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海诚新作《你的名字。》是一部怎样的作品?

新海诚新作《你的名字。》是一部怎样的作品?

新海诚导演在剧场版动画上映前畅谈有关《你的名字。》的种种细节。

大巴车司机

导语:2016年8月26日,新海诚导演的新作《你的名字。》正式上映,《你的名字。》讲述的是男女高中生在梦中相遇的幻想故事。本文译自电影上映前的8月某日アキバ総研对新海诚进行的采访。访谈原文地址请戳此,欢迎朋友们的评论与吐槽~

部分观影感想

秋元康(作词家、AKB48之父):从心里被震撼了。如同风吹树动,我的内心被《你的名字。》感动的哗啦哗啦。人们究竟在寻找谁。人们究竟在等待谁。命运总是那样让人急不可耐。即使如此,新海诚描绘的世界依然充满希望。

铃木敏夫 (吉卜力动画工作室社长、制片人):“人类在最后都放不下的是名为希望的疾病。”观看《你的名字。》时,圣·埃克苏佩里的这句名言在脑海中反反复复。

岩井俊二 (导演):新海诚的作品与勒内·马格里特的作品《比利牛斯山之城》有相似之处,有着旁若无人、大胆无畏的说服力。我想说《你的名字。》是新海诚的集大成之作,《比利牛斯山之城》则让人感觉更为高远。

新海诚简介

1973年长野县出身。2002年以个人短篇动画作品《星之声》出道。2004年首部长篇动画《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上映,在当年大受好评,并在59届每日电影动画奖项中力压《哈尔的移动城堡》拔得头筹。2007年《秒速5厘米》上映,2011年《秒速5厘米》原班人马制作的《追逐繁星的孩子》上映,2013年《言叶之庭》上映,2016年8月26日《你的名字。》上映。新海诚作为次时代导演,受到国内外的一致好评。

主题与故事

——首先想请教一下本作制作的经过。

新海诚:本作的企划书在2年前的2014年的7月就已经完成,在2014年的2月为日本教辅机构“Z会”拍摄了广告“CROSSROAD”,这次《你的名字。》的人设依然是“CROSSROAD”中负责人设的田中将贺先生。“CROSSROAD”虽然是2分钟长度的动画广告,但是播出之后好评如潮,这也是本作诞生的契机之一。

在动画广告“CROSSROAD”中,住在孤岛上的女孩儿与住在东京的男孩儿,虽然最初无法再相见,不过因为相同的升学的目标而相遇。对于这样的主题总感觉想表达的内容无穷无尽,负责人设的田中先生也非常想制作稍微长一些的作品。

补习班广告CROSSROAD:

“CROSSROAD”说的是两位互不相识的男女学生,因为参加同一所大学的考试,并最终相遇的故事。虽然说这是一个有关考试的主题的广告,不过人生中的相遇亦是如此。明天、或者半年后、10年后、谁都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相遇,在相遇的人中说不定存在非常重要的人。我想制作能够完全表达出这个主题的作品,在做各式各样的探索与思考时,小野小町的描写在梦中与恋人相遇的和歌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梦里相逢人不见,若知是梦何须醒。纵然梦里常幽会,怎比真如见一回。”(日语:思ひつつ寝ればや人の見えつらむ 夢と知りせば覚めざらましを)。《とりかへばや物語》中也有描写平安时代,男孩女孩交换身份进行抚养的故事,我从这两点中获得了灵感,所以就想到了男女在梦中互换身份的点子。

以文学作品《とりかへばや物語》内容为主题的漫画、电视剧也有不少。

——“男女擦肩而过的相遇”是新海诚导演的作品中非常重要的主题,在我看来与过去的作品比相比,《你的名字。》的世界中与主角们与周围的朋友、家人互动的场景非常多,让人感到世界观变得非常宏大。

