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大镖客 救赎:破碎的西部之梦

荒野大镖客 救赎:破碎的西部之梦

谨以此篇怀念PS3时代最美好的邂逅

蓟犁的疯狗

PS3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约翰扇动击铁,连着射出四发子弹,在慢镜头下,艳红的血迹在对面的牛仔身上缓缓绽开。青烟从枪口处飘渺而上,牛仔仰面倒在还有些泥泞的大道上,听着血液混入泥土的声音。左轮枪在约翰手中旋转几圈后落入绑在腰间的枪套-这是枪手的老把戏。约翰拍去粘在裤腿上的泥巴,转身离去。

这不过是《荒野大镖客 救赎》中又一个普通的一天。

西部的主题已经被表现过太多次了。荒原、枪手、匪帮,土著,这些元素组合在一起,搭配出一个个关于自由、正义和野性的故事。而《救赎》却和这些豪无关系。

救赎?

和父亲一同打理农场的邦妮一定会对此表示同意。这早已无关梦想,无非是日复一日的生活的延续。每天忙碌于管理马匹,驱赶偷鸡的土狼和偷吃萝卜的野兔,这一如原野上岩石一般粗糙的日常将她身上的女性柔弱消磨殆尽,以至于当她被从绞刑架上解下来时,第一句话却是反问约翰这个臭男人为何花了这么久才来。也许在幼年时,邦妮也曾是个骑在马背上开心的笑着的小女孩,但一切已是过往。如今她只是在睡不着的夜晚在屋外看着星空,想着明天会不会又有匪帮想要打劫她粮仓。在约翰眼里,邦妮正过着他自己所期望的生活,那种典型的西部式的生活,但或许只有邦妮自己清楚这种生活背后的代价。

而远在墨西哥的露西亚,恐怕到死都认为她所追寻的是真实的自由和正义。身为女性,她所做不是简单地附和男人。她身处与独裁抗争的前线,使用的却不是枪炮而是话语。起初,约翰觉得这个因公开反对独裁专制而被拘禁殴打的女人值得被同情。可越发了解这个女人口中的反抗军英雄之后,约翰才明白这一切不过是又一个谎言。露西亚所崇拜的那个象征正义的偶像,不过是个将政治当做游戏的蠢货,因为过于招摇而被推上领袖的位置。他所怀有的从来都不是自由,不,他甚至没有怀揣任何东西,除了女人和酒。

当露西亚终于拿起枪和反抗军一路冲杀到军政府时,约翰觉得这个女人或许在这场闹剧结束后能看清自己的偶像褪去幻想的光环后模样,这样对露西亚来说并不是最坏的结局,可政府军的一颗子弹提前结束了她的生命。露西亚被子弹打碎的眼眶中溢出的深红色在战后的沉静中慢慢凝固,反抗军在几里外的军政府内欢呼着,庆祝着自由的胜利,唯独约翰留在露西亚那里,看着这个恐怕已经被她的战友遗忘的勇敢的女性永远停留在她最美的那一刻。这也许对露西亚来说是最好的结局,约翰记得露西亚曾对他说过当革命胜利后她所憧憬的美好未来,以及她在讲述时脸上的笑容。是的,现在这样,对她而言是最好的结局。

结局?

那么对于Dutch来说,死亡也是最好的结局吗?约翰或许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他所想的只是将自己以前的同伴从广阔的西部大地上找出来,交到那些身着西服的绅士手中,然后接回自己的家人,重返平静的生活。可Dutch在悬崖边的嘲讽始终让他不安,他嘲讽着约翰的选择,嘲讽着约翰的梦想,嘲讽着约翰有别于匪帮的那点关于正义的坚守。约翰手中的左轮枪口对着昔日的导师,却无法反驳他的嘲笑,约翰咆哮着斥责Dutch的那或许莫须有的疯狂,换来是Dutch大笑着,然后纵身跳下悬崖,留下约翰一个人呆立在飘雪的山崖边。约翰反复想过,也许Dutch才是最理智的那一个,而他渴望的平静生活或许终究会成为另一番景象。

最后的对峙

可当他见到自己的家人时,这种疑虑顿时烟消云散。一切都结束了,自己所背负的过去的污点已经洗清。他期盼的平静生活终于到来。他买来几头牛,带着儿子放牧,清理谷仓。对约翰而言,他的西部之梦成为了现实,Dutch的嘲讽无非是过去阴影的虚幻残影,在自己脑中阴魂不散。他甩掉这些阴影,在温暖的床上回归妻子的怀抱。

归于平淡之后的云淡风轻

或许当约翰倒在自家的马厩门前时,他才终于想明白了Dutch的嘲笑。梦幻终究是梦幻,总会被现实用最为粗鲁的方式打得粉碎。约翰能感觉铅弹冲进自己身体里,用炽热的温度撕裂皮肉,折断骨头。手中的那把左轮从指间滑落,落地时不慎走火,向着眼前的人群盲目的射出最后一颗子弹。约翰发出人生最后的一点呻吟,像所有曾经的西部枪手一样面土而死。在他的意识离开这具残破的躯体之前,约翰觉得自己曾怀有的依旧是个美好的梦想,只是这个梦想在如今的西部中显得过于虚幻,早已跟不上现实的步伐。他为这梦想所做的一切,无非是为已经在时代推进中陈旧的西部精神所做的最后的救赎。

一切的归宿

西部已死,那么西部梦呢?

西部已死,有人说。 但约翰宁愿相信这不是真的。在他的救赎之路上,看到了太多的虚伪和谎言,所有人都为了自身向他人索取着什么,但是依旧有和他一样的普通人想要用一己之力在这个野蛮的荒原中做些正确的事。无关正义,无关自由,只是为了维护这个已经有着些许破碎的西部之梦。约翰明白,而他的儿子也会明白。

多年后,在湖畔的一间小屋旁,杰克像他父亲那样扇动手中左轮枪的击铁,接连射出五发子弹,子弹射进对方的眼窝、手臂、胸腔和腹部,将那位已经退休的政府官员射倒在地,左轮枪在杰克的手指间旋转,落入枪套,完成了古老的枪手把戏。杰克脱下帽子,擦去溅到脸上的血迹,转身离去。

这不过是《荒野大镖客 救赎》中另一个普通的一天。

后记

这篇短文是很早之前写下的,如今翻出来再读时,不免怀念那片蛮荒原野和那里的人们。总有人说电子游戏提供的无非虚妄,我则更愿意将其看做瑰丽之梦。游戏结束,梦便碎了。一切回归现实。

仅此而已。

70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