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谭反派介绍——急冻人

哥谭反派介绍——急冻人

他把心都冻起来了,但还是为妻子留下一丝温存

帝王组_日天

剧透警告:本文包含《蝙蝠侠与罗宾》、《蝙蝠侠大战急冻人》(冰点危机)、《蝙蝠侠阿卡姆》系列完整或部分剧透。

前言:

"DC has the best villains! "– David Ayer, director of Suicide Squad, San Diego comic Con, July 2015.

“DC有最棒的反派!”——大卫·艾亚,电影《自杀小队》导演,于2015年圣地亚哥动漫展。

如果你对DC漫画的了解只限于DCEU的电影或只限于《自杀小队》这部电影,那么上面这句话无异于放屁。但对于通过漫画、动画、电影(DCEU以外的电影)了解那些大事件的粉丝们来说,在崇拜那些英雄之余也可能会喜爱上故事中的一些反派,更有甚者会成为反派的拥护者。反派的动机或心理描绘出彩的话,故事会更具深度,也能给读者、观众留下更多的思考。

  • 起源

如果收缩一下视野,哪怕只聚焦到哥谭市,我们都能发现不少有魅力的反派。今天给介绍一位哥谭的早期恶棍——急冻人。

急冻人本名维克多·福瑞斯(Victor Fries),最早登场于《蝙蝠侠》第121期(1959年2月),当时叫做“Mr.Zero”,1968年3月发行的《侦探漫画》称呼改为 “Mr.Freeze”并沿用至今。

急冻人诞生于白银时期,他被设定为一个邪恶科学家,研究冷冻枪,在不慎接触化学试剂后被迫只能在低温环境中生存(即使脸色红润)。受人委托接下了挑战蝙蝠侠的任务,但最终被蝙蝠侠击败并交由警方。真是很纯粹的反派设定呢,话说死亡射手最初的起源也是类似的情节。

枪?

在“无限地球危机”事件后,急冻人的故事被改写。重启后的维克多自小就展现出对生物冷冻实验的着迷,时常用野外捕捉的小动物做实验,特殊的爱好令他周围没有玩伴,甚至连父母都对他抱有恐惧,这也导致他在本应享受父母关爱、教导的年纪就被送到了寄宿学校。

维克多上大学时结识了他一生的挚爱——诺拉(Nora)。二人相爱并结婚,至此,维克多才开始对生活报有希望。

诺拉手中的水晶球后来成为了维克多睹物思人的关键道具

可好景不长,二人结婚一年半以后诺拉被检查出患有一种罕见的疾病。维克多当时在GothCorp公司负责冷冻射线实验,他的老板想利用这种技术组建一个小组,来帮助蝙蝠侠维护哥谭的治安,保障人民的安全。维克多打算利用冷冻技术将患病的妻子进行活体冷冻,并在今后寻找治愈办法。在维克多偷偷进行实验的途中被老板和公司安保人员打断,在双方扭打过程中导致实验室爆炸。这场爆炸让他失去了妻子,也失去了希望。爆炸中维克多接触了冷冻射线中的化学物质,降低了他的体温,今后只能生活在类似宇航服的低温穿戴设备中。急冻人正式登场,他发誓要让那些害死他妻子的人付出沉痛的代价。

游戏中的GothCorp
  • 90年代动画

上述设定基本上沿用至今,在1992年开播的《蝙蝠侠动画系列》中亦是如此。动画的事件向观众进一步展现了急冻人的内心世界,使其形象更加饱满,比如作为急冻人“结局”的第2季第19集。

92蝙蝠侠动画是我心中的神作

企业家Grant Walker从监狱里绑架了急冻人,并为其提供了装备,只为向急冻人求得冷冻技术把自己改造成和急冻人一样的体质——寒冷但能衰老缓慢的躯体。可高傲的急冻人并无意帮忙,这是Grant Walker把放在冷冻舱内的诺拉展示给急冻人并好言相劝,急冻人这才答应了他的请求。

恭喜Walker先生喜提急冻人

可后来急冻人才得知Grant Walker是想建立一个海底的“伊甸园”,他召集了一批会员来到海洋城,并打算对全球各地实施冷冻,让海洋城的居民来扮演新世界的亚当与夏娃。

虽然蝙蝠侠把这个邪恶计划告诉了急冻人,可他只在乎如何复活诺拉,至于陆地上几十亿人的生死,他并不关心。最后蝙蝠侠还是为他讲述了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利害关系——诺拉醒来后发现身处这样的世界,她会开心吗?

急冻人内心挣扎着,一直喊着让蝙蝠侠闭嘴,思索几秒钟后,他面对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说出:“原谅我。”随即急冻人释放了蝙蝠侠,并用广播告知海洋城居民立即撤离,最后亲手毁坏了海洋城的动力装置。随着接连炸裂突起的巨大冰柱,这个象征着自私、残酷的“伊甸园”最终被瓦解,急冻人没有离开,而是选择陪伴在他的睡美人身旁赎罪。