新海诚:确实是如此。从我的剧场版动画作品来说,我认为前作的《言叶之庭》到《你的名字。》之间并没有飞跃性的变化,我能感受到作品中包含着强烈的连续感。实际上在《言叶之庭》与《你的名字。》的这段时间中,也有不少作品,例如Z会的广告“CROSSROAD”,在杂志《ダ・ヴィンチ》上连载8个月的《言叶之庭》的小说,小说连载中新加的内容也一并收入在了单行本中。

现在想来,完成《言叶之庭》小说的经历也可以认为是我创作故事的训练。8个月的小说连载以短篇集锦的形式进行,每个短篇故事在1个月内就要完结,而要完成一话的故事内容,要读许多书,与许多人见面、交流。在《言叶之庭》的小说版中,有家庭的故事,有关于职业的故事,也有关于青春的故事,当完成这些后,自然而然就有了创作《你的名字。》的想法。我感到对于故事叙述的能力,明显比过去提升了许多,以前因为能力做的不足的地方,如果换做现在的我应该能增加一些娱乐要素,让作品更好看。

——我认为本作因新海导演优秀的故事叙述能力而出类拔萃,您自己也有这样的感受吗?

新海诚:是的。我自己也感觉得到。在创作《言叶之庭》小说版的时候,也有让我印象深刻的章节。在《言叶之庭》的小说中,不仅是动画的主角秋月孝雄与雪野百香里,动画中的配角、欺负雪野老师的三年级女生们也在小说中有详细的描写,我对这一部分的印象十分深刻。在动画中仅仅是反派形象的高三女生相泽,她的身边也有着勅使河原、早耶香这样的朋友,相泽有着怎样的阴暗面、以及三人的关系都写进了小说中,能小说中出现这些内容我满足,她们也成为了我心中喜欢的角色。这些内容不但是故事的起伏的一部分,在创作这些内容时我也感触颇深。这些感触与本作的剧本也有很深的联系。顺便一提,《言叶之庭》小说版中勅使河原与早耶香的原型,在本作也作为三叶的朋友出现。

角色与作画

——您提到过“以娱乐性为作品的中心”,很大程度上因为您和负责设的田中将贺先生的相遇的缘故吗?

新海诚:是的。我觉得田中先生的角色够表现出娱乐性,而我本人也想制作以娱乐性为中心的作品,带着这样的心情,我与田中先生相遇了,虽然不清楚具体的先后顺序,不过在制作动画广告“CROSSROAD”时,我就有种得到强力武器的感觉。到目前一路走来,我一直非常重视背景美术,田中先生则专注与角色设计,我感觉将他的角色放到我的背景中也是十分合适的。实际合作后得到的反响也十分不错,所以下次的作品合作也是理所当然了。

《在那个夏天等待》 动画人设 田中将贺

——本作的作画监督安藤雅司(吉卜力出身)有没有因为田中先生设计的角色而感到为难呢。

新海诚:虽然我并不感到辛苦,但是我想安藤先生会在制作过程中感到十分困扰。我仅仅是将工作委托给了田中先生与安藤先生(对于他们的工作并没有过于插手),并且在看到实际完成的作品后发出赞叹而已。

说起来角色设计的田中先生担任作画监督也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在那时田中先生在長井龍雪导演的作品《心灵想要大声呼喊》中担任了人设与作画监督,之后的工作预定也排的满满当当,所以只能在本作中担任人物设计的工作。关于作画监督一职,如果不考虑实际的情况,单从我个人的喜好来说,我希望是由安藤雅司这样的人担任,幸运的是制作STAFF正好将安藤雅司介绍了过来。

《心灵想要大声呼喊》 人物设计、作画监督 田中将贺

实际上我的的动画工作室里有几位吉卜力出身的动画人,他们与安藤先生联系过本作制作的相关事宜,不过安藤先生当时并没有接受。与安藤先生关于本作探讨了3~4个月左右后,我们得到了安腾先生的回复,“田中先生的人设,加上我这样重视细节与动作刻画的动画人制作的动画会有怎样有趣的效果,我非常感兴趣”,于是安藤先生就接受了作画监督的工作,这之后安藤先生就一直为这部作品奋战着。

