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伦地府爱情故事:聊聊美索不达米亚神话里的“五十度灰”

巴比伦地府爱情故事:聊聊美索不达米亚神话里的“五十度灰”

题目听起来有点糟糕,不过这节操可不是席路德掉的,神话本身就是酱紫……

席路德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美索不达米亚各民族对待死亡的态度一般都是宿命论的:无论富人也好,穷人也好,它都会同样对待,谁也不能逃过。有两篇不同的史诗都曾描述过人类祖先几乎得到永生的机会,却在离成功一步之差时功亏一篑。于是,在史诗的结尾作者们深有感触地将人类追寻永恒的一切努力比作水中月、镜中花,美丽而遥不可及。 

巴比伦地府埃尔卡拉:一家饱含爱情滋味的夫妻店

尽管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但不同的人死后会有不同的命运。人们一般相信多子多孙的人死后会享有较好的待遇,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战死沙场的将士们也能受到其他灵魂的敬意。但是,大多数人死后所能期望的最好结局只能是地狱,一个名叫埃尔卡拉的阴森恐怖的有去无回之地。 

根据美索不达米亚神话,在通往地下世界的旅程中,灵魂必须通过七扇紧闭的大门。每扇大门都有看守,防止他们走错方向--那意味着被怪兽吞噬或被恶魔蹂躏之类的可怕下场。只有向看守们缴纳通行费用后,鬼魂们才能继续前行。因此死者在下葬时需要衣着华丽并尽可能地装饰珠宝。即使是穷人也会带上一些钱币,方便到时向看守行贿。但不论穷鬼还是富鬼都会被剥除全部装束。每除去一件衣物就意味着魂魄就会丧失一点阳性,重返人间的希望也越渺茫。

当赤身裸体的鬼魂好不容易达到终点埃尔卡拉之后,这里也没有什么好运等待着他。埃尔卡拉是个黑暗的世界,没有一丝光亮,鬼魂的眼睛会马上失去视觉。没有食物和清水,他们只能以泥土为食,在里面爬行蠕动。更可怕的是,这里到处弥漫着令人无法忍受的恶臭,这是由无数死去生灵的躯体腐烂造成的。逃离这可怖之地的方法只有一个:在人间另找一个人代替魂魄在阴间的位置。

普通魂魄的命运判决书由冥府判官们裁定,超凡脱俗或罪大恶极的魂魄还会受到地狱最高统治者的亲自审判。巴比伦的地狱实际上是一家夫妻店,其管理员是冥王纳戈尔(也叫厄拉)和冥后艾莉什启迦尔--一对黑暗、暴力的神灵,但他们自身,特别是他们的爱情却充满娱乐性。几块4000多年前的粘泥板留下一个叫《冥王加冕记》的故事。尽管已残缺不全,它仍充满阴谋、波折与背信弃义。更重要的,它还是个有圆满结局的爱情故事,使冰冷的地狱似乎也洋溢着一股奇妙的爱情芬芳。

从天堂到地狱:孤独的冥后

冥后艾莉什启迦尔本是生活在天界的女神。作为天神安努之女,爱神伊什塔尔的姐姐,她的美貌与高贵的身份十分相配,但一场灾难使她失去在天界的地位。深海巨龙库尔将艾莉什启迦尔劫持到深海,并囚禁在地下世界。

The Ereshkigal

智慧之神埃阿率领众神追至海洋,想要夺回被绑架的女神。但库尔马上躲到深海大量修建防御工事,同时设下重重陷阱,准备突袭埃阿的船队。

很快,埃阿的船队进入了凶险多漩涡的深海区,静静埋伏在礁石背后的库尔见时机来临,猛然跃起,把巨大的石块向众神的船队砸去。顿时只见石块如雨点般飞来,船头和船尾都破漏进水。眼看船队很快就要沉没,埃阿镇定下来,组织众神回击。众神愤怒的攻击使库尔疲于奔命,很快深受重伤,窜回深海洞窟中躲避起来。埃阿把船弄沉,在船头装上利器,对准库尔的藏身之处撞去。库尔的防御工事被破坏殆尽,只好在水中负隅顽抗。埃阿充分发挥水神的战斗力,利用洋流对库尔发起猛攻,很快杀死了已是强弩之末的库尔。

埃阿见强敌已除,准备去地府拯救女神。然而为时已晚,艾莉什启迦尔滞留在死者世界太久,沾染了死者的污浊气息,神性被腐蚀殆尽,无法返回天界。众神之王安努见状十分痛惜,无可奈何地任命艾莉什启迦尔为阴间女王。至此,艾莉什启迦尔孤身一人呆在阴冷漆黑的地狱,成为所有魂灵的统治者。智慧之神埃阿还制定了天界和冥府的管理条例:除信使外,天界诸神不可下降至地狱,同样冥神们也不可升至天界。