在本集结尾,蝙蝠侠分析出急冻人的身体构成不会让急冻人在这次事故中致死,他也的确和封藏着诺拉的冷冻舱漂流到了北极。

好像结尾时候衣服没了

1998年上映的动画电影《蝙蝠侠大战急冻人》(以下简称《B&M》)完全以急冻人展开,可以理解为《B&M》是《蝙蝠侠动画系列》第2季第19集的续写。

维克多把妻子的冷冻舱安置在北极一个岩洞内,并开始了新的生活,此时距离他最初冷冻自己的妻子已经过了15年。他收养了一个因纽特孤儿,并且每日都与两只忠诚的北极熊一起捕鱼。维克多在这里有了家人,有了朋友,极地的低温甚至使他不需要再穿戴那些伴随他犯罪生涯的装备……对曾经身为罪犯的维克多而言,这种生活已然是相当惬意了。

对于一个科学家而言,维克多的身板儿可以说是相当健硕了

但在某一天捕鱼归来后,军方潜水艇破冰而出,把岩洞内诺拉的冷冻仓破坏了,愤怒的急冻人再此拾起冷冻枪,毫不留情地把所以船员都冻成了冰块。

为了拯救解冻后时日无多的妻子,急冻人返回哥谭找到了他的老同事Gregory Belson博士。Belson指出了现阶段能拯救诺拉的唯一方法——换器官。可诺拉是稀有的“熊猫血”,几经筛选后急冻人选出了他心中的最佳人选——芭芭拉·戈登。

虽然急冻人绑架了芭芭拉,但在最后关头这个计划还是被蝙蝠侠粉碎了,冷静下来的急冻人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用冰枪为蝙蝠侠开路让他冲进去拯救芭芭拉。先前经历过一番大战的钻油平台已经开始开始坍塌,蝙蝠侠把芭芭拉送上飞机后折返去救维克多,但最后还是没能将他拉上来。

在影片结尾,维克多并没有在钻油井爆炸中身亡,他透过极地气象站的窗户看到了诺拉在韦恩企业的帮助下成功移植器官并苏醒的新闻后笑了,随后便转身朝着远处发散着光明的地平线悠然走去。这算是动画系列中急冻人的一个完美结局。

  • 真人电影

急冻人在真人电影中只出现过一次——1997年上映的《蝙蝠侠与罗宾》。

这部电影是系列四部曲中的最后一部,很难想象集合了乔治·克鲁尼、阿诺德·施瓦辛格、乌玛·瑟曼的本片会成为后来蝙蝠侠粉丝眼中的《房间》

但我初中时期还是买了张国内发行的DVD……

虽然施瓦辛格饰演的急冻人基本继承了漫画的设定,但影片所展现的他的复仇行动和施瓦辛格虎式微笑的样子着实让人出戏。反派急冻人虽和毒藤女同在一部作品里,可后来俩人干的事并没有什么交集。还有个全程无脑(字面意思,毫不夸张)的贝恩。

截至2018年5月,《蝙蝠侠与罗宾》在IMDB上平均评分为3.7/10。

一身强行高科技的装备,冷冻枪是靠钻石驱动的……

现在提到这片子我只能想到蝙蝠侠套装上的“激凸”。仔细想想也有道理,毕竟一部以急冻人为反派的电影,肯定很冷。

连Bat girl都不放过
  • 游戏

作为依靠科技装备的强力反派,急冻人在游戏中也有着亮眼的表现。《蝙蝠侠:阿卡姆起源》甚至有专门为急冻人设计的剧情DLC《冰冷之心》(Cold, Cold Heart)。

在《蝙蝠侠:阿卡姆城》中,蝙蝠侠帮急冻人寻回了被企鹅人夺走的装备并要求他交出解毒剂,但急冻人立马翻脸,随即进入BOSS战。玩家需用场景干扰或偷袭才能打掉急冻人的一点血,且每一种方法只能针对其使用一次,使用同样的招数会直接被反击,而且急冻人会间断性地释放搜索无人机,这个设定很有意思,也是《阿卡姆》三部里我最喜欢的BOSS战之一。

《阿卡姆城》的某处隐藏地点能看到诺拉的冷冻舱,把消息告诉急冻人后他会向蝙蝠侠道谢。

在系列终结作品《蝙蝠侠:阿卡姆骑士》中,急冻人在DLC任务包“最高通缉”中登场。这次剧情的结尾可以看出编剧的用心,笔墨并没有放在维克多一味的付出,而是借诺拉之口让玩家体会到夫妇二人真挚的感情与浓浓爱意。

在剧情中,诺拉因冷冻舱失效苏醒,了解事态后和维克多说不想再被冻起来了,因为她知道维克多会不惜一切代价寻找治愈她的方法,哪怕与全人类为敌。

“我不想让你毁了自己。”

“但我不想让你死。”

“那就让我好好‘活着’!”

维克多听了妻子的话,明白了妻子对他的感情,没再说什么。夫妇二人最后驾船驶离哥谭港口,而蝙蝠侠这次并没有歇斯底里地去执行他的正义。

诺拉是个即坚强又温柔的人
  • 结语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急冻人也有着不同的版本,比如66蝙蝠侠中和施瓦辛格一样爱笑的维克多,或只剩个脑袋还能行走并存活到未来的维克多,又或是臆想着冷冻舱内的女人是自己挚爱的变态新52维克多(这个版本许多粉丝并不接受)……但总体来说一提到“急冻人”,我联想到的总是那个“护妻狂魔”,毕竟在哥谭犯罪圈里像他一样如此坚毅又如此忠贞的人实在太少了。

I can only beg your forgiveness, and pray you hear me somehow, someplace... someplace where a warm hand waits for mine.

114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