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核聚变 Lite 的主视觉设计师聊了聊,为何这幅海报的赛博朋克味儿这么正

我们和核聚变 Lite 的主视觉设计师聊了聊,为何这幅海报的赛博朋克味儿这么正

Lo-fi Sci-fi is his favorite!

yn27

自核聚变 Lite 广州站活动正式上线以来,许多朋友除了用实际行动支持我们的活动以外,更是把赞叹留给了这次的主视觉设计。评论里满眼的「牛逼疯了、型到爆、好看」足以证明这张海报给大家带来了多少惊喜。

在紧锣密鼓筹备核聚变 Lite 广州站的间隙,我们也采访了本次活动的主视觉设计师——大记明。在采访中除了让大家了解他当时是如何设计构想这幅海报之外,我们还可以再欣赏下他的其他牛逼作品。

核聚变 Lite 广州站专题页

关于这次设计,一开始你是怎么想的?

大记明:

当我接到西蒙需求的时候,偏偏不凑巧正在京都旅行。微信说最近要办广州核聚变,做了几版主视觉一直不是特别满意,让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建议。当时正好从京都四条一家叫「JQ STORE」书店瞎翻玩具和画集出来,手中刚淘到一本《致敬大友克洋》,那是一本由80多个国际级的漫画家绘制的以大友克洋为主题的海报合集画集,玩具淘到 Mafex 的 2001 太空奥德赛的黄色宇航员,看到微信的时候手里正抓着这两个东西,所以这就是我一开始的想法。

在京都四条的书店淘的两本书和一个人形

大记明:

顺便说一下这家店里有一辆不知道什么版本的月球巴士,是一个中古货,售价 800 人民币左右,我当时犹豫了一下没买,回来想觉得挺悔的。2017 年 Medicom MAFEX 出的最尖儿的两个 1/12 一个是 2001 宇航员,另一个是发条橙的 Alex,也不是多细致,关键是这两个选题好,x 宝也是找不到。

Q:为什么你选择了这个风格来配合广州站?

大记明:

广州我压根儿没去过,台北香港倒是去过不少回,当我头脑中想一些广州的关键词时,冒出来的就是舞狮、粤语、粤语歌曲、粤菜和麻将。看过《攻壳机动队2:无罪》的朋友都应该对中国城中的游行场景印象深刻,无论是闽南式的亭台楼阁,还是阵头中的哪吒三太子,生肖雕像,在舞台上表演的耍牙,都取材于中国南方的传统民俗文化。另一方面广州作为中国贸易的第一大港,一个超级商贸城市,属于受西方流行文化最早渗透的地方,受香港文化影响也很大(当然也可以说香港受广府影响很大)。在我的印象中这是一个东西方文化汇集,杂糅的地方。之所以选择赛博朋克风格,就是因为在视觉特征上与精神概念上的契合。

《攻壳机动队2:无罪》中的游行场景,太广东了!

在主视觉上的构图上我采用了阵列的手段,我很喜欢丰富细节组成的阵列,采用这种阵列构图的画面首先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气势,再仔细看下来的话你又能看到无数的细节,这种阵列式的构图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战士帮》的海报,很多玩具盒的封底绘制也都喜欢用全家福式集体合照,小时候见到那种铺满角色的广告海报页面每次我都挪不开步。

《战士帮》海报,大记明表示很蠢很喜欢
核聚变 Lite 广州站线稿

Q:字体上你是怎么做的选择?

大记明:

既然选择了赛博朋克风,那怎么能少得了霓虹字体,其实这次的字体选择并不讲究,基本选用的字体都是行楷和粗黑宋之类的繁体衬线中文。闹市的招牌文字我觉得更重要的并不是漂亮,而是要做的对味儿。其实如果单纯从审美的角度来看,商户招牌的字体是丑的,特别霓虹灯是属于非常喧哗并且简陋的设计,你百度一下「霓虹灯文字」试试,搜索结果多半难看疯了。但当这个字体实用的合适,你不会觉得这个字体丑陋,你只会觉得范儿正。游戏中的最经典招牌文字应该就是《街霸2》中的「厦门肉食公司」。好看吗?谈不上,喜欢吗?喜欢疯了!

《街霸2》中春丽的场地
电影版攻壳机动队的美术设定
希德米德为《银翼杀手》做的设定,从最初霓虹灯就是赛博朋克不可或缺的视觉元素
百度「霓虹灯文字」的结果

另外一个小 bug 是海报在网站已经发出去的时候我发现「嚟咗核聚变,开心话咁易」这个霓虹灯招牌的文字有错误,我使用的字体字库不全,排出来的字中“嚟咗咁”三个字在我电脑字体中这三个字并没有,这三个字被替换成了 adobe 的中文字体,后来想想算了就当成刻意的设计简陋吧哈哈 !

Q:整体色为什么定了一个很暖的色调?

大记明:

其实最开始我是想搞一个冷色调子,赛博朋克风格的画面多半是阴冷和潮湿的,对阳光使用的极度克制。一般的概念里多半赛博朋克画面都是蓝冷色调。最初我想使用一个监视屏幕效果,或者用一整个街机框体包住整个设计,我挺喜欢《Kung fury》的游戏版中的的街机像素效果,冷调子+帧撕裂是我最开始的想法。但第一天晚上草草拼完第一稿以后,西蒙和我说不应该做太冷酷,毕竟是玩家聚会,应该是热闹的氛围。这个意见在后来验证非常的关键并且正确。我纠结了几个小时这个色调,觉得也许霓虹配橙黄调子,用暖灯光色表现广州夜市也许能行,就改了这个橙黄色调。周六白天我憋在屋子里对着这个黄调子画了一天,眼睛都花了,觉得还可以但说实话也没什么信心。晚上休息的时候发现家周围的电影院《银翼杀手2049》全都下线了,赶紧跑去王府井百老汇刷了一发。看到 K 走在荒凉的沙漠上,任由蜜蜂爬上他手臂那一段的时候,我心里想:“嗯,稳了,那个橙色是可以的”。这个橙色很难驾驭,而且这是一个发棕的橙色,足够特别而且恰如其分,有足够的记忆点。这是我比较满意的一点。

看了《银翼杀手2049》的这一场戏,他知道颜色稳了!

