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BIT游戏漫谈(8) | 《越空狂龙》

16-BIT游戏漫谈(8) | 《越空狂龙》

一个不准吃辣、对如厕有着深刻哲学探讨、将ASMR用于啪啪啪的社会.....

药荚s

Retro Console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大坑电影授权改编游戏

阿诺与史泰龙,两位猛男养活了中国大陆上无数的盗版录像带商贩,教会了8、90年代出生的孩子“先开枪再爆炸”的无穷魅力。这是一种令人难以解释、说出来智障、毫无逻辑可言的特殊情怀 —— 用不太客观的话来说,这些特定年代出生的电影,同时代背景下出生的孩子们,才能感受到其中那“反正就是牛逼疯了”的气场。

即便是不怎么样的动作设计,也能靠“气场”扳回来

然而两位在动作影片留下无数经典的大佬,自从在魂斗罗中的合作结束之后,在游戏圈子里的表现向来难以让人满意 —— 如果你觉得《第一滴血》和《终结者》就很烂了,那么没有遭遇到相对冷门的《越岭雄风》或是《全面回忆》那算你走运了。

这两个游戏在FC上不仅难度爆炸、操作变扭、游戏性智障,对于电影原著的还原也是牵强无比。相信我,当年在贴纸上印着这些电影海报的卡带,绝对会有人愿意去试毒。然后在那个你并不那么擅于分辨游戏好坏的时代,你忍受着毫无理由的难度和机制,看着智障一般的画面去猜出与电影之间的联系,然后在更加没道理的失败惩罚下永远也别想看到后面的关卡。

异形3也是这样:为什么FC的动作电影改编主角都是穿着绿色紧身衣的智障!?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在明白了“卡带上印着牛逼的演员不代表游戏牛逼”后,到了MD时代,我肯定是自掏腰包买这些完全不靠谱的电影改编游戏啦!

一般来说,当时店里对于MD卡带的购买标准是:双打清版游戏优先,之后是飞行射击,而看起来就不靠谱的不知名游戏是很少去买的(毕竟同样价格MD没有“合卡”)。所以当朋友之中没人买的冷门玩意儿,但是名字或封面看起来就很吸引人的,就只能我自己掏钱买了。

坑得血本无归的自然不在我的回顾范围内,但是其中还是有那么几个勉强还不错,或是出于孤陋寡闻而分不清优劣,自己玩得不亦乐乎的游戏。其中《真实谎言》、《越空狂龙》和《特警判官》的MD版,算是为前文提到的两位动作片大佬挽回了不少面子。而接下来的16Bit游戏回顾,便准备聊聊这三个没什么名气的作品。

人间真实:新时代智障社会

在《越空狂龙》所塑造的近未来 —— 洛杉矶充斥着混乱、暴力与罪恶。大概就和隔壁充斥着混乱、暴力与罪恶的底特律一样,看来现在的美国人对于自己的未来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自信嘛。

哪个城市的条子都不好混!

通常来说,这样的社会环境最大的好处就是分工明确 —— 坏人负责处理人口、好人负责处理建筑,这两拨人马互相扶持,给尚未成为主流的废土题材做铺垫。影片开场便是关于史泰龙饰演的斯巴达,在与刀锋战士的工作纠纷中出现矛盾,最终造成严重的人员以及财产损失。

换成比较通俗的说法是 —— 某个神经病罪犯绑架了一堆人质,史泰龙闯进去,由于没有发现人质且罪犯已经引爆炸弹,史泰龙只能先将其抓捕并逃离爆炸现场。而洛杉矶警察局由于他没能救出人质,并且听信了罪犯所谓的“人质都是他害死的!”说辞,就给史泰龙扣了个终身冰冻监禁的刑罚.......

他都当着众人的面说是要坑人了,你们心里没点逼数?

妈的除非洛杉矶警察都是假公济私的二五仔这根本解释不通好吗!?

非常给力的出场、昏昏欲睡的打斗、非常给力的爆炸、狗屁不通的发展便是本片的开场了。而这部影片也基本保持着这种基调,在诡异的设定、尴尬的动作场面、令人过目难忘的有趣演出和两位主角逗逼的段子中穿插。

总而言之,因为抓捕了有着各种前科的谋杀犯,史泰龙和刀锋战士成了新兴的“冷冻感化监禁”的第一批受益人。两人将一边体验老冰棍的低温冷藏监禁,一边接受洗脑改造。而在这期间,他们躲过了2010年的地震灾害、躲过了政权交替和社会变动、躲过了肯德基与麦当劳的倒闭。

当初画质不好,我一直以为史泰龙的左手是“拇指朝下”

由于对野蛮的封建90年代心有余悸,所以在2011年,经历了动荡的洛杉矶与圣地亚哥以及圣巴巴拉市合并,变成了一个大概是某些人梦寐以求的和平主义乌托邦“圣安矶”。在这里人们反对一切不雅的行为 —— 身体接触、脏话、个人主义以及所有可能让人回归野蛮原始社会的事物;你懂的,就是“社会一片祥和、人类步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之类的东西,像是电子游戏和垃圾食品这样的“不好的东西”都会被禁止什么的。

