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古放映机】禁忌的血亲之恋,冬目景与《羊之歌》

【中古放映机】禁忌的血亲之恋,冬目景与《羊之歌》

《羊之歌》是冬目景众多创作中少有的被改编成多种媒介形式的作品。

叶佳桐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羊之歌》是冬目景众多创作中少有的被改编成多种媒介形式的作品。这部漫画连载于1996年至2002年之间,算下来平均每年只发行了一部单行本,连载时间不仅经历了世纪的更迭,连连载杂志也从《Comic Berger》更名为《Comic Briz》,向全新的方向行进。无论是剧情内容或是连载节奏,《羊之歌》都算得上是一部慢热的作品。从第一卷到第四卷,故事过半,时间却只过了11天。

《羊之歌》的故事并不复杂,登场角色也有限。年幼丧母的男主角高城一砂,由父亲的朋友江田夫妇抚养成人。一天,一砂在给美术部的八重樫葉当模特时突然昏倒,然后就像被什么东西指引着一样回到了过去的家。在那里他见到了自己的姐姐千砂,并从她那里得知高城家的人都会得一种病——像吸血鬼一样对别人的鲜血产生渴望。千砂失去了父亲,并且得不到任何人的血液,只能凭借药物维持生命。后来一砂发现自己果然也患上了这种怪病,看着发病后痛苦万分的一砂,千砂想要将自己的血奉献给他。“迷失在羊群之中的狼,被寂寞利齿撕裂着自己的身体”。生而负罪的高城一家与知晓秘密的八重樫葉与三木真一郎,悲剧的连锁就从这里上演。

《羊之歌》并不是一部可以被绝大多数人所接受的作品。男女主角被诅咒的宿命,令人感到压抑的氛围。 “嗜血症”“弑母”“建立在血缘关系之上的恋爱”,这些从剧情中摘取出的名词带有强烈的亚文化烙印,用微博营销号的话来讲,这是一部暗黑系的重口味作品。但真正令观众感到沉重的并不是这些噱头,千砂与一砂间互为菟丝子与宿主的关系也不是简单的一句“德国骨科”能够概括。文艺作品中的“禁忌之爱”是一个浪漫的意象,不被世人认同的爱能让故事更具戏剧性,顾忌越多,主人公的内心戏越丰富,角色的性格也就越饱满。与普通的爱情故事相比,“禁忌之爱”要克服的外界阻力被无限放大,世俗的偏见让主人公站在整个人类的对立面上。这其中也包括屏幕另一端的“我们”,如何让观众放下既定的想法去支持主人公的行动是这类作品必须要面对的课题。而打动了无数人的《羊之歌》,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羊之歌》原作漫画的作者冬目景深受泉镜花、江户川乱步、谷崎润一郎等人的影响。在她的作品中观众能够读出了一种对“美”的执着。毕业于多磨美术大学油画专业的冬目景拥有深厚的美术功底,是一位个人特质十分鲜明的漫画家。如同素描般细腻又清淡的笔触,兼顾油画的厚重感与水彩的灵动透明的上色风格。冬目景大部分作品还是坚持手绘作画,常用的工具包括丙烯、彩铅、油性马克笔等。在2000年左右的采访中,冬目景说自己描线用的是从父亲那里得到的钢笔。采用PC作画时基本也是先手绘完成,然后再扫描到电脑里做一些细节方面的调整。推特上关于冬目景画展的repo中提到,冬目景的原画厚重而富有层次,像发丝这样纤细的地方也能得到完美的展现。

在画面表现上,冬目景有一种对日本传统之美的坚持。风流雅物皆清寒,千砂便是《羊之歌》中清寒气最重的那个人。她大多数时间身着和服,聘聘婷婷的出现在画面中。背景是不施油漆的壁板,拼接起来的榻榻米,糊有半透明纸的木方格推拉门,月光倾泻下的侧缘。仿佛住在与现代生活隔绝的空间。谷崎润一郎的《阴翳礼赞》中出现过这样一段话“女人总是藏于暗夜的深处,昼间不露姿态,只是如幻影一般出现于“梦无绪”的世界。她们像月光一样青白,像虫声一般幽微,像草叶上的露水一样脆弱。总之,她们是黑暗的自然界诞生的一群凄艳的妖魔。”千砂就好像是以这句话为灵感而创造而出的角色,是阴翳的波纹和明暗之中的美。

本作题目源自中原中也生前唯一出版的诗集《山羊之歌》,与中原中也其他的创作一样,《山羊之歌》中也表达的主题同样关于活着、爱着、痛苦着的一切。冬目景的《羊之歌》还受到了美国电影《血尸夜》的影响。影片中男主角成为吸血鬼却不吸食人类的血液是一砂设定的来源。女二号八重樫葉这个角色则融合了冬目景自己的体验在里面,不过这里指的不是她的情路,而是关于画画的部分。被油漆刮刀割到手,为了避免颜料粘到衣服上的白大褂。相信冬目景对这些细节的刻画一定能引起大多数油画系学生的共鸣。

冬目景为人很是低调神秘,出道26年以来从没有一张可以百分之百判定是冬目景照片流出。文学系的作品风格让“冬目景”这个名字沾染了些清寒气。但事实上,老师也是个很有趣的人。在《无限之住人》第五卷的卷首语中沙村广明说:“在校园祭受到冬目景前辈的启蒙,经常(被迫)男扮女装……”还有热心的网友发现这两位在漫研期间关系就很好至今未婚的漫画家可能一直住的很近。如果对这部分内容感兴趣,可以去查看我们往期关于沙村光明老师与无限之住人相关的视频。

OVA版《羊之歌》虽然由口碑极佳的madhouse制作,但质量却不尽如人意。4集的动画基本只保留了原作漫画的主线剧情,画面也略显粗糙。濑尾康博的动画人设完全不能还原冬目景笔下的那份静谧之美。不过林原惠和关智一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尤其是两位声优合唱的ED《Destiny~宿命~》,完美的诠释了那句“我们不是狼,我们只是长着獠牙的羊”。

除动画之外,《羊之歌》在2002年还推出了电影版。16岁的加藤夏希和19岁的小栗旬分别饰演千砂和一砂。电影版《羊之歌》很好的把握了原作孤独的氛围,影片中的大部分场景在长野县須坂市拍摄,漫画单行本封面内侧的画面也在这里拍摄有趣的是,在2007年的《花样男子》中,一砂和千砂又再次见面了,只不过五年后的小栗旬变成了花泽类,而加藤夏希扮演的则是道明寺的未婚妻大河原滋。

三个版本的《羊之歌》拥有三个不同的结局,可一砂与千砂的宿命决定了这个故事注定不会有一个HAPPY ENDING。正如OVA ED歌词里唱的那样:就算被伤害,也不会离开你的身边,无论身处世界何处,也无法逃离那看不见的羁绊。

84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