《妄想代理人》 作画监督、角色设计、原画: 安藤雅司

——作画监督安藤先生参加到这部作品的制作,意味着角色的动作部分会相当棒,并带有几分吉卜力风格吧。

新海诚:田中先生的角色设计,是处于日本动画边缘的一部分,深夜动画、核心动画的爱好者虽然十分熟悉田中先生的风格,但除了这些动画爱好者之外,也有许多不熟悉这种风格的人。并且田中先生将与他完全不同作品风格的吉普力出身的动画师们合作,让田中先生的人物动起来对于吉卜力出身的动画师们来说也是十分新鲜的经历。只要看到画面就能明白,这还不是田中先生百分之百全力制作的人设哟。

《未闻花名》 人物设计、总作画监督:田中将贺

我向安藤先生说,希望能让画面更为柔和,更大众向一些。实际上,除了安藤先生之外的原画师,也有很多出身自吉卜力动画工作室,在本作的制作过程中,当他们的画过于偏向吉卜力的风格时,作画监督的安藤先生就会将这一部分进行修正,将画面拉回田中先生的风格中去。在这两种动画风格的“拔河”中完成的画面,其实是对于日本动画不同风格的承接,我认为要完成这样具有丰富内涵的画面是十分困难的。

吉卜力风格

画面中包含的丰富内容,全部都在计算之外,如果观众对于预想与期待之外的部分能够全部接受那就最好不过了。时间的安排也非常紧张,才刚完成细田守导演的剧场版动画制作,几位吉卜力出身的动画师便立马投入到本作的制作中,安藤先生在承接工作前还算有些空闲,而田中先生的工作日程则排的满满当当(笑)。虽然我与这些时间上的安排毫无关系,但从客观来看,却得到了非常棒的结果。

有关人物的细节与动作部分,分镜的设计也费了一番苦心,安藤先生确实有很多地方都进展的非常困难。如果我将这次想要做的画面用“将人物全部的动作与细节都全部体现出来”的态度,这样吉普力风格的制作动画方式的话,本作就不是107分钟,而是两个半小时的长篇剧场版动画了。我的演出没有将人物的动作细节与动作的流畅度放在首位,动画中人物的动作的表现是跳跃的(不连贯的),通过镜头的转换,观众也能体验着跳跃式的观感与独具一格的演出。在作画的时候,经常会面临有类似“这里的画衔接不上也可以吧”、“这里的分镜有4秒,但是还是不够吧”的场景,实际上根据场景的不同,镜头时间成倍延长、修改分镜的部分也是有的。

虽然最后我认为本作完成的不错,但是安藤先生是如何看待的我也很好奇。这样的话题还是不继续了(笑)。在本作完成后,安藤先生说过,“不是做出了相当不错的剧场版动画嘛!”。

——只要说起安藤先生,就会联想到人物动作细腻且流畅的动画演出,而您的表现方式有没有发生变化呢?

新海诚:在本作刚开始绘制分镜的时候,那时还没确定安藤先生担任本作作画监督,就连类似草稿脚本的东西也都没有。在此之前,将丰富流畅的动作画面加入到分镜中还是有些困难的,工作室的成员们也认为这样做缺点过多,但是这次对缺点却毫不顾忌。

这也是因为有在《言叶之庭》、大成建设广告中一起合作过的土屋坚一先生( 目前隶属于The Answer Studio)的存在。在本作中土屋先生担任了作画监督辅佐的职务。土屋先生对描写人物日常动作细节的动画十分拿手,在有了土屋先生帮助的前提下,诸如“从被褥中爬起来然后下床”这样有些难以完成的日常细节,总算能加入到作为草稿的分镜中。

大成建设动画广告(导演新海诚):