天界与地狱的梁子:傲慢的战神惹的祸

时间如沙砾流过指缝一般,在众神的愉悦与欢宴中过得飞快。对艾莉什启迦尔来说则是另一回事,她在孤独寂寞中度过少女时代,身边除了面目可怖的地狱诸神和妖魔外没有其他人。不过,地狱在她的管理下秩序似乎还不错,死者的鬼魂安分守己地呆在阴间,魔鬼和疾病也只有在她的命令下才会扑向人间,消灭一定指标的人口。这等政绩自然引起父亲安努的关注。此时天界正在举行一场盛宴,每位神灵都可以根据他的地位享受相应的美食。为表彰地狱女王的地位和功绩,神王安努派他的信使卡克前往冥界,转告艾莉什启迦尔派她的使者前来天界取得她的那份。诸神之使者卡克顺利地通过地狱的七重大门。他在地狱女王的宝座前弯腰行礼,向她转达安努的邀请。艾莉什启迦尔高兴地接受宴请,任命瘟疫之神尼穆塔为她的使者,随着卡克沿天梯来到天界。

地狱使节尼穆塔在天界受到众神的欢迎,他们纷纷从筵席上起身向他弯腰,以示对地狱女王的敬意。突然,和睦的气氛中冒出一个傲慢的声音:“向散发恶臭的瘟神行礼可不符合我的作风,哪怕他是什么女王的使者。”闻言,尼穆塔本就毫无血色的脸气得白得发青,他循声望去,发现对他出言不逊的是战神纳戈尔。“好啊,冥府会记住你。”尼穆塔盯着他咬牙切齿道。

Ancient Parthian relief carving of Nergal from Hatra in Iraq, dating to the first or second century AD

两位神灵之间充满山雨欲来的紧张气氛。眼看冲突一触即发,智慧之神埃阿急忙出声呵斥。他命人带神使去天国花园休息消气,又把纳戈尔拽到一边痛批一顿。“你这有勇无谋的匹夫,你难道不知道冥后是谁?她是神王的宝贝女儿。当年我虽然把绑匪深海巨龙库尔做了,艾莉什启迦尔却是不回来了。安努对我都一直耿耿于怀,更何况是你得罪她的使者?如果因此造成天界和地狱的对立局面,你先考虑如何应对安努的怒火,然后想象被鬼魂吞噬的下场吧。”

埃阿的预言很快变成现实。尼穆塔返回地府后,安努的处罚决定批示下来:纳戈尔必须亲自下降至地府向地狱女王赔罪。这是很重的惩罚,很可能会有去无回。纳戈尔只好向埃阿求助。埃阿建议他在动身之前先去神林选材,为他、安努,还有守护生命之树的蛇神宁基兹达制造一顶王冠,以取得他们的庇佑。估计那是类护身符之类的东西吧。埃阿还忠告他绝不可接受地狱献给他的任何东西:食物、水、王冠,最重要的是,抗拒来自艾莉什启迦尔本身的魅力。纳戈尔虚心接受忠告。此外,他还秘密实施了某种防护措施,这点除了埃阿外没人知道。就这样,战神走下天阶,踏上前往地狱的黑暗恐怖之地。

刻有守护生命之树的蛇神宁基兹达符号的石板

即使是神,也逃不过命运的捉弄

在经过第一重大门时,看门人请他稍候片刻,他好向冥后通报高贵天神的到来。其实艾莉什启迦尔早知道此事,正和尼穆塔在王宫里静候。为防出差错,艾莉什启迦尔指示尼穆塔先去看看来者是否就是慢待他的战神。尼穆塔从门缝里窥视出去,立刻认出正是此人。奇怪的是,他在纳戈尔身上隐隐看到另一重身影,它存在于纳戈尔体内却又不与之重合,使战神的面貌显得有些模糊。尼穆塔向艾莉什启迦尔如实汇报他的所见所想,冥后感到诧异,但想要惩罚纳戈尔的怒其占据上风。于是她下令打开七重门放他进来,把他带到她的宫殿。她要在那里亲自处罚他。

在地狱全然的黑暗之中,目光锐利如战神者也只能隐约看到艾莉什启迦尔在王座上凝视他。她的周围满是令人生畏的死亡气息,脚下则跪着瘟神尼穆塔。火爆的战神这回谨记埃阿教诲,在地狱最高统治者的王座前行礼。“您的父神安努派我来见您,”接着他说道:“我不想向您解释失礼的原因,那不是我的风格。但我愿意接受对我个人的处罚。”

