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神话 | 情人节

现代神话 | 情人节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蓟犁的疯狗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一封书信

亲爱的:

对于下笔给你写信这件事而言,让我十分为难。一来是写信这种古老的沟通方式对我来说太过陌生。我甚至于几个月都不会用笔写下10个字,却又怎能在此时用一只削的粗糙的铅笔在一张纸上将我对你的思念完整的、毫无保留的记录下来。我的思绪流淌的过于迅猛,以至于我的手、我的笔尖无法准确地捕捉所有情愫。

二来是我愈发觉得我很难将我在此处的经历用简单的话语阐述给你。你这次没能和我一起来这里,真的是太过遗憾了。我相信你会爱上这里的,一定会。就像我们初次相见时便沉入彼此的心湖之中一样。

这边夜里的星空很美,我时常会在深夜里来到帐篷之外的溪流边,仰望着那些璀璨的星光,和浓稠的黑暗。虽然你在城市中并不能看到夜空中的星星,但一想到你所仰望的夜空之中有着和我所看到的相同的星辰在闪耀,我便不由得想要将我的思念寄托给那夜幕上点缀的点点星辰,借由那微弱但又永恒的光芒,将我的思念传递到千里之遥的你的梦中。这般皎洁而纯真的星光,想必我的思念也一定能传达到你那里。

然而夜空并不是这里最美的景物。相比之下,我们所勘探的这个古老的城市所散发出的历史的印记更为令人着迷。很难想象在如此深邃的山林中会隐藏这样一座建筑精良的城市,虽然时间已经尽其所能将这座古城洗刷的破败不堪。杂草和苔藓已经取代了曾经生活在这里的居民,将整座城市占为己有。我们差不多花了三天的时间才从异常繁茂的植被间开辟出一条可以运输器材的小路。你可以想象一下19世纪30年代在南美洲发现玛雅文明的斯蒂芬斯第一眼看到矗立在丛林中的金字塔时的心情。我们在第一次来到这座古城入口前的心情大抵也是如此。虽说我们的这次发现并不会像玛雅文明那样给世界历史添加新的篇章,但是对于我们自身如何在历史中演化,也许能提供新的证据。

如同在出发前所获取的资料中所推断的那样,在对古城中的建筑材料进行分析后,可以证实这座古城的建筑年代不会晚于商朝。很难想象在商朝时期会有一个文明隐藏在如此偏远的北方群山之中,从残存的建筑遗迹上看,古城内的石制建筑有着明显不同于商朝的建筑风格,更多的使用了圆弧、椭圆和形状奇异的扭曲线条。队中一位年轻的研究生甚至开玩笑说那些线条和形状看上去有几分像是在水面上搅动而形成的涟漪。虽然领队和其他同事对年轻人的那种戏谑调侃并无好感,可我在夜里回想他的玩笑时也觉得有些几分相似,仅仅是几分而已。

对了,我忘了一点。在古城的西侧,也就是山阴处有一个约50平方公里面积的凹地。这个面积目前还只估算,无人机由于受到诸多限制无法准确观察。一开始我们觉得或许是山阴面的旧河道冲刷出了这个凹地,但是在进一步取样之后,领队在样本中找到了一些水生微生物的痕迹。也就是这片凹地曾经是一个湖。在深山中容纳如此面积的淡水湖实为少见,而这湖为何如今干涸也是我们需要解开的谜团之一。

你可曾想象过,在遥远的过去,在这片原本人迹罕至的深山之中,有着一个巨大的内陆湖,用湖水孕育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城市和城市中的古人。他们为何定居于此,他们来自何方,又归去何处?那已经干涸了数个世纪的湖是否和古城的衰落有些许联系,还是当人们最终离开后,湖水一点点在孤寂中消散。一切都未可知,一切都等待着我们的探索。

我真的希望你此时在这里,能和我一起目睹这深山之中的奇观,和我一起探寻这古老的秘密。每每在我独自面对这古老的遗迹时,蔓延在城市残骸中的孤寂便将我包围,那孤寂感浸染着我的思绪,激起我对你的想念,你微笑时弯起的嘴角,你诉说时那细柔的声线,你那不逊于星辰光芒的眼眸,还有你身上那清甜的味道……

