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 we cool yet?--SCP基金会外部组织补完(1)

Are we cool yet?--SCP基金会外部组织补完(1)

欢迎来到COOLEST的艺术家天堂!ArE wE c@@! Yettttt%?(强烈建议在了解SCP基础之后阅读)

阿兰的追随者

PC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写在前头:Are we cool yet?是SCP基金会世界观中的虚拟事物,如果你还不了解基金会的主体内容与世界观,本文只能给你增添更多困惑。

勿观看上方图片超过10秒。若观察到图片发生任何改变,立刻通知81站点认知危害与资讯危害部门。

AWCY?简介

Are we cool yet?(简称AWCY?)是存在于国际性前卫边缘的艺术活动,其艺术源于19世纪晚期至20世纪初期的超现实主义艺术活动,并在进入新世纪后出现了更多以科技为题材的异常艺术创作(Anart)例如SCP-1127类型的短片或是SCP-1590类型的电子游戏。该活动并无统一的领导,或是总部,AWCY?内部成员通常都拥有各自的称号,画家(the painter),雕塑家(the Sculptor),剪刀手(the Clipper),建筑家(the builder),作曲家(the composer)和导演(the Director)而在设定中,艺术家的头衔仅仅是标志,人物并不相同。多数基金会已收容的,同AWCY?有关的SCPs(Skips)都会以某种形式留下Are we cool yet?的信息。而根据已有情报,基金会能够大致确认某些skips和特定艺术家有着直接或间接关联。

AWCY?同蛇之手或是GOC等组织不同的地方在于其组织结构松散,且因地而异。该活动并无统一领导者(the Critic评论家只是被一部分艺术家认可的领导者,但其不拥有指挥权力),总部,极少的传统和习俗,以及没有官方成员任务或要求,‘艺术家’们通常围绕着唤醒世人为目的去创作异常艺术作品,尽管多数情况下,他们的作品会被基金会收容而受影响的民众会接受A级记忆删除。其团体倾向创造高度可见的公共艺术,而异常艺术所导致的死亡,伤害或是永久心理创伤使得他们同时获得了“艺术恐怖分子”的标签。

被发现时的SCP-1074

基金会的应对措施

面对来自基金会的干涉,艺术家们不会进行消耗战,他们不集中,不统一,甚至对于基金会的打击,“艺术家”们不反击。所以基金会无法像对付混沌分裂者或是破碎之神教会那样,使用标准措施计划,先开枪,在询问,然后像在生日派对上发糖一样到处分发记忆消除剂。基金会当前的战略是“有机会的话,你就抓住一个艺术家,使劲地灌输药剂,疯狂地挤出他们当地‘展览’的信息,然后让他们自然地回到他们的环境当中。如果你做的非常好,你的艺术家永远不会发现他之前被抓走了,而我们就知道应该在何时何地安排不显眼的人群控制了。”而相较于当前战略,在长期的对抗上,基金会选择安插间谍到“艺术家”圈子里去,长期潜伏。“没错,你们其中的一些人将会打扮成为艺术家,参加展览,会抽他们的大麻,并且,如果伪装需要,你就得亲手创造一些艺术品,这会打破基金会的信条,创造SCP。当然,因为我假定你们没有人能够光挥挥手,说几句话就能做出异常物品来,所以你们将会需要一些帮助。Samuels博士在午饭后会告诉你们详情。你们做出的任何东西,都需要由你们自己毁掉。”在小说“The cool war”中已出现两位基金会所派出的特工。

SCP-804 静止状态

AWCY?起源

在SCP基金会社区中,有说法认为AWCY?的诞生是因为作者是受到SCP-804的启发。SCP-804是一个名为“无人之世界”的艺术作品装置残余部分,类似于一个大型的地球仪,其不具有模因性质,不过某些反社会倾向的D级人员倾向于将已重启的SCP-804称为写着“毁灭一切”的红色按钮。当SCP-804处于活跃状态时(表现为旋转),100米内所有人工造物都会迅速开始劣化直至完全分解。“该影响适用于建筑,服饰,塑料,化合物,而影响范围越大,该效果也会越来越强烈。人体组织会迅速受到影响,受害者随着体重减轻变得虚弱,导致骨骼脆弱和死亡。”但其对非人类的生命形态完全无效。其可能在启动后的几周内去除全球所有人类的痕迹。

