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介 | 动画《甘粕与玛索丹》对谈:樋口真嗣×神田松之丞

译介 | 动画《甘粕与玛索丹》对谈:樋口真嗣×神田松之丞

监督×讲谈师、动画×航自×岐阜的激情碰撞!

flax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开始前的碎碎念:《甘粕与玛索丹》(ひそねとまそたん)是由动画公司BONES制作、樋口真嗣(《新·哥斯拉》)担任总监督、小林宽(《羁绊者》)担任监督、冈田磨里(《那朵花》)担任系列构成、河森正治(《MACROSS系列》)担任机体设计的完全原创动画,并于4月12日开始在各电视台及NETFLIX开始放送。

该作品讲述了少女驾驶能够变形为战斗机的龙的故事。由于监督特意要求的简单人设,在动画制作过程中可以将重心从人设细节还原转移到人物演技、机战、马戏上。较少的颜色层次设定也让大部分3转2机体动画和2D人物动画部分可以很好的结合,基本不影响观感。第一话紧凑的剧情展开也让我们可以对这部作品的剧本厚度抱有一定的期待。虽然国内目前还没有网站引入这部作品,但仍希望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尝试去接触这个胡逼的作品。

本次对谈由雅虎Life Magazine编辑部发布,由Flax翻译,Akayuki进行校对,主要记录了总监督樋口真嗣和剧中角色玛索丹的声优神田松之丞,就动画制作开始至今的录音、实地取材等工作,以及监督和讲谈师两个职业为话题进行的对谈。

左:神田松之丞 右:樋口真嗣

访谈中将以樋口为樋口真嗣简称,神田为神田松之丞简称。

前篇:作为动画监督出道的作品,《甘粕与玛索丹》诞生的故事

——《甘粕与玛索丹》第一话目前已在各地放送。对樋口监督而言,可以说是久违地参与到动画制作中了。

樋口:基本上,本次可以说是我作为监督的出道作。就算在参与《新世纪福音战士》的制作工作时,我也仅仅是在尽我的一份力。这次第一次觉得可以按着自己的喜好去做动画了。

神田:按着自己的喜好,是怎么一说?

樋口:无论如何也想在制作过程中先进行录音,然后再进行作画。

神田:这是在动画制作过程中难以实现的事情吗?

樋口:在TV动画中这么做是绝对不行的。因为配合声音去进行作画工作很困难,十分耗费时间。但是我特别想尝试用这样的方式去做动画。

四月新番《甘粕与玛索丹》

“找到玛索丹的声音了!”

——玛索丹是在动画中,与主人公甘粕心灵相通的龙的名字。樋口监督为什么要找身为讲谈师的神田松之丞来为玛索丹配音呢?

(译者注:讲谈是日本传统艺能的一种。表演者在坐在名为釈台的小桌子前,伴着扇子的敲击声向观众朗读以军事题材或政谈为主的历史读物。表演者又被称为讲谈师。)

樋口:那时,其他角色的声优已经确定下来了,但是只有玛索丹的声优迟迟没有确定。正好在这个时候,熟人邀请我去听神田松之丞先生的读演会。当时我听的是《宽永宫本武藏传》中的《狼退治》。

神田:是狼群在被人们袭击时,将前足放在胸前,“嗷——嗷——”的嚎叫的场景吧。

樋口:在听到神田松之丞先生模仿狼的远啸的瞬间,我就觉得“是这个声音!”。

在《甘粕与玛索丹》中,除了玛索丹,一同登场的还有其余3条龙

神田:这是樋口监督第一次听讲谈吗?

樋口:是的,是第一次。

神田:那真的是了不起的偶然呢。

樋口监督:“是玛索丹的声音~!”

樋口:《狼退治》结束后的中场休息时,我脑里一直想着“找到玛索丹的声音了”,而且神田松之丞先生也确实在现场。怎样才能和神田松之丞先生说上话呢,如果向他提出邀请是否会被接受呢,我的脑海中一直在想这些事情。然后觉得负责物贩的人说不定能知道,于是我又在脑海中模拟了一下咨询负责物贩的人的过程。

神田: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关心着声音的事情啊。我真的非常高兴。对我而言,没有拒绝这个邀请的理由,所以很快就接受了。

声音收录的时候“十分想跑路(笑)”

——于是,在实际声音收录的时候,神田松之丞先生觉得第一次做声优的感觉怎样呢?