恐怕我对你的思念纵使付以再多的笔墨也无法阐明,纵使营地外的那片古城所散发出的神秘气息所勾起的我的好奇和探索欲也无法磨灭我渴望回到你身边的冲动。我相信短短的三周将很快过去,在2月14日这个神圣的时间之前,我一定会回到属于你我的城市中,回到我们的家中,回到你——我深爱的妻子的身边。

我已经迫不及待将这份信寄出,尽管我依旧很难停下此时握着笔的右手。很是奇妙,我在开始落笔时不知该如何将心中的情语付诸于文字,而现在却难以停止在这张纸上写下我所想要表达的思绪。或许这便是文字的魅力,亦或是我思念的涓流在不经意间已汹涌如潮。

此时已是深夜,我听见隔壁帐篷的领队已经睡下。我也该为这封信画上句号了。祝愿你一切安好。

爱你。

杜■■

一则新闻

在我市向南75公里的■■■山脉中进行科学考察的考察队在失去联系七天之后,科考队的组织者■■■■研究院和■■■大学于今日上午10时在研究院内正式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媒体通报了此次科考察队失联后的搜查结果,据此次发布会的发言人阐述,在历经五天的搜寻后,虽仍未找到考察队员的行踪,但已基本确定考察队总计九人已全部遇难。

此次发布会上并未向媒体展示在搜寻过程中发现的考察队队员遗物,但一同参与搜查救援行动的我市公安机关的相关负责人在发布会上简要的通报了搜查救援队小组在考察队最后的活动范围内所获取的线索、痕迹和现场遗留物。引用此位搜查救援小组负责人的阐述,搜查救援小组在■■■山脉的西南方找到了考察队的营地。营地已被遗弃多日,且在营地中能看到明显的破坏痕迹,由于营地在山脉中所处位置较深,不排除考察队遭遇野生动物袭击的可能性。由于营地过于混乱且受到雨水破坏,从现场提取的血液样本、纤维样本以及其他证物仍在进一步分析中,同时搜救工作仍在继续,以期能找到考察队员的下落。

此次发布会上公开了部分在营地现场拍摄的照片,但由于搜查工作仍未结束,发布会禁止媒体拍摄任何影像资料。发布会为时一个小时,但并未对考察队因何失联做更多说明,对于之后的搜救工作,警方依旧强调会扩大搜索范围,并加强搜索力度,研究院与大学方则未作出更多回应。对于失踪队员家属的安抚问题也未在发布会中作出说明。

经了解,此次考察队的目的是对■■■山脉中新发现的一处遗迹进行初期考察。该遗迹发现于去年11月,根据■■■■研究院的地质专家推测,该遗址应是修建于商朝初期,修建者暂时无从考证。由于该遗迹处于■■■山脉深处,早期的探测结果无法提供更多有价值的线索,因此研究院联合■■■大学组织该考察团深入■■■山脉对该遗迹进行初步勘测。考察队在进入■■■山脉后第五天失去联络。在联络无果的情况下,研究院将考察队失联情况上报我市公安局,由公安局牵头组建了搜救小组进入■■■山脉进行搜救。

目前搜救工作仍在继续,我报记者会继续更进搜救进展。

一段录音

医生:请坐吧。

(布料摩擦声和沙发下陷声)

医生:您最近的睡眠状况如何?

患者:我还是会经常做梦。我……

医生:能说说梦的内容吗?您还记得是怎样的梦吗?

患者:我还是会梦见他,我……梦见他还活着,他,他回到家里了……(抽泣声)他回来了,他回来找我了……他……他回来了(哭泣声)

医生:您在梦里的感觉是怎样的?

患者:我,我不清楚,我就是知道他回来了,他还活着……他要我去找他。

医生:他在梦里要求你去找他?

患者:是的。他说他想念我,他说他现在回不了家,要我去找他……去他失踪的地方去找他……他要我拿上那个徽章,有了徽章才能找到他。

医生:是什么样的徽章?