Q:光影方面呢?我觉得光影成为了这张海报最大的亮点,不仅为画面做了构图上的整理,也同时增加了很多细节,想听听你是怎么思考的

大记明:

光影是我比较擅长的表达手段,好的光影表达是带有情绪的。当一个很强的有色光场笼罩整个场景的时候,其实整个画面就变成了一个纯光影的素描,画面最强的光影对比是核聚变三个字的霓虹字招牌,这种横向灯管拼成的巨大字体在我5年前的商业设计中使用过一次,还清楚记得当时这种字体的设计灵感是源自《Dead Rising2》的 logo。第二强的光源是来自画面中心的街机框体,造型源自 SEGA Astro City 的经典框体造型。这里光影的设计是为了突出电子游戏的主题而营造的一个视觉中心。框体发散出的屏幕光照耀着周围聚集的形色各异的玩家,我较为着重的描绘了光由近到远对照在周围人身上的效果。另外增加光影效果一个手段是烟雾,就像演出时放置的烟饼一样,烟雾的加入让画面更有气氛,更具有迷幻的味道。

海报中的街机 Astro City

大记明:

如果去现场看到实际印刷品应该能够看到更多的细节,整个画面我想营造一个复古的市井的味道,所以我不想让画面精美时尚,我更希望让人感受些复古未来主义的味道,因此我在画面最上层叠加了 CMYK 四色的印刷杂点,并且偏移了一点画面的红色与绿色通道,刻意制造了一些让人感觉四色印刷的错位的低保真感觉。Lo-fi Sci-fi is my favorite!

Q:创作过程中遇到了什么难处没有?

大记明:

其实最大的难处就是时间上的紧张,我回到北京之后 10 月 31 号(周二)的晚上,西蒙和我说希望我设计一稿。我白天上班,最近加班情况还比较严重,所以基本上是用了周三到周五的九点后时间和周六一个白天搞完的,整个创作过程应该不超过 20 小时。而且我对小绿兄设计的 6 周年和上海核聚变 Lite 视觉那是相当的欣赏崇拜,也怕仓促下的执行会把整体的设计质量拉低。我比较擅长绘制大量细节元素堆积的作品,我喜欢在作品中埋足够的梗,这些都给我造成不小的压力。所以第一晚我想了一晚之后,决定用之前累计的设计去组装这样一个画面也许是最有效率的手段。大家看到现在海报中的那些角色,其实是我从 12 年到 13 年空闲时累积的一个角色系列设计,这系列的设定基本偏 cult 一些,b 级片里角色感觉的设计,涉猎的范围也很广:有机器人、外星人、宇航员、黑帮、武士等等,都是一些好玩有趣的元素进行堆砌和重组。

初稿
加入街机元素并调成橙色调
加入了光影刻画
最终版

我当时就是纯粹画着玩,给自己界定了一个千人斩的目标。但是后来画的时候发现,“1000” 这个数字有点变态,设计周期拉的很长,结果前面的设定和后面的设定在风格上有挺大差别,感觉系列感不强,后来画到接近 750 个角色的时候这个系列就暂时搁置了。没想到这次画这次海报的时候翻出来几十个凑上去用用,能让这些设定有个机会重见天日夜市满难得的。

角色的设定草稿

Q:能不能再分享一些你的牛逼作品?

大记明:

那我就晒下刚刚说的这些陈年设定吧,这套设定受了不少雨宫庆太和 Ashley wood 的影响,现在想想当时的状态还挺纯粹,过了 30 以后能这样随便画画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我选了 120 个角色顺便 ps 成广州核聚变的调子,再次预祝广州核聚变成功!

p.s:核聚变 Lite 广州站海报里人物形象众多,感觉可以直接拿来做游戏了!此次一并奉上!

大记明:

「Digoo」是我的一套个人的角色设定,选这个作品是给大家看到我擅长插画的另外一面。我也经常喜欢画很复古味道的儿童类插画,绘画中能够带有童稚的味道看似简单实际上能够做到自然不刻意其实还是挺需要研究的。这类的插画说起来不得不服日本,乐克乐克一生推!

这是一幅单张插画,是我今年年初看完《异形:契约》的第一支预告后画的,很简单,我爱雷德利斯科特!希望他永远健康!

最后再晒一个我的宝贝,七周年核聚变主题的 ps4 外壳。这个外壳可能大家都没见过,但去过七周年核聚变的朋友应该记得当时抽过七周年核聚变主题的 ps4 做为奖品,很荣幸封面由我绘制。据西蒙说:总共只印刷了三个外壳,两天核聚变分别抽取了两台做奖品。剩下最后一个给了我,视若珍宝。

线稿
最终设计

大记明:

作品就分享到这里吧,这几个小作品都不是商业项目,是自己挤时间画的。其实过了 30 岁,留给自己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也分外觉得时间的宝贵,希望能够坚持自己的爱好,那个东西是什么只有你自己清楚。

另外就是机核再有想画的东西,尽管找我,有时间我就画。毕竟,我爱设计画画又爱电子游戏。再者,玩游戏的,都是朋友。

268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