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小说为什么一定要读实体书?因为有这些玩心大发的装帧设计

推理小说为什么一定要读实体书?因为有这些玩心大发的装帧设计

请收下这份日系推理小说的安利!

河童

经济学上有个名为IKEA effect的概念:在宜家买来的家具都是半成品,需要自己根据设计图组装,而一件家具如果是经自己之手组装的,之后的日子你可能会越看它越顺眼——所以当人们投入更多的劳动时,就越容易高估物品的价值。
 

“宜家效果”如果用比较时髦一点的话说,大概就是家具加入了仪式感这种附加价值。如今,仪式感的加成大概也同样适用于纸质书。

电子书带来的便利已经有目共睹,反正我春节假期去旅行,在长途的移动中NS的电量实在是撑不了多久,有个Kindle在手至少不会令旅途无聊。但是纸质书也没失去市场,大概原因之一就是纸书的感触能增加阅读的仪式感。

既然如此,有什么方式能令纸书继续发扬电子书不能带来的仪式感?这就要提到今天想为大家安利的一类推理小说类型,名为“袋とじ小説”。

也就是包含未裁开内容的小说,现在有些漫画也用这种设计

袋とじ小説是什么?

袋とじ/袋綴じ是一种装帧形式,暂且将它译为连页吧。它指的就是故意不裁页的装帧,页与页之间的部分需要读者购买之后自己剪裁阅读。这种装帧形式在日本还挺常见的,比如有些漫画会采用这种装帧,还有小说如果在文库本发行时,增加了原先单行本没有的内容,这部分内容可能会被封住。

不过,其实最常见的……是各类工口杂志写真之类,避免只看不买,你懂的。

但它并不是成人杂志专用

推理小说作为一种特别的题材,它包含诡计与解谜的要素。袋とじ的装帧形式刚好可以避免剧透或是遮挡住一部分内容,营造特别的阅读体验。将所以当袋とじ遇到推理小说,就出现了各种巧妙的花式玩法。

(以下内容并不会剧透案情,只讲装帧,请放心阅读!)

泡坂妻夫《生者与死者》

封面

《生者与死者》是袋とじ小説中的代表作。这本书装帧的设计之巧妙,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绝对在日本出版界留下了一笔。

本书全本每隔十几页就被封住,不裁开直接看的话就是一本短篇小说。但是,读完之后再将每个连页裁开,页与页之间的衔接仍旧是通顺的,而且竟然从一本短篇小说变成了情节完全翻转的长篇推理。

《生者与死者》腰封上画的,本书的阅读方式
直接读的话,是一篇短篇小说
裁开就是一篇长篇推理

这么写书的人,泡坂妻夫是第一个估计也是唯一一个了。难怪有人评价这本书能“逼死印刷厂”。

《生者与死者》于1994年出版,本来是本挺小众的读物,但近期被一些名人(カズレーザー、又吉直树等人)在电视读书节目上推荐,大众才发现如此沧海遗珠,于是销量暴增,紧急再版,到2017年12月5日已经14刷。现在要购买应该很容易,很多书店的畅销书书架上都能找到(我是在关西机场那间TSUTAYA买的)。

泡坂妻夫对中文读者来说不算陌生,获得过日本推理作家协会赏和直木赏,几部作品都有中译,包括有名的《失控的玩具》、《亜爱一郎》三部曲等等。但这本貌似还没有,可以期待一下。

泡坂的另类在于本人不仅是小说家,还是位魔术师,这大概是他喜欢和读者玩一些文字和设计诡计的原因。他老人家的玩心从泡坂妻夫这个笔名也能体现一二,笔名读音AWASAKA TSUMAO,是个文字游戏,是自己本名厚川昌男(ATSUKAWA MASAO)的重新排列组合。

岛田庄司《占星术杀人魔法》

封面(1984年版)

既然要讲袋とじ的推理小说,还是要追根溯源一下。可是现在真的难以说清第一本将袋とじ的装帧用于推理小说的作品是什么。我能查到的已知最早的一本竟然是岛田大神最出名的一册:《占星术杀人魔法》。

《占星术杀人魔法》的大名无需多言,尤其是对中国读者来说。就算没看过书的人,只要你小时候看过《少年包青天》就一定知道它的杀人诡计和手法了。(我当初就是书看到一半,回忆起小时候的电视剧,惨遭剧透)

岛田自己知道这件事
初版单行本

这本书发行的版本太多,并不全是袋とじ,只有在1984年第一次发行单行本时(也就是传说中贵重的初版)才有,也就是画家不二本蒼生画封面的那版。这一版使用袋とじ的方法将最后的解谜部分封住了,目的是鼓励读者自己想答案,然后裁开结局与正解对照,增加阅读乐趣,官方名曰「読者への挑戦」(给读者的挑战)。
 