患者:圆形的徽章,上面刻有一个图案,有点像一个螺旋。

医生:您在梦里见过那个徽章?

患者:不只是在梦里,我有那个徽章。

医生:您有那个徽章?

患者:是的。在……在他去世的两天后,他的一封信寄到家里,信里有一个徽章,就是他在梦里给我看的那个徽章。

医生:那封信,他在信中说了什么?

患者:就是些考察的进展,又发现了什么新的东西。

医生:他有在信中邀请你去他考察的地方吗?

患者:……没有,他一直在遗憾我没能和他一起参加考察,但是他不会邀请我的,考察不能随便探访。

医生:他在信中有提到那个徽章吗?他有没有说明寄给你徽章的原因?

患者:……没有,他没有提到要寄徽章给我。我一开始拿到信的时候也觉得莫名其妙。

医生:您还记得您所做的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吗?

患者:从……从……从我收到那封信之后……对,大概就是从那个时间开始的……我开始梦见他,梦见他还在……

医生:您觉得您所梦到的是真实的吗?

患者:不……不是……我不确定,我知道所里说他们都……但是现在依旧什么都没找到,没找到就说明还是有可能的,他有可能还在……不是吗?

医生:您认为您所梦到的有可能是真实的?

患者:他到我的梦里来了,他在我的梦里,他还是穿着那件黄色的冲锋衣,只不过衣服都破旧的不像样子,破了好几个口子。他肯定是摔到哪里了才把衣服搞成那样。他要我去找他,拿着那个徽章。

医生:他有告诉您具体去哪里找吗?

患者:没有……他说有了徽章自然会找到。

医生:有了徽章就会找到?

患者:是的,有徽章就能找到。

医生:您有考虑过去找他吗?

患者:我……我不知道……我……(抽泣声)我想去找他……

(敲击键盘声,纸张摩擦声,机器运转声)

医生:您近期还在服用■■■■药物吗?

患者:是的,但是效果并不明显。

医生:您是否愿意住院一段时间,鉴于您最近的睡眠质量并不理想,我建议您在我院调养一段时间。

患者:……可是……

医生:我理解您现在的状态,但是我还是建议您考虑一下。

患者:好的……我想一下……

<录音结束>

一段询问笔录

询问人:姓名?

被询问者:赵■■

询问人:目前工作?

被询问者:■■■■医院的夜班保安。

询问者:之前有没有吸过毒?

被询问者:这算是什么问题?为什么要问这个?

询问者:回答问题!

被询问者:没有。

询问者:有没有家族精神病史?

被询问者:你们觉得我是神经病吗?你们到底有没有看监控录像?我他妈的是这个医院里最正常的人!

询问者:请注意你的措辞,如实回答问题。

被询问人:你们到底知不知道发生什么?我是发现了那个状况后才上报到医院保安科主管那里的。你们觉得我在说谎吗?

询问者:请回答问题!

被询问者:没有!我们家没出过神经病!

询问者:请叙述一下你本周二所上报的具体内容。

被询问者:我还要说多少遍?你们不能直接看监控录像吗?

询问者:录像只是此次调查的一部分,我们同时需要你提供关于这次事件的信息,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

被询问者:……操,那个女人不正常。你们难道都瞎了吗?

询问者:以你目前的态度,我们有权建议院方以扰乱公共秩序及潜在精神疾患的名义对你进行开除并强制羁押。请你考虑一下自己的言行。

被询问者:……行,我认怂,行了吧。

询问者:说明一下你上报的具体内容。

被询问者:我负责的是住院部的监控,当天晚上11点之前一切正常。从10点开始,住院部三层的部分摄像画面开始偶尔出现信号不稳定的情况,就是有雪花点啊,画面颤抖啊之类的。你们要是看到过恐怖片就会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在11点17分的时候打电话给了设备科的值班人员,报修住院部三楼的监控设备存在异常。那天值班的是老刘,就是刘■■,我们因为是老乡所以比较熟。我在监控里看到他离开设备科的办公室,先到了总控室里确认线路。差不多在11点38分的时候,我记得时间是因为我当时看了表,职业要求,每天晚上的异常情况都要记录在表里。你们可以查……对,就是你手上拿的那个。就是那个时候,其中一个监控画面开始闪烁,嗯,也不是闪烁,就是画面抖动的特别厉害,像是80年代那种带天线的老电视在调台的时候经常会出现的,因为信号不稳定,画面不停地抖。我记录异常之后用对讲机把情况告诉了老刘,老刘那时还在总控制室,他说检查了没有问题。我建议他去看看那个摄像头……我害了他……