“任何处罚?”艾莉什启迦尔嘴边掠过一个冰冷的微笑。“你慢待我的使者,侮辱了一位女神应得的尊敬,那是战神的高傲之心在作祟么?”一道黯淡的火光窜起,在地面凝结成一把漆黑的匕首。“我在想,如果去掉这颗心,以后你会学会如何正确对待地府的荣耀。当然,你要是不愿意,也可以选择向我求饶。”

插图来源:Ereshkigal by JasonEngle on DeviantArt

听了她的话,战神的眼里冒出怒火,但尽力克制着自己。他把一只手按在额上,瞪起眼睛,朝纳穆塔楼望去,只见后者脸色露出诡秘的笑容。埃阿的嘱咐在耳边回响,“记住,你是去赔罪的。收起火气,不要把事情搞砸了。”纳戈尔深吸一口气,拿起匕首刺向胸口,切断连接心脏的动脉,把一颗跳动的心脏呈现给艾莉什启迦尔。当然咯,他的平生第一次自裁并没导致死亡,因为黑暗女王只想挫败他的傲气,但失败了。

“好啊,你把心给我了。你是我的了,我英武的战神。”艾莉什启迦尔轻声道,声音小的只有尼穆塔能听见。“你平息了地狱的怒火,受到了地狱的尊敬。现在,根据地狱的法则,我会称你为厄拉。”女王说道,然后挥手改变场景,黑暗的宫殿随即便成富丽的宴会厅,源源不断的美酒佳肴涌向餐桌。美酒当前,佳人在侧,这情景固然赏心悦目,不过纳戈尔没忘掉埃阿的忠告。他拒绝接受呈献给他的美酒、食物和王冠等地狱物品,即使是艾莉什启迦尔亲手递给他的。

几天后,情况就不太妙了。饥饿会在一定程度上消弱人的意志力,哪怕它顽固如纳戈尔的脑袋。最后一击来自女王本人。沐浴后,艾莉什启迦尔换上优美的长袍,它使她的美貌更加娇艳。纳戈尔并非没见过美丽的女神,正相反,在天界,她们不计其数。但艾莉什启迦尔与之完全不同,她的美貌由死亡赋予安详静逸,由黑暗赋予妖艳妩媚,由地狱赋予雍容高贵。在美貌上大概只有爱神伊什塔尔可与之一较高下。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纳戈尔的理智一边凉快去了,智慧之神的话被抛之脑后。两人坠入情网,共同度过六个快乐的夜晚。

唔……

第七天,这对恋人的激情终于平息下来。纳戈尔终于想起他的神职,于是告诉艾莉什启迦尔他要返回天界解决一些问题。当然他承诺他会回来的。艾莉什启迦尔恋恋不舍,但纳戈尔去意已决。趁艾莉什启迦尔还在休息,他偷偷起身走向七重门。“你们的女主人派我去天界,让我转告父神安努一些事情。现在,让我出去。”看门人的种种阻留诡计在战神眼里是小菜一碟,他轻易地说服他们放他返回天界。

在漫长天阶的尽头,天界的门口,纳戈尔发现三位主神安努、恩里尔和埃阿正在等他。他们看到他回来欣喜万分,三人讨论后决定让智慧之神埃阿为他重塑一个身体,洗去阴间的污秽和记忆,回复战神纳戈尔的荣光。同时制造种种伪装,好让艾莉什启迦尔无法认出他,因为地狱女王必定会派人上天界搜索他。

此时在冥界,艾莉什启迦尔正兴高采烈地吩咐手下将府邸装饰一新,以迎接即将到来的婚礼。冥后的喜悦很快被人打断,瘟疫之神尼穆塔告诉她,厄拉在拂晓时分已不声不响地回到天界。艾莉什启迦尔闻言一阵晕眩,竟从王座上跌落至地。“我的爱走了,他把我的欢乐都带走了。我愿意放弃一切以求他的回来。”接着,她嚎啕大哭起来,高高在上的女王形象顿时荡然无存。

“派我去天界吧,我的女王。哭泣无济于事。”看到这种情景,尼穆塔请求道,“我会把背叛的天神抓回来给你,你将重新得到他。”

“你说得对,我的重臣。”艾莉什启迦尔拭去眼泪,咬牙切齿道,“你去告诉我的父神安努。我从小就孤零零地生活在这阴暗冰冷的地方,嫉妒地看着我的妹妹们在天界自由玩耍。现在我终于抓住一丝幸福,它却又从指缝间溜走。去,告诉安努,厄拉必须回到我的身边。他现在和将来都是我的。如果我的要求得不到满足,我将打开地狱大门,把所有的鬼魂放回人间。到时候人间的亡灵数目将超过生灵,一切生灵都将被亡灵吞噬,一切生机将被摧毁殆尽。请他好好考虑下我的要求,因为我是地狱女王艾莉什启迦尔。”

用人间做赌注,把那个负心汉子给我逮回来!