折原一《倒错的归结》、芦辺拓《双重推理》

这两本书并没任何联系,而且发行年代相隔十年,《倒錯の帰結》是折原一倒错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发行于2004年;《双重推理》发行于2016年12月。但两部作品装帧与袋とじ的设计方式有点像,所以就在一起说了。

《双重推理》封面

先说《双重推理》。实际上这本书名是《双重推理  月琴亭的殺人 非连环杀手》。也就是书中包含两个独立的故事,从右边打开,使用竖排的小说是《月琴亭的殺人》,从左边打开,使用横排的小说是《非连环杀手》。夹在中间两篇小说中间的被封住的部分,是两部作品共同的结局。这个设计巧妙地将两个故事互相独立又建立了联系,和《生者与死者》一样,也是可以一书两看。

从左向右读,和从右向左读是两个故事。中间是两个故事共同的结局

《倒錯の帰結》同样,在一本书里讲了两个故事,在封面和封底也设计了两个封面。

《倒錯の帰結》封面

本书也是分为三部分,正如书名透露,书的两部分的印刷“倒错”,是天地相反的。正面阅读排版的是《首吊島》这个故事,如果倒过来看,反面排版的是《監禁者》。第三部分也就是袋とじ的部分,就是全书的解谜篇《倒錯の帰結》。这本书很有名,而且有中译本,可能很多人都看过。附上豆瓣链接,在这里就不作剧透啦。

筒井康隆《残像口红》

袋とじ小説除了以上几种封住部分内容或者封住结局的形式,还有别的玩法。比如筒井康隆这本《残像に口紅を》。

《残像に口紅を》封面

不论人品,筒井康隆作为SF御三家,出品的作品质量还是很有保证的,比如大家熟悉的《穿越时空的少女》、《富豪刑事》,还有今敏《红辣椒》的原作……这本《残像口紅》最近也特别火,写于1989年,最近因为カズレーザー在电视节目上对本书进行了强势安利(明星效应真的很可怕),到2017年11月已经十三刷。现在同样可以在各大书店的畅销书架上买到(但只有初版有袋とじ)。

本书的内容很有实验性质,讲的是如果日语五十音一个接一个消失了,含有这个读音的词也会消失,那世界会变成怎样?打个比方,如果五十音中的a这个音消失了,那么含有a的词,比如爱(ai),明天(ashita)等等也就会从人间消失。《残像口紅》被很多人赞是杰作,但是没有译本,原因是整部书只能在日文语境下阅读,真的没办法翻译。不过这个创意确实精彩,以至于富坚在《幽游白书》(仙水編)中曾经借鉴过。

《幽游白书》中的借鉴

筒井康隆本人对自己这部作品有着绝对的自信,在《残像口紅》的初版中,第三部分是被封住的,而且还附上了一段话,说如果买书的人看到这里还觉得不好看,那不必开封,把书寄回出版社给你退钱!

其他袋とじ小説

袋とじ小説还是有相当的数量的,以下几本列出书名和amazon链接为大家做参考:

Bill S. Ballinger《歯と爪》(2010年版)
和《残像口紅》同样,最后一部分被封住,并且写着:如果没开封而且你读到这里觉得不好看也不想读了,可以申请退款。

東野圭吾《どちらかが彼女を殺した》(1999年版,有中译本《谁杀了她》)
这个太有名了,一开始这本书没写结局,让读者自己想。后来发行文库本时,可能是实在觉得不地道,将最后的解说部分附上,并用袋とじ的方式封起来。

勇岭薰《欢迎来到神秘馆》(2002年版
《名侦探梦水清志郎系列》的一本,梦水清志郎系列很出名而且是有中文版的,貌似出了五本,但这本没有中译(不知道是不是我查错了)。这本出名的是袋とじ里还包着袋とじ的设计。

结语

在书装帧上即使简单的花样都会增加成本,在出版社工作过的朋友大概有体会,负责的编辑顶着各方领导的压力弄出这些花样设计,万一卖得不好,真的有苦说不出。

我上大学那年有本中国图书叫做《不裁》,拿了德国莱比锡“世界最美的书”铜奖,编辑出版专业的同学几乎人手一本,记得那就是一本要边看边裁的书。既然有出版人愿意为读者提供更多种的阅读体验,即使你已经习惯于kindle或是手机阅读,也不妨拿起裁纸刀尝试一下,毕竟,生活中的仪式感也是很重要的嘛。

400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