询问者:请继续。

被询问者:老刘同意了。他从总控制室出来往住院部三楼走。差不多两分钟后,也就是11点40分,我看到那个异常的监控画面中出现了那个女人。她穿着医院的病号服,所以肯定是住院的病人,住院部三楼有一部分是神经外科的病床,另一部分是神经内科的病床,还有小部分心理科的病床,那个摄像头的位置是心理科和神经内科的位置。一开始我没有在意那个女人,觉得就是病人起床上个厕所什么的,没有好在意的。但在那个女人出现在画面上之后,监控画面恢复正常了。我在对讲机里给老刘说了情况,老刘因为快走到了所以坚持去再检查一下。我看着那个监控画面,等老刘出现在画面里。可是那个女人始终在监控画面中,她两手中好像是拿着什么东西,就在原地徘徊。画面稳定了不到两分钟就又开始抖动。我准备用对讲机给老刘报告时,监控画面突然消失了。小屏幕上一片漆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小屏幕又亮了,但是显示出的画面是不知道哪里的一个小湖,画面上雪花点很大,而且画面就出现了几秒,接着又变成黑屏。我用对讲机给老刘说我看到的情况,但对讲机里都是杂音。黑屏很快消失,监控的画面又回到了原来的医院走廊上,还是同样的位置,那个女人还在。监控画面依旧在抖个不停,间隙的还有突然出现的雪花点。我一开始没太看清雪花点之间有什么,接着所有三楼神经内科和心理科的监控摄像头同时开始抖起来,我在监控屏幕旁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了。然后……然后那个就出现了。

询问者:你看到了什么?

被询问者:……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

询问者:请再叙述一次。

被询问者:……那个监控画面,最先开始异常抖动的监控画面,那个女人所在的监控画面。那个女人背对着镜头,在她的前方,随着画面的抖动……我看到一个人……在每次雪花点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之后,那个人就会出现在那个女人面前。我不确定那是不是人,我看到的是一个人形,穿着发黄的破衣服。那个身影出现一会就消失了,似乎只有在画面抖动的特别剧烈之后才会短暂出现。我从不信这世界上有鬼,但是看到这个我完全傻了。我甚至忘了老刘正往那边走,我是看到他出现在画面里时才意识到,他注意到了那个女人,但我不确定他是否看到了我看到的东西。我看到他走向那个女人,似乎是要问什么,接着画面就黑了,我那时才反应过来,我用对讲机呼叫老刘那边,只有杂音,非常刺耳的杂音,然后在杂音中传出一阵很模糊的尖叫声,但我能听出来是老刘。我扔下对讲机准备冲到那里,但是我始终没迈开腿,因为那时监控画面恢复了,我看到画面里那个女人还在那里,老刘也在那里,那个人形也在。老刘他……他似乎是飘在空中,那个人形对他伸出手,摸着他的脸。然后画面又黑了,所有三楼的监控画面都黑了。我冲出了监控室,等我到了那里,老刘倒在地上一边尖叫一边说胡话,那个女人跪在一旁哭着。

询问者:你打了她吗?那个女人?

被询问者:没有。我冲她吼了很多,我那时完全懵了,我不知道我看到了什么,但我知道那个女人有问题。

询问者:你记得刘■■那时说了些什么吗?

被询问者:好像是……黑色的星星什么的,我记不清了。

询问者:好了。我们要问的就这些。你可以走了。

被询问者:你们知道那是什么吗?我看到了什么?