尼穆塔第二次出使天界,同样受到诸神的热烈欢迎,所有的神都向冥后的使者弯腰行礼。埃阿告诉尼穆塔里,因为天神神太多了,名字也差不多,所以他不知道他说的那个背信弃义干坏事的“厄拉”到底是谁。最好的方法是让众神排成一排,让他一个个看过去,看到了就把他抓出来。不了解天界编制的尼穆塔一听有道理,就同意了。

尼穆塔审视众神。出乎意料,他没有发现纳戈尔。他本来应该很好辨认:身材魁梧,高度超过天界平均水平。相貌不凡,满脸大胡子。他眼前的天神们都很英武,但都不是惹恼女王的那家伙。他还留意到其中有个秃顶、斜眼、干枯瘦小、长相怪异的家伙,简直难以相信他也是天神之一。埃阿的计谋十分成功了。当然,面对尼穆塔时,他装出十分惋惜的样子,小心翼翼地把笑容藏在肚子里。

一无所获的尼穆塔眼看出使时间过去得差不多了,只好返回地狱,向冥后汇报他的失败。艾莉什启迦尔伤心归伤心,脑子还没糊涂。她令尼穆塔把会面经过毫无遗漏地向她汇报。她意识到埃阿在搞鬼,说不定那猥琐得不想让人多看一眼的神就是厄拉。她命令尼穆塔立刻将那个神带回地狱。“把他带回来,并告诉埃阿,如果他敢再破坏我的好事,那就等着人间被亡灵吞噬殆尽吧。”

Nergal

第三次出使天界的尼穆塔再次站在诸神之间。埃阿又让众神排排坐,由尼穆塔一个个看过去。他的运气比上次更糟,连猥琐神都不见了。原来上次在尼穆塔走之后,埃阿知道那个神太显眼,就把他变换形貌。反正天界的俊男美女多得是,多一个也看不出。

尼穆塔一日找不到厄拉,就一日不敢回去。因为不用担心伙食问题,他就天天在天界转悠,反正天界的食物不会像地狱一样腐蚀神性。他在等待机会,一旦厄拉露出马脚,他就立刻拉他下地狱。就在他找诸神麻烦的同时,一场针对他的阴谋也在悄悄酝酿。纳戈尔已经忘了他在地狱的经历,只觉得这个家伙碍事。他把埃阿拽到一边密谋,建议在下一场宴会上往尼穆塔酒中混入天神的圣水。他的身体和思想都会因此得到净化,从而获得天界的神格,同时地狱神格也会被自动剥除。他将永不返回地狱,天神们也用不着担心遭到“第三次突击检查”。埃阿觉得此计甚妙,同意了。

眼看尼穆塔的地狱神格就要不保,艾莉什启迦尔的威胁救了他。在宴会上,闷闷不乐的尼穆塔觉得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于是他采取最后一招,把艾莉什启迦尔的威胁原封不动转达给三位诸神:安努、恩里尔和埃阿。正在笑眯眯喝酒三位主神这下傻眼了。如果人间被亡灵吞没毁灭了,天界也维持不下去,将被魔鬼们打败。这将是一场空前的灾难。面对天界集体利益的危险,纳戈尔的个人利益算得了什么呢?于是埃阿果断放弃针对尼穆塔的纯净水计划,派人找来纳戈尔。神王安努在尼穆塔和埃、恩里尔面前宣布他的裁决:尼穆塔对冥府无礼,有罪。他将被剥夺天神资格,必须跟地狱使者尼穆塔回到冥府,永不许返回天界。因为他的命运已和地狱女王纠缠在一起。

安努宣布最后一句意味深长(但对失去记忆的纳戈尔来说莫名其妙的)裁决后,他恢复了战神本来的威武面貌和全部力量。埃阿再次为纳戈尔佩上强有力的护身符。纳戈尔扛起战斧,和尼穆塔一起走下长长的天阶,走向通往地狱七重门的道路。

