮无比。

制裁矮人 听这段

由于矮人们在尤腾海姆待得实在太久,让吉灵的兄弟苏东园(Suttung )得以追查到踪迹,并顺藤摸瓜把他们捉住。苏东园并不像他的兄弟吉灵那样善良单纯。他既狡猾又十分贪婪。一旦落到他的手里,侏儒们就再也别想脱身。苏东园抓住侏儒,把他们留在海中的一块礁石上面,那是一块在涨潮时会被海水淹没的礁石。巨人苏东园站在漫过礁石的水中,海潮阵阵涌入,没有漫过他的膝盖。他站在那里观看,当水势逐渐上涨,把侏儒们团团围住,他们变得越发惊恐。

祈求宽恕 听这段

“哦,求求你让我们离开这里,善良的苏东园,”侏儒们哭着向苏东园求饶,“我们愿意以金子和珠宝交换。放我们走吧,我们给你一串项链,一串可以和布里希嘉曼相媲美的项链。”侏儒如此这般地向苏东园哭诉,换来的只是他的嘲讽,因为他根本不需要什么黄金珠宝。

布里希嘉曼 听这段

布里希嘉曼(Brisingamen)是一串耀眼无比,华丽绝伦的项链。布里希嘉曼拥有魔力,可以使穿戴的女性更加美丽,使男人都无法抗拒。这个项链是女神弗蕾亚的宝物,平时绝不离身。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献出灵酒 听这段

于是戈拉和法牙拉哭着喊道:“求求你让我们离开这个地方,我们把酿好的那几罐灵酒给你。”“那几罐灵酒,”苏东园自言自语,“那东西没有其他人有。能弄到手也不错,也许能帮助我们与诸神作战。好吧,我就问他们要这个东西。”就这样,侏儒用残忍恶毒的手段酿制而成的灵酒,现在落到了巨人手中。

贡露园(Gunnlöd) 听这段

苏东园有一个女儿叫贡露园(Gunnlöd),她的善良美貌,可与吉尔达和斯卡娣媲美(后两位女巨人深受阿斯加尔德众神喜爱)。苏东园寻思应该找一个人看管好灵酒,于是就对贡露园施了魔法,把她从一名美丽的巨人少女变成了一个长着长牙和尖指甲的巫婆。他把贡露园关在了藏有灵酒的山洞之中。

寻觅灵酒 听这段

当奥丁得知自己最为尊崇的卡瓦西遇害,便把杀害他的侏儒统统封入他们的洞穴,这样他们就再也没法到人间为非作歹。接着他出发去寻找灵酒,打算把它赐给人类,如此一来,只要尝过了灵酒,人类就拥有了智慧,可以任意支配语言,使智识受人推崇,代代流传。

赠与磨刀石 听这段

当奥丁身披深蓝色斗篷,手中拄着拐棍的流浪汉走过一块地时,九名身强力壮的奴仆正在那里割着牧草。他们中的一个对奥丁说道:“你帮我给那边保吉庄园的人捎个话,如果再不给我送块磨刀石磨一下镰刀,我就再也割不动了。”“磨刀石嘛,这里就有。”奥丁说道。他从腰间取下一块,递了过来。

削铁如泥 听这段

那个仆人用它磨了磨镰刀,又干起活来。他的镰刀所到之处,牧草迎刃而倒,好像被风横扫。其他仆人见状,纷纷嚷道:“把磨刀石给我们,把磨刀石给我们。”奥丁把磨刀石扔到他们中间,留下他们你争我夺,他仍继续踏上旅程。

全都死了 听这段

奥丁来到苏东园兄弟保吉的家,在他家中休息,晚饭时还被请到大桌旁吃饭。当他和保吉一起用餐时,一位来自田间的信差走了进来。“保吉,你九个奴仆都死了,”信差说道,“他们在地里为争一块磨刀石,用镰刀互砍。再也没有仆人帮你干活了。”“我该怎么办啊,我该怎么办?”巨人保吉焦虑地说道,“现在我的地里无人收割牧草,冬天的时候,我从哪里去弄干草来喂我的牛和马呀?”

获取信任 听这段

“我可以帮你干活。”流浪汉说。“你一个人也派不上什么用场,”巨人说,“必须要有九个人才行。”“我一个人能干九个人的活,”奥丁说,“让我试试看吧。”第二天奥丁威格坦姆去了保吉的地里。一天下来,他干的活和之前九个仆人干的一样多。 “整个农忙季节你都待在这儿吧,”保吉高兴地说,“我会给你丰厚的酬劳。”于是威格坦姆就住在了巨人的家里,在巨人的地里干活。

讨要报酬 听这段

当这个季节所有的工作都做完,保吉对他说道:“现在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样的酬劳?”“我唯一想要的报酬,”威格坦姆说,“就是喝上一口灵酒。”“灵酒?”保吉吃惊地说,“我既不知道它在哪里,也不知道到哪儿去弄。”“你兄弟苏东园那儿有。你去找他,帮我向他讨一口灵酒。”