除开SCP-804外,另外有很多与艺术品,戏剧,雕塑等相关的诞生于AWCY?之前的SCPs也被收纳进了该组织的范围,比如知名度相当的SCP-173雕塑-最初之作(The Sculpture-The original)SCP-701缢王悲歌等。需要注意的是,尽管AWCY?在基金会的主页上使用的是SCP-173的图片,但173在小说中暂时没有出现,对于是谁创造了它,小说没有清楚的描写。而在设定上,AMCY?的诞生也相当令人费解,简单来说,这是一帮以cool为标准的艺术恐怖分子。

之前提到的“the cool war”是以第三人称视角写就的基金会小说,(小说后面五六篇都没有翻译完,所以笔者是在官网看完的)小说中出现的人物基本上涵盖了全部AWCY?的艺术家代号,而因为篇幅有限,这里就简短概括一下内容,“the cool war”讲述了基金会两位特工同艺术家们展开的一次交锋过程,但作者更倾向于通过艺术家方面的视角来讲故事。故事发展到中期,特工成功收容了几乎全部艺术家,但因为大意却收容实效。而在同时,艺术家内部也同样产生了分歧,评论家(the Critic)遭到杀害,而杀害他的人同样隶属于AMCY?。实在来讲,全文看下来还有很多补充的内容并没有被提及,这也导致了每人的动机都不禁相同。不过作为官方小说,这篇很好的将艺术家们和基金会已经收容的SCPs连接起来。

AMCY?有关SCP项目

The Sculptor与SCP-1018 

雕塑家与SCP-1018之间的关系出自于基金会官方小说“the Critic”最后一段。

批评家已经回到他的桌子,坐下来读他的课程教学大纲,那六个人收拾他们的东西,准备去到门口。当他注意到建造者在准备出去时,他突然想起了一个念头。“哦,顺便问一下,建筑家?”他说.

“是的,批评家?”

“那些古老的雕像,是你发现让后让他们动起来的吗?那些带着雨水和饥饿的孩子们的作品?继续好好做你的工作。真是太酷了。”

SCP-1018

项目编号:SCP-1018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018当前收容于Site ██的Storage Unit ██内。

所有SCP-1018的组件都存放在1米X1米X3米的箱子内并随时由两名安全人员守卫。除非有来自一名3级人员的明确许可,SCP-1018的组件不得接触液体。

描述:对SCP-1018的主要描述是一组三个雕像,称之为SCP-1018-1、SCP-1018-2、SCP-1018-3。所有SCP-1018的组件外观都是主要由混凝土和碎石组成的,外观憔悴或年老的人类男性。SCP-1018组件的表面可以观测到红色冷光,主要集中在头部和喉部。SCP-1018-1的异常现象需要对雕像的后劲施加压力才会出现,且还需要SCP-1018-2和SCP-1018-3都在接触液体时。

当SCP-1018-1启动,其周围半径10米的区域将会开始下暴雨。若SCP-1018在室内启动时,暴雨将不停从建筑物的天花板下落下。进一步对SCP-1018-1的实验指出暴雨没有异常属性。若SCP-1018-1下雨时,SCP-1018-2和SCP-1018-3都处于同一建筑物内,则一般SCP-1018-2和SCP-1018-3也会启动。

当SCP-1018-2启动时,6个孩童将出现在SCP-1018-2周围的区域,这些孩童被指出似乎是在SCP-1018收容前2个月失踪的数名孩童。所有孩童将靠近雕像并疯狂的求水。这些孩童似乎并没有实体,因此即使被提供了水也无法喝到。在启动的25分钟后,所有孩童将会抓住自己的喉咙并倒在地上,并保持这个姿势2分钟后消失。