出乎意料的美满结局

由于什么也不记得,纳戈尔只觉得自己倒霉无比。一名骁勇善战的武士因为一个女人的威胁,因为所谓“天界的利益”,被剥夺神格驱逐到地狱,他的怒气没把一边的尼穆塔烧死真是奇迹。

通过七重门时,看门人试图从纳戈尔取走天界的护身符。纳戈尔愈发怒不可遏,他展示出战神的威力,挥舞战斧砍倒所有看门人,冲入艾莉什启迦尔的宫殿,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拉下王座。锋利的战斧在艾莉什启迦尔美丽的脖子上闪耀,纳戈尔纵声大笑,“你加在我身上的侮辱我一向会加倍奉还。现在跟你的王位说再见吧。”

艾莉什启迦尔哭喊起来:“请等一下,我的爱人。请听我说。”接着,她倾诉她的思念之情,并把纳戈尔上次来地狱的始末统统告诉他。在这些话语,在这些呜咽,在这些眼泪中包含了那么多的爱情,它和一个女人因为看见一只老鼠或者打破一个杯子发出的声音真是天渊之别,以至于纳戈尔因迷惑停了下来。“你说这些曾经发生,但我毫无印象。”他把战斧挪开了一点,仍紧盯着艾莉什启迦尔,“拿出证据来,证明你所说的,否则我的怒气不会平息。”

Ereshkigal's Proposal to Hades « Shira Lipkin

艾莉什启迦尔拿出了他的心。“如果你愿意留下来,你将是我的丈夫和主人。我会把统治地狱的 智慧石板放在你手中,你将成为地狱之王,统治这广袤的领地和所有的地下诸神。”这断断续续的声音中包涵了如此动人的魅力,如此强烈的诱惑,以至纳戈尔情不自禁接过心脏。手刚接触到仍在跳动的心脏,他的记忆就回复了。他想起上次在地狱的欢乐,以及回去后如何饮下天神牌纯净水而忘掉一切。他放下战斧,扶起艾莉什启迦尔,拭去她脸上的泪水。“其实我也有个秘密,”他笑着说,“第一次来地狱之前,我真担心自己被地狱恶魔惩罚回不来,就把神性分成两份。即使我不得不留在地狱,至少也能有一半神性返回天界。这个计划原本进行顺利,不过我万万没料到竟会被你迷住。看来我就算有100个分身,都会统统留在冥府了。”

“难怪我在您身上看到另一重身影,冥王大人。”赶来救驾的尼穆塔见状急忙改口道,转身走出大殿,布置上次中断的婚礼事宜去了。宫殿里的两只爱情鸟又拥抱在一起,这回不仅是六个夜晚,而是永远了。

看到这一幕,神王安努意识到纳戈尔的命运已无可避免地与冥界紧紧纠结在一起,于是他顺水推舟地派出使者卡克前往地狱,祝贺纳戈尔和艾莉什启迦尔成婚。现在纳戈尔以地狱的法则被称作厄拉,他征服了艾莉什启迦尔,成为她的丈夫和地狱之王,使天界和地府统统沉浸在盛大的欢宴中。

安努的神旨

我派来的这位天神

他将永居埃尔卡拉

以天国之神的名义

以地府诸神的名

结语:神话也是社会结构变更的映射

这真是个跟青春爱情剧有一拼的结局。

在这个神话中,最令人费解的是冥府女王艾莉什克迦态度的明显变化,最初的表现和最后的言行,判若两人,大不一样。在神话的开头,女王得知对冥府不敬的是疾病与战争之神纳戈尔后,扬言表示:“我要他的命。”在听到纳戈尔回到天国后,她扬言:“如果天神不把他还她,她就打开地府大门,放出死人吃掉活人。”态度何等傲慢强硬,根本就没有把天上诸神放在眼里,真是目空一切,不可一世。

然而,到了故事的结尾,当纳戈尔推倒她,摁住她时,女王却又幡然求情,谦恭地请求宽恕和饶命,请求纳戈尔当她的丈夫和冥府的统治者。这似乎让人难以揣摩,究竟为何强大的女王会在态度上有如此南辕北辙的变化?

神话是远古社会生活的反应,它会折射出社会发展和现实生活的变化。在这一神话中女王艾莉什克迦统治地位的变化,恰恰也是美索不达米亚各民族中男女社会地位变化的反映。在《冥王加冕记》的最后我们看到,在冥府,真正有实权的王,已经不再是艾莉什克迦,而是她的丈夫,使她俯首听命的纳戈尔了。这一曲折的爱情故事,反应的却是女性地位在当时随着社会日益发展衰微的总趋势。

127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