我认为我的分镜的劣势就是有时虽然画面几乎是静止的,但此时故事依然正在继续,这样的方式,虽然做不到那么严密的动作画面,但是我想只要看上去镜头的转换、音乐的使用等能够恰如其分即可。就算是本作,也没有过于借助人物动作细腻且流畅的动画演出。

观看本作那些已经完成的动画时,例如故事高潮部分的场景“三叶在坡道上奔跑并且摔倒”的部分,我十分了解完成这段动画的动画师是非常厉害的人,我的分镜中没有考虑到的筋疲力尽的跑步的画面,而他却将这一部分的动画做的非常动人。仅仅通过分镜画能表现这样的动画场景吗?我想一想就单纯的觉得有些害怕。这样的画面表现力在分镜草稿中是看不到的。不过,如果真的存在这样的分镜草稿的话反而会让人震惊(笑)。这些都是制作过程中的小事,不仅仅是这些,之前提到的动画的画风搭配的部分也有些恐怖哟。

声优

——请教一些关声优的事情,您曾高度赞扬过担任立花泷声优的神木隆之介,在动画制作共您对于他的演技有过指导吗?

新海诚:其实我们是与担任立花泷声优的神木隆之介实际见面、并且沟通过后才做出决定的。后期录音时也有好几次相遇。但是像是演技指导这样的事情是不存在的。话虽如此,但是例如,“要怎样女孩子气的声调才行呢”这样的讨论还是有的。

这次的录音,没有用分镜画稿而是使用了分镜影像,为了能确定台词的细节与节奏,还用分镜影像制作了全部由我本人的声音构成的样片。《你的名字。》全长107分钟,我们制作了约100分钟的分镜影像,这能对声优的演技起到指导的作用,也是作画的最初设计图,负责音乐的 “RADWIMPS”也采用了分镜影像作为设计参考。换句话说,制作方能看到这些分镜影像,通过这100分钟的分镜影像也能够简单的判断动画是否有趣。剧本与分镜画稿中无法得知的节奏感、对动画的印象也通过分镜影像简单直接的作出判断。因此本作所有的基准都用分镜影像作为参考。当然分镜影像也包括了我拙劣的演技,实际上我在参加后期录音时也感觉诸位声优的演技不知比我高到哪里去。因为诸位声优的倾情献艺,让这部作品有趣了好几倍,华丽了好几倍,成为了让人开心的作品。

——宫水三叶的声优,上白石萌音的演技也恰到好处。

新海诚:白石小姐的声音,大概成年人都会喜欢(笑)。在试音甄选时,有许多声优都参与了这个角色的竞选,我认为白石小姐是绝对出类拔萃的。演技十分完美,声音的透明感、声音中包含的信息量,都与本作十分吻合,在实际会面商谈后,白石小姐本人与宫水三叶这个角色也有相似之处,因此就决定是白石小姐了。

分镜影像

——刚刚说到分镜影像,100分钟以上的长度,制作中也有许多困难的地方吧?

新海诚:回过神来发现工作量已经相当大了。本作全部约有1650卡,这个卡数与我过去的作品相比也是相当多的,与107分钟长度的剧场版动画相比,卡数依然高于平均水平。这107分钟的时间轴要如何把控,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同时也是非常有乐趣的地方,我觉得有一种一口气完成的快感。虽然说出来有些不好意思,虽然过去也有100分钟长度的长篇,但是我感觉对于时间轴的把控还不到位,经常会有回过头再去看自己过去作品的冲动。不过在看长篇作品的过程中,观众心情的变化我还是无法完全知晓的。这次我想将时间轴的部分做到最后,分镜影像的制作也是因为这个理由。