SCP-1018-3似乎在过去被大幅度修改过。雕像的多个部分似乎被移走和替换,最值得注意的是左腿和头部。雕像的左耳被钻出一个小洞,推测某些东西被取走或装入。这些修改的目的当前未知。当SCP-1018-3启动时,它会开始以一种被高度扭曲的男声说话。SCP-1018-3会不停重复"Are We Cool Yet?"尽管有时也说的话会有所变化,例如"Art We Cool Yet?"1,"Are We God Yet?"2和"Mars We Cook Yet?"3。当说出这些有所变化的话时,SCP-1018-3的说话语调会更低沉,并带有口吃,且比普通的语调说得更慢。它的话语会在持续30分钟后停止。

SCP-1018的组件在一次庆贺为贫困区提供干净水源的捐赠慈善晚会上启动,并因此被基金会首次发现。机动特遣队Upsilon-23“Art Critics”被派遣并安全回收了项目。安全摄像机的事故录像显示有两名当地活动分子把SCP-1018组件放在后台,并在启动SCP-1018-1后逃逸。至今还没有成功找到这两人。

作曲家(the Composer)与SCP-701

SCP-701在“the cool war”中出现,当导演在知道该剧演出时,被基金会的特工擒获。

項目編號:SCP-701

項目等級: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与SCP-701有关的资料都须被保存在一个位于Site-██的三重上锁的档案室内。这些资料目前包括:现存的两份1640版四开本;27份1965版平装本;10份1971版精装本;21张软盘,内含突袭[刪除]时得到的数据;一盒S-VHS录像机磁带(编为为SCP-701-19██-A);一把来历不明的钢刀(编为SCP-701-19██-B)。任何时候都禁止将这些资料从档案室内取走。任何进入此区域者都必须被严密监控;禁止任何人进入档案室,除非有Drs. L████, R█████ 和 J██████的明确指定身份的许可。

描述:SCP-701,缢王悲歌,是一个卡罗琳时代1的五幕复仇悲剧。表演此剧本会对观众和演员均造成爆发心理疾病和集体自杀的影响,以及谜之人形SCP-701-1的出现。根据史实推测在过去300年间这部剧本被演出的次数在█████次和 █████次之间。

缢王悲歌的演出并非总会造成精神病爆发。根据记录██次演出中只有██次(36.78%)以SCP-701事件告终。根据历史记录和研究,这些爆发通常遵循以下顺序:

  • 事故发生前一到二个星期(714天):练阶段,演员会开始不自觉地偏离剧本的印刷版本的内容。和“脱离剧本”的即兴表演或错误不同,前述的偏离现象是有秩序且一致的,就好像演员在表演剧本的另外一个版本。工作人员和导演不会觉察到任何变化,而且如果提醒他们的话他们会声称演出本该如此。
  • 事故发生前23个小时:故一般在开幕之夜发生,或者在计划人数最高的场次出现(一般在剧本开幕后一个星期以内)。
  • 事故发生前12小时:SCP-701-1于第一幕终幕开始在舞台上出现,一般在背景或是主场景边缘。可观察到其进入或离开舞台,但是不会进入后台或舞台之外的区域;当不在台上时,它就消失了。演员不会注意到或者对SCP-701-1发表评论,至少一开始如此。
  • 事故发生:SCP-701-1会于第五幕的宴会场景中完全出现在舞台上,以被绞死的国王的角色加入表演。演员会互相残杀或自杀,有时会使用似乎是自行凭空出现在舞台上的道具。暴行会传染到观众中,观看者会随意攻击他们面前看到的任何人,无论之前关系如何。
  • 事故发生后:如果任何观众在首次爆发后幸存,他们可以离开演出区域,但仍会继续进行随机偶然的暴力行为。这些情况下的受害者往往需要进行镇定或拘束;普通人会在事故后约24小时恢复正常。存活的受害者会表现出于经受严重创伤体验一致的迹象;一些人对于事故没有回忆。其他人可能会陷入永久昏迷或罹患精神病。