是啦怀旧什么的最傻逼了现在谁还怀念二十世纪啊

这既是本片的世界观基础,也是所有“笑点”和“梗”的来源 —— 片中出现了大量或睿智远见或愚蠢尴尬的、描述这个乌托邦社会的种种现象的桥段;在这里每个人身上都有着自己的“代码”、你抽烟喝酒、剧烈运动或是说脏话都会被“开罚单”,而当权者也顺便以权谋私地将所有喜欢吃辣的人群逼上了绝路。

如今再回顾本片,许多当时可能有点愚蠢的笑料现在却显得很特别:竞选总统成功的施瓦辛格、对旧日美好与社会进步冲突的(有限)探讨、以及看起来不切实际,却逐渐出现在现实中的科技等等。

在施瓦辛格总统图书馆看犯罪分子史泰龙的纪录片.................

然而即便是这样一个充满了和平祥和景象的社会,也有那么一拨叛乱分子 —— 在这个城市的地下住着一群反抗军,他们为了吃大块的肉、喝最烈的酒、玩毁灭战士听AC/DC而挺身反抗政权。为了对付这群“十恶不赦的罪犯”,“圣安矶”的领袖卡图,将刀锋战士的感化程序换成了执行追杀反抗军首领的洗脑指令,并加入了黑客、新式武器操作以及中国武术等等技能,并设计安排其逃狱。

价值观:厕纸贵过医药箱

由于2032年的警察大概连网络喷子都打不过,所以面对一个会中国功夫的黑人他们毫无胜算,于是只能将史泰龙解冻,让90年代的白人疯子与对付90年代的黑人。

不知为何,《越空狂龙》的两部游戏版本都没有和常见的授权改编游戏一样,在电影上映同期发售,而是分别在94和95年推出了3DO与MD/SFC版。3DO版个人没有接触过,不过本作将轨道射击、FPS、格斗和赛车四个模式混合在各个关卡中的做法让游戏看起来内容蛮丰富的。利用3DO比较好的技能,游戏的画面主要都是电影中抠下来的真人快打,如果有机会倒是可以试试毒。

需要说明的是,虽然的确在主机上玩过,但我确定自己并没有购买过本作的实体盗版卡带,这段相对模糊的记忆导致我可能很难再想起究竟最初通过什么途径接触本作的。后来在模拟器上补完的过程中,我也对比了SFC版 —— 虽然内容略有差异,但整体上还是操作与判定更加流畅的MD更值得尝试。

95游戏版的《越空狂龙》由横版平台动作、俯视角射击两个部分组成 —— 前者的表现相当不错,而后者虽然爽快有余却非常粗糙,虽然平台动作方面就已经很粗糙了。

90年代中期的游戏也开始将资源尝试用在“场景破坏”上面了

游戏主体就是个比较流畅的波斯王子似的动作游戏 —— 史泰龙有着无限弹药且火力强劲的手枪,偶尔可以捡到更大口径但数量有限的两种手炮,手雷是经常用来炸自己的,剩下的就是典型的1UP和回复道具了。丰富的资源使得游戏变成了一款不断充斥着“打带跑”,玩家面临的主要难题是跑得太快摔死,或者死于欧美动作游戏常见的“撞击杀”:某些看起来只是背景道具的东西一碰上去你就挂了,完全搞不懂制造者的想法。

以硬件和年代来考量,本作的画面相当不错。很写实,人物动作流畅而且场景也颇为丰富,但是系统的匮乏使得每关只能在有限的内容上做出变化。另外要提及的是,虽然MD的音质早就被吐槽了很多次了,不过本作的效果还是表现得不错,尤其是武器开火的音效做得很过瘾。

SFC版的俯视关卡细节非常糟糕,操作反馈让人难受

为了填充流程长度,这类游戏常常要完全利用起电影中有限的资源。即便影片中主角只是去某个地方说说话,表现到游戏里头也能变成一个流程充实的战斗关卡,看来游戏的世界比电影要更加多灾多难呢。

有一些关卡做得颇为不错:后期有一关玩家在巨大的隧道中往下行进,一边在许多滑索上穿越一边迎击四面八方的敌人;另一个印象深刻的关卡是在列车上进行的战斗,玩家可以在车厢内与敌人周旋,或是爬山车顶快速前进,但是要冒着被顶上的障碍物撞飞的危险。

尽管表现平庸,但《越空狂龙》的游戏版确实值得玩一玩,它做得很挫 —— 很多地形会卡住你、攻击判定有误区、人物动作也可能出现鬼畜现象。但游戏至少玩起来还是比较爽快,而且每个场景对电影的致敬也算是尽到了机能的效果。

可惜的是,游戏上市的年代“三个贝壳”梗还没流行起来........
44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