神田:这个嘛……

——?

神田:让我觉得无从下手。马上就知道再这样下去就要给staff们添麻烦了。玛索丹这个角色没有设定台词,无论是说怎样的拟声词也可以顺利收录。但是我以前没有接受过使用拟声词来表现感情的训练,所以毫无表现力。如果是山寺宏一先生的话,我觉得肯定20分钟左右就结束了(笑)。在讲谈的世界中,讲谈师在进行讲谈的时候,本来就有台本的。我再次意识到我的工作就是向观众朗读台本,如果没有台本的话就无从下手了。

樋口监督:“难道是想跑路吗” 神田松之丞:“的确是很想跑(笑)”

樋口:如果在我留意录音棚里的神田松之丞先生的状况时,看到他的目光从我们这移开的话,我就想“他是不是想从这跑路呢”。

神田:的确是很想离开(笑)。我觉得说不定,staff们会觉得“毕竟是神田松之丞,就算是第一次配音,说不定效果也挺好的呢。”,在一开始对我怀抱一点点希望吧。但是我估计在我走进录音棚2、3分钟之后,staff们就会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然后就会在战败的觉悟下,开始进行将战损最小化的战斗了(笑)。

樋口:回想起来,在神田松之丞先生表演《狼退治》的时候,除了表现狼的远吠,前后全都是台词呢。我把神田松之丞先生最得意的武器封印起来了(笑)。

监督手写的台本

神田:在录音棚如坐针毡的时候,我曾经觉得“都是向我提出邀请的监督的错”呢(笑)。但是,在我苦战的时候,樋口监督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他特地把所有拟声词的文字都写下来了,让我感激不已。而且并不只是简单的拟声词文本,上面还有大小的变化,写下来的文字呈锯齿状,仿佛有着平时说话时的空气感。真的是非常感激。

樋口:一开始只是把普通的文字写下来的。但是,在写的过程中我意识到只是这样的话绝对是传达不了感情的。

樋口监督手写的文字台本

——顺带问一下,樋口监督是在哪里写的“文字台本”呢?

樋口:新大久保的乐天利。(译者注:一家跨国速食连锁店)

神田:这也太随便了吧(笑)。

樋口:然后,虽然我觉得没有成功,但还是尽力写了一页的台本。虽然觉得这样的话可能能更好地掌握玛索丹这个角色吧,但是后来越写越乱来了。最后台本变成了帮助神田松之丞先生理解这个角色的辅助工具了。

神田:我已经完全感受到樋口监督的诚意了。我觉得,因为包括樋口监督在内的staff们都是非常专业的,只要我做好了我的分内事,之前的困难一定能够迎刃而解的。在以工作的态度对待录音的时候,它就变成了一件很纯粹的事情了。

在只有两个人的录音棚中

——在观看第一话的时候,我觉得神田松之丞先生演绎的氛围和玛索丹这个很纯洁的角色非常适合。

神田:很高兴能得到这样的评价。

樋口:不过,在初次共事之后,我意识到在录音棚里也很需要像“笑い屋”这样一个重要的角色。

神田:我在TBS电台里参与的一个节目“说个不停的松之丞”时,工作室里就有一位名为Shigefuji的人来担任“笑い屋”,听我的发言然后笑出声来。

樋口:在听了那个电台节目之后,我明白在录音棚里也需要有一个人负责对神田松之丞先生的演绎作出反馈。所以我也走进录音棚和神田松之丞先生一起演绎玛索丹了。

松之丞:“因为没有经验,所以不知道怎样做才是对的。很感激在录音时监督适时提供反馈。”

神田:是这样的。因为我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所以樋口监督不仅指导我如何配音,还在旁边一同演出,给予了没有经验的我很大的帮助。

樋口:但是这个方法有一个很大的问题……

神田:为什么?

樋口:走进录音棚之后,就没有办法冷静地判断神田松之丞先生的声音表演得怎样了。不如说,随着时间流逝我们一心同体了(笑)。

此前就作为动画圣地而人山人海的岐阜

——神田松之丞先生配音的玛索丹,在设定中是位于航自的岐阜基地。随着故事的展开,会离开岐阜基地吗?樋口又是为什么选择了岐阜?我之前有猜想,说不定是因为岐阜县的各务原市坐落着岐阜各务原航空宇宙博物馆吧。

岐阜各务原航空宇宙博物馆

樋口:在《甘粕与玛索丹》中,有航自基地里饲养着龙这样的设定。那么在现实中,如果是真的饲养龙的话,会在哪里饲养呢?怀着这样的疑问,我们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调查后我们得知,基本上航自的职责是驱逐外来飞行物,但只有岐阜基地没有确定的职责,或者说它具有多种职责。

神田:都有一些什么样的工作?

