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介 | VA-11 Hall-A人物设计系列 | Streaming-chan的蓝图

译介 | VA-11 Hall-A人物设计系列 | Streaming-chan的蓝图

我们看到她扮演的那个人格就是她想变成的自己,一个由真正喜欢她、或是只是对她产生了色欲的观众支持的意象。

乱堆糖果

PSV PC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本系列译自VA-11 Hall-A游戏制作组Sukeban Games的官方博客。“蓝图”系列是作者讨论游戏角色设计的过程,内含微量剧透,建议玩过游戏后食用。】

官方博客链接本文原文链接

2017年8月8日,Fernando Damas

我很喜欢写那些疯疯癫癫的很夸张的角色,他们真的是很有趣。直播酱也许是我写起来最好玩的角色。

因为今天是她的生日(8月8日),我们来看看她的创造过程,好吗?

两个VA-11 Hall-A的角色诞生于我们最初完成原型之后网上大家的反馈。一个是直播酱,另外一个...我们还是保留这个惊喜吧。

直播酱的诞生来自于一个同时给了好几个主意的回复,其中一个是“一个直播她的人生的女孩”,剩下的...我会记得才怪。

当然啦,只是直播当然不够有趣,这是一个把她变成那种烦人的主播的完美机会。直播酱就是当你把做视频的人放到现实生活中,让他们在现实中也与在视频里那样行事,他们的人格不再遵从真假之间的界限(或是隐私的界限),而世界对此如何反应。

但是这个吵闹粗鲁的女孩身上带来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什么塑造了这样一个人?是什么让Nicole Chen【注1】为了观众数量放弃了一切理智?她可能只是个疯子...不过那样就很无趣了。所以,像和Alma那样,我们看着我们创造的这个角色,开始问我们自己是什么会把一个人变成这样。

像这个游戏里的很多东西一样,这个部分的灵感来自个人的经历。

有趣的事:她的帽子其实是Cavern Kings【注2】的彩蛋。

我从14岁的时候就开始写作,在此之前我就是经常幻想,还想成为一个漫画家。《尼罗河上的惨案》和《悲惨世界》让我开始产生了此前一直被流行一时的青少年书刊所压抑着的阅读热情,让我意识到我的想法也能同样被小说作为媒介表达出来。然而,我基本上只是为自己写东西,唯有几次我试图让别人读读我写的东西,他们不然就是没有读(只是出于礼貌接受了本子)或是拿这件事开我的玩笑。

快进四年左右,我坐在网络咖啡馆里,发给Kiririn【注3】一个我在Ren’Py【注4】上写的游戏然后…他居然表示喜欢!不仅有人读了我写的东西,他还说喜欢!那天我感到的写作的激情冲击在今天仍然驱使着我。

而直播酱也非常类似,我们看到她扮演的那个人格就是她想变成的自己,一个由真正喜欢她或是只是对她产生了色欲的观众支持的意象。她24小时直播自己是因为这让她成为一个自己总是想成为的那种人,做自己其他情况下不会做的事情,并且冒很多险,因为她知道在屏幕后面有许多人在为她喝彩。

“啊啊啊啊!月亮!在燃烧!”

这是我最喜欢的她的对话之一。

另外一个关于直播酱的有趣的事是她的立绘是编程很麻烦的一部分。

VA-11 Hall-A的立绘通常是由:一个基础,一张脸,一个眨眼的动画,一个嘴唇的动画组成的。直播酱在此基础上加了几样东西:

  • 她的帽子上的摄像头是一个隔时间变化的部件,就像眨眼一样。
  • 当她出现的时候会让点唱机无效化然后开始播放她的BGM...你不能想象这个到底给我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 她需要一个不停地发随机弹幕的效果。

事实上,我们就借这个机会来解释下弹幕到底是怎么运作的吧。

容我解释!

不同的弹幕波由他们不同的反应情绪而分类。有一波“好!”,一波“不要!”,还有一波“切!”这样。每一种弹幕波有两个对象:一个“控制”,一个“词条对象”。

当一个弹幕波出现的时候,它会创造一个“控制”,这个控制会产生一个随机数字的“词条对象”然后自毁。每个词条对象产生时会有:一个随机字号,一个随机速度,一个随机位置,还有个随机字符串。他们穿过屏幕之后,在镜头之外被去除。

现在回头看,我只要用一个对象就可以解决所有的反应情绪… 不过就像我们在另一篇文章里说的那样,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或者经验)。

这个机制唯一的例外就是有些无论如何都会出现的随机文字,那个控制只会在直播酱退场之后才会自毁,还有一个在和Dorothy的那段剧情中改变文字的特殊条件。

这个类似于Nico Nico的弹幕系统被加进去是因为 我们都是死宅(不)是因为它能在不多修改界面的情况下更好地营造一种直播的气氛。

每个弹幕波的不同字号是不同的字体源,每个字号都不同。以为Game Maker太蠢了,没法在顺畅运行的情况下突然改变字号。

另外一个关于直播酱有趣的事是她的戏份没有太多的修改。事实上,我记得我很快就写出了她第一次出场的草稿,而除了普通的编辑之外她没有太多改动。

最后一些关于直播酱的事:

一是我很乐意在未来探索一下当摄像头关闭了以后的她,当聚光灯不在她身上时真正的Nicole Chen是怎样的。

二是一个当我在思考她的内心世界时的一个想法:认可与鼓励是一个可怕的东西。让我再来举一个例子:

我爸爸曾经是一个音乐老师。有一段时间他觉得这个工作无聊,想着他如果自己经营音乐工作室的话能赚更多钱也更有趣,但是他做了二十年老师,很难说辞职就辞职… 

...然后,在上课的时候一个孩子对他说“你在这里干嘛?!我不想让你呆在这!”那个学生是个臭名远扬的糟心孩子,但是就这样给了我爸爸最后一根稻草,让他辞职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他甚至也没有对那个学生生气,他只是开始想“是啊,我在这里干嘛?”

这让我想到这到底有多可怕,也不含真正恶意的随意一句话最终就让他辞职了... 网上的一个时机正确的随意一句话可能就会让某个人真正去实现他们已经在考虑的一些危险的想法。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小心使用语言,也要保持安全哦。

【译者注】

【注1】Nicole Chen: 直播酱的本名

【注2】Cavern Kings: Steam链接

【注3】Kiririn: VA-11 Hall-A的另一个制作者,绘画担当

【注4】Ren’Py: 视觉小说引擎

62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