询问者:请离开。

<笔录结束>

一段日记(残破不全)

……

我当初就不应该住进这家医院。如果我没有住进这家医院,我就不会陷入那场麻烦之中。我应该留在家里,我应该在家里等他,等他回来。

他说过他要回来,他要赶在情人节之前回来。他在信里说他想我,我也想他。他们说他失踪了,说他死在了山里。我不相信,我从来没有相信过。我知道他还在那里,我知道他会回来,他会回来找我。

他回来了,就在那天晚上,在我的梦里。虽然是在梦里,但那仍然是他,他还穿着他那件黄色的外套,可是那外套破破烂烂的,撕了好几个口子。他一定是跌进山谷里了,才把自己摔成这个样子。我知道那是梦,也知道那就是他。我问他他到底在哪里,他笑了,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我,看着我,看着我,看着我,看着我……

……

他说要我去找他,到那座山里。他又到我的梦里来了,还是穿着那件破烂的黄色外套。我看到他脸上挂着血,头发也乱糟糟的。他要我去找他,到山里。我不知道给去哪里。他说他会告诉我,但是要我先从医院里离开。不要再吃那些药了,他说。他的脸惨白惨白的。他要我去找他,他要我带他回家。

我不吃药了,不吃了,我想去找他……

……

他每天都会来我梦里,他看上去还是老样子。他要我去找他,他告诉了我要到哪里去找,在那座山里,在很深很深的地方。我记住了他说的位置,我必须记住。我要去找他。

他说要快,要在2月14日之前,不能晚了,晚了就来不及了。他想我了,他想见我,他给我准备了节日礼物。他要我去那山里。在情人节之前。我要去,我要去找他,去找他,去找他,去找他,去找他,去找他,去找他,去找他,找他,找他,找他,找他,找他,找他,找他……

……

我终于还是出来了。不是离开,而是逃出来。今天是情人节,是最后一天,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

<其余字迹过于模糊,无法辨认>

一段录音

喂,喂,能听到吗?喂喂?喂喂?我是<杂音>,我现在就在传言的考察队失踪的地方,在帐篷外围50米的地方就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我和摄像师是从一处矮坡绕进来的。帐篷区域非常杂乱,而且每个帐篷上都被利物割裂了许多口子。看上去有非常明显的打斗痕迹。所以说之前的研究所和搜索组通报的野生动物袭击根本就是胡扯。

……<杂音>……

我知道了。摄像师就带了一台手持DV,反正备用电池还有很多,我们会在往深处走走,我看到沿着营地外围有一条很明显的人工开辟出来的小路,我们会顺着小路往里走,据说古城就在那边。领导你放心,我们肯定能弄到第一手的资料。

……<杂音>……

好的,明白了。这里信号很差,我们先往里走,稍后联系。

……<杂音>……

……<杂音>……

喂喂?喂喂?能听到么?我们现在进到古城里了,真他么大。要不是现在天黑,我们能拍上很多震惊的画面,你完全想象不到在山里还有这么一座建筑群落,但是很难想象会是什么样的人在这里住过,这些建筑完全不像是给人住的,谁会愿意住在一座修的扭曲的石房子里?

……<杂音>……

扭曲就是扭曲,我让摄像师开着夜视拍了几个镜头,这些房子歪七扭八的像是建筑工人喝醉了之后胡乱搭建的,我得把身子拧着才能从前门进去。反正我是不进去,让摄像师自己进去拍几个镜头好了。等一下……

喂,你不进谁进啊?我他妈又没拿着摄像机!……我是这个新闻的编辑,你一个实习的先把镜头拍好了再说别的,赶紧进去拍,拍完了我们往里走,我刚刚看到有脚印往西去了……

喂?领导,能听到吗?我们刚拍完了,建筑里面是空的,啥都没有,我们准备在往深处走一点……

走了走了,哪来的脚步声。我怎么没听见啊?你个大男人怎么胆子怎么小?咱再往里走一走,来一趟还不多拍点,等会结束了哥请你吃饭,走了走了……

……<杂音>……

喂?喂?收到了吗?我们现在走到了古城的深处,虽然具体方位我不确定,但是我估计这里是整个城市的中心。这座古城是按辐射型规划的,估计整体城市形状是个扇形,我们现在在城市的最西端,刚刚拿手电扫了一下,还往西的地方有个大坑,在比我们在这里更低一些的地方,我看不清楚那具体是什么,但是能确定是个坑。