果然时间轴没有设计得恰到好处,就会出现“观众刚刚看到了感兴趣的部分,猜测到随后的发展”的情况,此时观众会在瞬间感觉无聊。因此,为了能让每位观众都能有自己独特的观感,本作的107分钟内,为了尽可能的让观众不无聊,会有预想之外的剧情展开以及充满速度感的叙事节奏。但是如果做过头,给观众理解剧情的时间就会变少,这一点还是非常令人困扰的。为了能让观众看电影时能获得“啊,原来如此!”的观感,作为制作方必须要好好准备,将电影控制在能够简单理解的程度。音乐的使用也类似的困扰,是否在这里让音乐的感情更为充沛,还是在107分钟内保持音乐的风格从头到尾都十分值得思考,不过这也是制作电影的乐趣。

之前也说过,《言叶之庭》之后,我总算比较理解讲故事的方式了,这次也做了许多努力与尝试,在我把控的107分钟内我自信我将能做的事情都做了。为了能够更好的完成这部动画,所以还对分镜影像进行了改善,过去的分镜影像大都通过“Photoshop”制作,然后通过编辑软件进行读取,但是这样的工作流程过于繁琐,所以本片的制作从软件的选择都重新开始。因为采用了新的制作软件,反复尝试的过程变得简单,制作的速度也上升了。虽然是很细小的事情,但是因为制作速度的提升,增加了留给分镜修正的时间,对于动画的制作有着非常显著的效果。

分镜影像对音乐的制作也有很大的帮助。本作的剧中vocal曲一共有4首,根据动画进行的时间、登场人物的感情起伏、镜头的变化等,音乐都十分完美的做到了同步,我想,对于分镜影像的运用还是非常广泛的。

——在本作的制作中,您有没有感到新的挑战呢?

新海诚:嗯······将导演的工作坚持到底,在本作的制作工作中算是很挑战的部分。过去的作品中,摄影、色彩设计等细致的工作我都亲自参与,但是这次则是将工作分配好后不再过多插手,例如摄影全部交给摄影担当制作。也就是说,像这回这样专注于导演的工作是过去从未有过的。总之,107分钟的时间轴只由我全部掌控,换句话说拥有控制权的人,只有我一人。

另外在剧场版动画的制作过程中,同时进行小说版的制作也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过去都是在剧场版动画制作结束后,小说才开始动笔,这回因为商业上的需要,可能的话要尽早的完成小说版的制作。最初我认为时间表上的安排是很困难的,但是细田守导演也正在做这样的事情(笑),那么我觉得如果表示做不到的话还挺不好意思的(笑)。不过,试着开始写小说后,发现时间的安排确实相当严峻,不过这同样也是相当快乐的工作。我再次体验了在写台本时,角色台词中包含的感情,并且我也感到后期录音时声优们的演出确实非常不错。我非常清楚写小说这件事,就是要把“为什么这个角色要说这句话”这样的问题,全部解释清楚。

音乐

——本作的音乐也给人很深的印象,“RADWIMPS”进行了怎样的工作呢?

新海诚:“RADWIMPS”的主唱野田洋次郎先生在制作的最初期就将音乐脚本的第一稿交给我了呢!一般来说在企划会议后2个月左右才是提交音乐第一稿的时候,这是在动画开始制作前早些时候就决定好的。在交付音乐脚本后的4个月中,洋次郎先生也提交了好几首曲子。其中就有主题曲《前前前世》、《sparkle》等歌曲。最初的音乐脚本是通过对作品总的印象构思而成,确实做的非常不错。我也是“RADWIMPS”的粉丝,听到与本作无关的新鲜的乐曲时,也会有“这首曲子不是相当棒吗!”类似的感慨。因为不是音乐剧,在故事中要通过时间轴对音乐进行把控,制作过程中音乐与分镜影像是同时进行制作的,我们一边尝试一边选择,经过1年半的时间终于完成了。

今后的目标

——最后,请教一下您今后还有什么目标。

新海诚:现在还没有决定好,不过还想制作一两部类似本作这样的充满娱乐性质的长篇剧场版动画。感觉再制作1~2部的话,就能发现下一个前进的目标吧。

(完)

67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