关于典型爆发实例的研究,见事故報告 SCP-701-19██-1,一份对于在19██年于█████████████, ████的一次高中戏剧表演中发生的最后一次未被控制的SCP-701事故的分析。关于剧本出版物的更多信息,见文件 SCP-701-1640-B-1

简而言之,SCP-701是一种自我进化型模因病毒,通过戏剧文本以未知方式传播。Dr. L████提出SCP-701事故可能包含[刪除]。这种推测与通过卫星在19██年事故地点附近发现的████ ██████等级的尖峰脉冲一致,表明了[刪除]。

基金会特工随时待命,一经发现即制压所有SCP-701的演出或出版。尽管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采取反制措施,这些演出仍可通过网络自由传播,有时会以不同的标题作掩护。所有侦测或孤立这些复件的来源的尝试都失败了。对于剧本出版的制压通常是成功的,1971年学术用版本的大部分都在被分散到各地之前被销毁了。然而一些1965版平装本有某种规律地出现在了大学和高中图书馆内。特工应尽可能回收或直接销毁这些物品。

历史:最早为人所知的缢王悲歌是1640年四开本。剧本的作者没有署名。出版者,一位名叫William Cooke的人,其后不久就从历史记录中消失了。奇怪的是这份剧本没有出现在售书者的注册表里。

第一例记录在案的SCP-701事故在18██于美国██████, ██的演出中发生。其他严重事故包括19██在██████, ███, ██的一个小剧场里的演出;1964年于███████████, ███████████, ███████在大学里的演出;19██,加利福尼亚███████;19██年██████████广播公司的电视放送(在播出之前被基金会成功阻止);以及19██在美国俄亥俄州██████████████的事故,此事故被编号为SCP-701-19██-1

出版历史:

  • 原始1640四开本(所有已知复件都在基金会保管下)
  • 1733对开本(1790年再版)
  • 1813剑桥大学印刷版
  • 1965平装版
  • 1971精装版

特工需注意此剧本经常因不同标题或标题的错误拼写被误归类。此外,发现有1965版的摄影版本在美国大陆和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的大学戏剧部之间流传。

其他:

  • 考虑到我脑子里[刪除] 的高几率,我再次建议将SCP-701升级为KeterSCP-701模因病毒可能是一个侵略方案的绝佳前置行动。此外,[刪除]。 - Dr. L████, 1237116060.
  • 否决。目前我们没有任何关于SCP-701的信息表明了一个XK级事件。直到我们获得进一步资料前,分级保持Euclid——面对现实吧,博士。很长时间内这都会只是一个谜。而且干这一行,十年只损失百来个人咱们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 O5-█, 1237197060.

这里所展现的仅仅是AWCY?接力内容的很小一部分,对于该组织的大体上有了解后,有兴趣可以到SCP基金会官网前去查看更多内容。对于笔者而言,AWCY?在基金会的世界观中,他们的存在非常特殊,似乎没有最终的目的况且同基金会的互动模式也与其他组织不同,多数情况下都是基金会找到某个已经出现的SCP实体,而该实体则具有着特定艺术家的风格,在某些作品上甚至写着某些讽刺基金会的内容,例如SCP-1672。

图片上文字的翻译:
Think Outside the Box! Oh wait, you can't (打破思维的局限!哦等等,你们做不到。)
Are you satisfied with your little box? (你们喜欢你们的小箱子吗?)
Art. Your head. Get it?(艺术。你们的脑子懂不?)
Art cannot be contained.(艺术是无法被收容的。)
Ideas don't have ideologies.(思想是没有意识形态的。)
You ask "Why?". We ask "Why not?".(你们问”为什么这么做?“我们反问”为什么不这么做?“

以上文章内容参考都出自于SCP基金会官网。

S@000000000,a%%RE wE Co01*1 YE*T?

164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