我们现在的位置在山脚下,这边有一个很大的山洞,内壁很光滑,像是人工开凿出来的。但是没有做任何装饰,看样子比外面那些古城的建筑时间要在早一些。这山洞不深,但是面积很大,估计能容纳物五十人。我猜这里是是古人做祭祀用的,因为在山洞深处有一座雕像,我们离得比较远,还看不清那是什么雕像。雕像旁边还有一个石台……等等……

……<杂音>……

操操操操操……这他妈怎会还有人?嘘!!!小声点!!动作轻点!!!蹲好蹲好!!把摄像机给我!你看着外面,看还有没有其他人!看仔细了!被抓住就悲剧了!!……喂,这焦距怎么调?……好了好了好了,搞定了,盯紧点!别出声!

……<杂音>……

喂?我现在不能大声说话,我们正猫在山洞入口旁的一个残破建筑里,角度刚刚能看到山洞里面,实习的那小子在我背后看着,以防还有人在这里。我现在正看着山洞里,刚刚有个人从另一个方向进到了山洞里,她应该没发现我们。我正在用摄像机拉近焦距拍摄那个人。那是个女人,穿的挺薄的衣服,身材还不错,可惜脸没看清。我开始还以为是警方巡逻的人,但估计这女人不会是警方的人,我猜是研究所的人,或者可能是家属。她拿着一个强光手电,比我们带的那玩意牛逼多了。她这一照,这山洞一下……我操……我看清那个雕像了,本来我开着夜视,但她手电的光很亮所以我就把夜视关了。她走进洞里就冲着那个雕像去的。她用手电把那雕像照的很清楚。那雕像估计有两米高,裹了一层破布,像是黄色的,雕像的顶端有一个白色的东西,估计是个面具……靠……你可能看不到画面,没关系我都拍到了。那个女人在摸那个雕像的面具,这都他妈什么情况……(吸气的声音)……那确实是个面具,她把面具摘掉了。露出来的地方一团漆黑,诶!怎么……<杂音>……怎么突然都暗了?!赶紧切到夜视,怎么一下就暗了?OK,好了好了,让我看……<杂音>……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怎么?!我操我操我操……喂小子,你看到了?你看到没?她飘起来了!啊?什么湖?哪来的湖啊?!你快看那个洞里,那个女的!那个女……<杂音>……我操,那他妈刚才不是个坑吗?喂喂!喂喂!我觉我们得离开,刚刚我们看到的那个坑现在他妈里面全是水,现在我们周围全部暗了,啥都看不见了,整个坑里的水都在发光,我现在能看到那水里倒映着像是城市一样的影子,就和我们刚刚看到的这座古城很像,而且,而且,妈的我现在都不相信我看到了啥,我看到那水里有黑色的星星,紫黑色的星星,在倒影城市的倒影天空中,黑色的星星,好像在从那水里往外冒出来。我们得……<杂音>……喂,小子,手电手电!这么黑你小心一点,把手电打开,我开着夜视呐!慢一点!慢……<杂音>……哦哦啊啊啊啊!!!!……<杂音>……天哪!!!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杂音>……时间……他在……他……吞噬时间……<杂音>……他他……他……长袍……无形之声的微风……<杂音>……他……我……我我我我……他他……终点并非死亡……哦……他他……欢庆……终点并非死亡……<杂音>……欢庆……欢庆……终点并非死亡……欢庆……