果断拒绝 听这段

保吉去了苏东园那里,当苏东园弄清楚了兄弟此行目的,对他大发雷霆:“喝一口灵酒?我不会把灵酒分给别人一滴。不然我怎么会对女儿施魔法,让她老老实实看管灵酒?你说一个流浪汉帮你干了九个仆人的活,向你要一口灵酒作报酬!哦,你怎么蠢到和吉灵不差!哦,你这个笨瓜!除了我们的宿敌阿萨众神,谁有能力帮你干这么多的活,谁会跟你要这么个东西作报酬?你现在就离开我这儿,永远别来跟我提灵酒的事了。”

凿壁偷酒 听这段

保吉回到了自己的家,告诉流浪汉奥丁说苏东园一滴灵酒都不肯拿出来。奥丁说:“我要求你履行承诺,你必须帮我弄到我想要的报酬。现在你跟我一起去,帮我弄到灵酒。”奥丁让保吉带他去了藏灵酒的地方,那是高山上的一处洞窟。洞口被一大堆石头堵住。“我们既无法挪动石块,也无法从中穿过,”保吉说,“看来,我无法帮你达成愿望。”奥丁从腰间取出一把钻子,说道:“如果用力去钻,这把无所不能的钻子就能凿穿岩石,巨人你有力气,现在就开工吧。”

打通石壁 听这段

保吉双手紧握钻子,用尽全力去钻,流浪汉站在一边,倚着自己的拐杖,身上的那件蓝色斗篷让他看起来既沉着又充满威严。终于,保吉说道:“我已经钻出一个很深很深的洞了,穿透了岩石。”保吉双手紧握钻子,用尽全力去钻,流浪汉站在一边,倚着自己的拐杖,身上的那件蓝色斗篷让他看起来既沉着又充满威严。终于,保吉说道:“我已经钻出一个很深很深的洞了,穿透了岩石。”流浪汉走到洞口,朝里面吹了口气。凿出的石末飞到了他们的脸上。“这就是你吹嘘的力量吗,巨人?”他说,“你连石块的一半都没打通。继续凿。”保吉再次拿起钻子,洞凿得越来越深。他自己朝里面吹了口气试试。你瞧!这下他终于吹通了。

变成长蛇 听这段

他看向流浪汉,想知道那人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他的眼神变得犀利凶猛,紧紧握住那把钻子好像它是一把利刃,可以随时刺来。“你看那岩石上面。”流浪汉说道。当保吉抬头去看,流浪汉变成了一条蛇,溜进了洞中。保吉用钻子朝它砸来,想要将它杀死,但蛇已经穿过了岩洞。

邂逅贡露园 听这段

在这块巨石的后面有个很大的空洞,被岩石中发光的水晶照得通明透亮。在这空荡的洞穴中有一位面目丑陋的女巫,她长着长长的牙齿和锋利的指甲,坐在那里浑身颤抖,泪水不断地从眼中涌出。“哦,青春和美貌啊,”她如此唱到,“哦,世间的男女,请为我悲哀,你们不曾看见,我所有的,只有这不见天日的洞穴和这副可怕丑陋的模样。”

邂逅贡露园 听这段

一条蛇滑行着游过地面。“哦,你可能是条毒蛇,会把我咬死。”女巫惊恐地说道。蛇从女巫身边爬过,接着她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说道:“贡露园,贡露园。”她环顾四周,发现身后站着一个身披深蓝色斗篷,面貌威仪的男人,那正是奥丁,众神中最年长的那位。

祈求奥丁 听这段

“你是来这边拿走灵酒的吧,那是我父亲派我看管的东西,”女巫哭着喊道,“你不会得逞。我宁愿把它倒在这洞里干涸的地面。” “贡露园……”奥丁说着,向她走近。贡露园注视着他,感到脸上一阵发烫。当她把手放在胸口,锋利的指甲插进了肉中。“把我从丑陋不堪的模样中解救出来吧。”她如此哭诉。“我会救你的。”奥丁答道。

恢复美貌 听这段

他走到贡露园的身边,执起她的手握住,亲吻了她的双唇。所有丑陋的印迹,都从贡露园身上烟消云散。她不再佝偻,变得亭亭玉立。她的双眸恢复了往昔,那是一对深蓝色的大眼睛。她的双唇恢复了红润,玉手纤细柔软。她变得和弗雷的妻子——巨人少女吉尔达一样貌美动人。

如愿以偿 听这段

他们注视着彼此,于是并肩而坐,温柔地相互倾诉,这就是众神之父奥丁和美丽的巨人少女贡露园。贡露园把三坛灵酒交给了奥丁,并说要和他一起离开洞穴。

重见天日 听这段

三天过去了,他们仍然待在一块儿。后来,奥丁凭借智慧找到了通往洞外的密径,他带着贡露园走了出去,让她重见天日。奥丁随身带上了灵酒,它的玉露能赐人智慧,用那智慧编织的语言如此优美,让世人无不喜爱、铭刻在心。尝了一小口灵酒,贡露园在世间穿行,传唱着奥丁的俊美与全能,还有她对他的爱意。