樋口:例如为了对新引入的机体制作使用说明书而进行一系列的测试、培育以后会指导飞行训练生的老师等等。因此,在岐阜基地内,有航自保有的所有机形,同时也能不受限制地在空中飞翔。

2017岐阜基地航空祭

——在确定以岐阜作为故事发生地之后,有进行实地考察吗?

樋口:去了去了。实地考察后我们才知道,虽然全国各个航自基地都有着一样的建筑、仓库,但是正如之前放出了2分钟时长的动画PV内所表现的那样,对岐阜基地很熟悉的人会明白有些是只有岐阜才有的。例如本来是工厂的地方居然靠着山什么的,真的是很了不起。

神田:“只有岐阜才有的”这句话我也很认同。

在动画中,保有玛索丹的岐阜基地八号工厂

——神田松之丞先生是和岐阜有什么缘分吗?

神田:因为岐阜是被称为落语之祖的安乐庵策传出生的地方,所以当地也有一条落语之街。这么一说的话,觉得很多东西都是冥冥中有着联系的啊。

樋口:我的话,说到岐阜就会觉得“渍物真棒”吧。

神田:为什么这么说?

樋口:因为在不知道点什么的时候,铁板上只有渍物在滋滋作响。

后篇:身为监督和讲谈师的两位居然都经历过濒危灭绝?!

樋口:话又说回来了,今天面对着神田松之丞先生说话真的让我感到很羞耻。

神田:为什么?

樋口:虽然在这半年间,我一直在做听神田松之丞先生的录音,决定在什么地方使用哪一个录音,然后将其放在对应的时间轴上的工作。但是我最常听的是电台里的松之丞的声音。所以我说话的方式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神田:真的吗(笑)?

樋口:所以在本人面前这样说个不停的,真的是太羞耻了。平时就不会这样,但是一旦说到兴起就会“松之丞化”。而且还是在本人面前这样说话,现在我脑里想的都是,啊,为什么我不得不在你的目光下说话呢。

神田:樋口监督,请好好地为《甘粕与玛索丹》宣传啊(笑)。

樋口:这个嘛,当时《新哥斯拉》是以不宣传为宣传方针的,所以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现在就算叫我“展示自己的亮点”,我也不知道应该该说些什么……

两位心中的圣地

——总之樋口监督请先好好听我说话!

樋口:“啊,不好意思!”

——那么让我们回归到对谈中吧(笑)。《甘粕与玛索丹》是以航自岐阜基地为舞台的动画作品。我想听听两位结合自己的经历,谈谈对你们而言十分重要的“舞台”或者“地方”是什么。

樋口:当然是东宝的摄影所了。我在初高中的时候,喜欢特摄喜欢到不行,还干过偷偷摸进东宝的事情。

神田:这真是了不起啊。

樋口:溜进去之后就和摄影所的大叔搞好了关系。然后就被命令去跑腿了。跑腿的时候我买过各种各样的东西吧,但是当我买到自己认为特别好吃的肯德基炸鸡桶的时候,可能大叔以前没吃过吧,他尝过之后惊叹道“居然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过于喜欢特摄而潜入东宝的樋口监督

神田:莫非樋口监督就这样在东宝待下去的吗?没有经过考试什么的吗?

樋口:没有啊。虽然我是1965年生的,但是在80年代前期,东宝的特摄差不多可以说是濒危灭绝了。

神田:现在在日本,讲谈师也算是濒危职业吧(笑)。不过正因为是在那个时期,摄影所的大叔们才会觉得樋口监督真可爱啊,居然会有这样的孩子跑来东宝。

樋口: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神田:樋口监督真的一根筋呢。也因为这样所以才有结合了这些的经历的《新·哥斯拉》吧。

——神田松之丞先生心中的圣地又是什么地方呢?

神田:听到这个问题,我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应该是新宿末广亭吧。我的师父神田松鲤就是在那里给我取了“松之丞”这个名字。(译者注:新宿末广亭,观众欣赏讲谈的寄席之一。)

在高座上表演讲谈的神田松之丞

樋口:是在什么时候被取名的?