……<杂音>……

<爆炸声>

……<杂音>……

<录音结束>

一则短讯

本报讯,在2月14日情人节当晚11点19分许,我市南侧■■■山脉中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据消防局通报,此次爆炸是由当地一家非法钻探机构由于机械故障引发的。由于爆炸发生地点距离此前失联考察团最终信号发现位置极其接近,目前一切搜救行动已被中止。此次爆炸并未引起森林火灾,但仍检测出爆炸所引起的异常气体泄漏,目前爆炸原因仍在进一步核查中,林业部门已经配合市政对爆炸区域及其周边地区进行封锁隔离,并告诫广大市民不要靠近该区域,以免所泄漏的异常气体威胁人身安全。

收容记录

项目编号:■■■-■■-0214

项目等级:■■■■■

特殊收容措施:■■■-■■-0214所在收容区的20米范围内必须有两(2)个由最少三(3)人组成的队伍进行巡逻,并且有三(3)名4级人员在监控区进行24小时监控。

5级以下人员禁止与■■■-■■-0214直接接触。任何计划与■■■-■■-0214进行交互的研究人员必须向■■■博士提交书面申请,并由O-■■-■■■■■批准后方可在五(5)名5级人员陪同下进行交互,所有进入距离■■■-■■-0214 五(5)米内的人员必须事先装备特质安全防护服。交互时间不能超过10分钟。如在交互过程中研究人员出现超出要求的行为时,交互应立即中止,并由五(5)名级人员将研究者强制带离至■■■-■■-0214收容区20米外的设施中处决。完成交互后,所有参与人员(不论是否进行直接交互)必须在Site-■■进行隔离,并进行为期一周的心理观测和心理干预,直至完全符合■■■■■量表的要求后方可回到各自岗位。

项目描述:■■■-■■-0214为一尊高2.14米的石质人型雕像,外裹一层类似亚麻织物的暗黄色裹布。雕像的石质材料和裹布的材料无法确认,其中所含元素并没属于地球上的任何一种已发现元素。雕像的头部带有一面象牙白色的皮质面具,其材质类似人皮但依旧无法确认,其中所含成分包含部分人体皮肤所含有的角化细胞与角蛋白,以及其他不明物质。

■■■-■■-0214只对人类做出回应,据现有的唯一一名接触者(命名为■■■-■■-0214-1)供述,■■■-■■-0214会发出其丈夫的声音,和她做简单交流,并反复要求她揭下石雕上的面具。■■■-■■-0214-1的丈夫已确认在2月■■日失踪,目前下落不明。■■-■■-0214-1为目前已知的唯一一名将■■-■■-0214的面具揭下来的人类,据供述,■■■-■■-0214的面具后为一个黑洞(■■月■■日的X射线探测结果验证这一供述属实),黑洞会在面具被揭开后对现实进行[数据删除],并对揭开面具者进行[数据删除]。在[数据删除]之后,揭开面具者将在外形上发生改变,原本在石雕像上裹着的暗黄色裹布也会同样出现在揭开面具者的身上,将其身体裹住,同时在其身体的背部形成一个类似螺旋形伤痕。

在■■■-■■-0214所在位置向西■■■米的深坑会在面具被揭开后发生异变,原本已经干涸的深坑中会在0.214秒后充满不明液体。其液体成分由于没有样本,暂不知晓。

2月14日当晚,在观测到■■■-■■-0214所处位置发生异变(事件标号■■-■■-0214)后,基金会启动紧急预案■■-78-4,对■■■-■■-0214所在区域进行■级摧毁,所引发的爆炸之后被归结为机械故障引发的事故。摧毁措施将■■■-■■-0214周围的古代建筑彻底毁坏,但■■■-■■-0214及其周边区域(即深坑)未受影响。摧毁后现场发现两名男性尸体残骸和一名女性幸存者(即■■■-■■-0214-1)。■■■-■■-0214-1并未有任何外伤痕迹,在被羁押至Site-■■后进行了全面检测和心理评估,未能发现异常,在从■■■-■■-0214-1处获取所有相关信息后,将■■■-■■-0214-1转移至Site-■■进行长期羁押和研究。■■■-■■-0214-1所提到的刻有螺旋形状的徽记未能找到。

所有与■■■-■■-0214相关的人员全部进行了A级记忆消除。■■■-■■-0214所在收容区已做隔离并禁止平民靠近。

157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