散播灵酒 听这段

奥丁随身带上了灵酒,它的玉露能赐人智慧,用那智慧编织的语言如此优美,让世人无不喜爱、铭刻在心。尝了一小口灵酒,贡露园在世间穿行,传唱着奥丁的俊美与全能,还有她对他的爱意。

太缺了点 听这段

整个故事中的矮人一直秉持着损人但不一定利己的精神为非作歹,实在是太缺了点。

故事很多 听这段

奥丁作为北欧神话中最核心的神,在民间流传了非常多关于他的故事,不过这些故事里有很多都与暴力、色情相关,因此也就没有被《奥丁的子女》这本书所收录。

维达 听这段

奥丁在外游历的期间,也有一位远离阿斯加尔德居住的神明,名叫维达,他是奥丁的儿子,他是奥丁和女巨人格莉德所生的孩子。他是不灭的自然力之拟人化,或称“森林之神”或“原始森林之神”。他性格沉默寡言,因此也是“沉默之神”。维达坐在荒野深处,四周环绕高草灌木。在他身旁有一匹马儿,低头吃草,身披马鞍,随时待命踏上旅途。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父亲的倾诉 听这段

一身流浪汉装扮的奥丁,来到这片静默的原野,同沉默之神维达交谈起来。“哦,维达,”奥丁说道,“我性格最古怪的儿子。在我们全都离世后,你还会活着。你会将那关于阿斯加尔德诸神的回忆带到不受他们主宰的新世界里。哦,维达,我十分清楚,为何在你身边吃草的马儿,随时准备踏上征程。有朝一日,你将跃上马背,直接出发,飞驰而去,为你父亲报仇雪恨。”

生平的秘密 听这段

“哦,维达,我沉默的儿子。我只会对你诉说我生平的秘密。只有你会知道,为何我——诸神之中最年长者奥丁,会被自己的长矛所刺,倒挂在世界之树伊格德拉西尔上九天九夜,是因为这样做就可以获得洞悉宇宙九界的智慧。到了第九天晚上,智慧的载体鲁纳文字在我眼前浮现,我从树上下来,将它们收归囊中。”

预言未来 听这段

“我会让你知晓,为何我的乌鸦会衔着皮革碎片,向你飞来。这样你便可以用它为自己做鞋。穿上那鞋之后,你就能用脚踩住一头巨狼的下颌,把它撕成两半。世间所有的鞋匠,都会把用剩的皮料扔到地上,这样你就能为自己那降伏恶狼的脚板做鞋了。”

告戒世人 听这段

“我已经告诫世人剪去逝者手脚上的指甲,以免日后巨人把它们收集起来,造出一艘名叫纳加法(Naglfar)的船。当‘拉格纳洛克’末日毁灭降临,亦即诸神的黄昏到来,他们会乘着这艘船从北方驶来。”

纳加法(Naglfar) 听这段

纳加法(Naglfar)这艘船是用死者的指甲所构筑而成的,在古丹麦语中,"nagl"也就是"nail(指甲)"的意思。在《EVE》里也有一艘以此命名的战舰。

西吉(Sigi) 听这段

“维达,我还要告诉你。当我居住在人类中间,曾和一名英雄的女儿结为夫妻。我们的儿子,也是凡人中的一员。他的名字叫作西吉。西吉的后代会成为英雄,他们将会入住我在阿斯加尔德的宫殿瓦尔哈拉,在我们同巨人及火焰巨人苏尔特交战时披挂上阵。”

告一段落 听这段

奥丁在那片静默的原野上,同他默不作声的儿子维达说了很久的话。维达和他的兄弟会活到阿斯加尔德诸神身故之后,他们会给那个新的时代、新的世界,带去有关阿萨诸神和华纳诸神的记忆。奥丁跟儿子说了很久很久,接着穿过了这片野草灌木丛生的原野。马儿仍旧低头悠闲地吃草,随时准备踏上征程。他朝阿萨和华纳诸神现在齐聚的海边走去,在那里海神埃吉尔正准备用盛宴招待他们。

索尔与洛基 听这段

至此,奥丁在人间云游的故事基本告一段落了,下期节目中我们将讲述大家最为津津乐道的索尔与洛基的故事。

结尾BGM 听这段

现在播放的音乐是来自 Sigur Rós 的《Ara Batur》,感谢收听本期节目,我们下期再见。

/

主持人


西蒙

四十二

Ryoma

节目下载 转贴

本期小北欧神话,我们来讲讲奥丁在人间行走的故事。他是如何拜访智慧泉,又怎样在人间养育英杰,盗取灵酒分享给人间?请听本期的“小北欧神话”!

本期电台有一个额外的壁炉中柴火燃烧的背景音。

往期节目回顾

小北欧神话 卷一 — 给你讲述几段不一样的北欧神话小故事

小北欧神话 卷二 — 阿斯加德众神

328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