神田:当时有一场连续10天的兴行,师父每天坐在台上表演,而当时还没有艺名,以本名古馆克彦作为学徒的我则在幕后演奏音乐的乐屋里呆着。在兴行的千穐乐之前,师父和我说“古馆君,最后我给你取名吧。”(译者注:兴行,传统艺能表演。千穐乐,原义为雅乐的最终曲,后引申为兴行的最后一天。)

樋口:那真是激动人心的时刻啊。

神田:在一点都不华丽的广末亭的乐屋里,师父在和纸上写上“松之丞”这个名字,并把它交给了我。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便成为了神田松之丞。所以新宿末广亭对我而言,就是诞生之地。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被取和本名完全不一样的名字还是挺奇怪的吧。

神田:在讲谈界,用师父取的名字一直生活,感觉和《千与千寻》还挺像的(笑)。我还记得当时师父给我取名的时候,乐屋的电视里还放着飓风和沙尘暴的画面。那个时候在乐屋里的,还有漫谈表演结束回来的国分健二先生。他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说“我看到了十分了不起的一幕啊。”。我现在时不时还会回想起这个场面。

录音棚中的格斗

——两位都觉得自己职业生涯的起点所在地是圣地。因为这次主要的工作地点还是在录音棚,不知道两位对录音棚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想呢?

神田:樋口监督在录音棚里超燃的,体温的层面上(笑)。发热量惊人。樋口监督还在摆龙的姿势,但是录音棚里的其他人又不能吐槽。就我一个人在那笑(笑)。

樋口:因为想用肢体语言去表现玛索丹啊。

神田:看到樋口监督模仿龙,我切实感受到他在制作这个作品时投入的热情。我也在讲谈上投入了很多努力,毕竟讲谈是有台本的嘛。这次可以参加《甘粕与玛索丹》制作过程中的最前线,真的让我获益良多。

——樋口监督的要求很难实现吗?

樋口监督手写的台本

神田:樋口监督想要的声音并不是我想发就能发出来的。毕竟我在声优方面可以说是毫无经验。就算樋口监督对我说“我想要稍微再高一点的声音”,我也不知道该运用身体的哪一个器官。而且即兴发声的时候,樋口监督时不时还会说“刚刚那个声音很不错。刚刚这个,声优可是办不到的啊。请再来一次”,我办不到啊(笑)。因为没有这个技术所以也没有办法再现。不过,因为之前那个声音已经被录下来了,所以倒是安心了下来。

樋口:不过那个时候的录音,我说的“就是这个!”和你的部分重叠了……

神田:欸——————!

樋口:后来再听一遍,知道声音重叠的时候,我心里就想着“去死吧我这个二货!”。我那时候为什么不等一会再说出自己的感想呢,真的是太二了。不过还好现在的录音技术发达,可以只把我说话的部分给删掉。

神田:那真的是太好了。

“如果我现在在拍电影的话就请你去演了(笑)”

——神田松之丞先生刚刚说了自己在录音棚苦战的事情了。那么樋口监督那么一个时刻觉得神田松之丞先生特别专业呢?在台上表演讲谈的时候也可以。

樋口:第一次听神田松之丞先生的讲谈的时候,感觉看了十分了不起的表演,给我带来的极大的冲击。首先,在开场白结束之后突然就进入本篇了。那是有什么既定规矩吗?

神田:没有,只是顺着之前说的一直说下去而已。

樋口:这样啊,在说开场白的时候,神田松之丞先生就放任大家发出笑声,然后突然敲击了一下扇子就进入了本篇了。那个时候特别酷,让我大吃一惊来着。

神田:进入本篇的瞬间,氛围的确发生了变化。不仅是我,在座观众们的也变了。

樋口:那个瞬间会一直保留在我的记忆中的。在独演会之后,在和神田松之丞先生见面之前,我就想“在我的一生中,还有多少和神田松之丞先生合作的机会呢?”,然后觉得现在就想要和神田松之丞先生合作。而且正好我现在在做《甘粕与玛索丹》,觉得如果是这个作品的话应该是行得通的。我想,如果我现在在做的是电影的话,说不定也会邀请神田松之丞先生参演的吧。

神田:哎呀,错过演员出道的机会了(笑)。樋口监督,我等着你的参演要求啊。

樋口:有机会的话再一起合作吧!

相关链接

49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