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场BGM 听这段

大家现在听到的开场BGM是《Nightsong(夜精灵之歌)》,出自《魔兽世界:大灾变》的原声。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魔兽世界故事》卷十二 听这段

上一期节目我们说到巨魔之战之后,人类作为新兴的魔法种族登上了历史舞台。东部王国北方的大地上,七大人类城邦欣欣向荣,索拉丁王朝的盛世似乎万世不绝,而在西方的暗夜精灵休养生息,一切平静而安详。在这近千年的和平之中,人类的七城邦成为了七个独立的王国的。同时和平背后暗流涌动,守护者也从此担任起守护艾泽拉斯的重任。想回顾上期的朋友请点击资料来源!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矮人诞生 听这段

艾隆纳亚和守护者阿札达斯陷入沉睡后,余下看管奥达曼的机械侏儒,也大多在感染血肉诅咒之后逐一出走,到最后只剩下唯一一位机械侏儒了。虽然这位机械侏儒倾尽了全力,但孤身一人的她也仍然难以维持整个奥达曼的运转,而血肉诅咒,更是继而开始将她的金属躯体逐渐剥离,致使她最终变作了普通的侏儒,就此日益老去,行将就木。知晓自己时日无多,她便转而着手将奥达曼中沉眠的土灵逐一解放。 激活了土灵休眠的内厅之后,她便就此离开了人世。这些苏醒的土灵旋即便发觉,自己已然变得不复往日:他们到底是没能避过血肉诅咒的荼毒,全数变作了血肉而成的生物,并就此自称为矮人。这个时候的矮人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血肉之躯的矮人,更早之前出现的那些矮人更多还是土灵的状态,所以我们把这一批矮人认为是第一批真正的矮人。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人类七国 听这段

随着岁月流逝,索拉丁那天下一家、统一全族的梦想正在消亡。数个世代以来,众多的城邦愈发地彼此隔绝疏远,而对外界的不管不顾也使得国度之间争执不断,只去考虑各自的安康,再也不肯相互伸出援手。最终,这些人类城邦独立为了人类七国——达拉然、库尔提拉斯、洛丹伦、吉尔尼斯、奥特兰克、暴风王国、激流堡。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守护者阿洛迪 听这段

为了应对侵入这个世界的恶魔,银月议会与达拉然法师议会共同建立了一个秘密组织。这个新的组织时常在提瑞斯法林的一处隐秘树林里讨论他们的工作,这使他们日后得名为提瑞斯法议会。当一位名叫凯斯拉纳提尔的恐惧魔王渗透进达拉然时,提瑞斯法议会顺藤摸瓜地找到了凯斯拉纳提尔并与他展开了对决。很快,这些强大的法师们发现他们并不是这位恶魔的对手,连他们的最后手段——将全员的能力汇集至一名成员的身上也无法对付凯斯拉纳提尔。幸亏有一位名为阿洛迪的年轻半精灵及时介入,才使得议会免遭灭绝。在这个黑暗的时刻,阿洛迪和他的朋友们开发出了一种全新的力量转移方法,通过一系列复杂的仪式,他们能永久地向一名成员转移自己的一部分力量。阿洛迪第一个尝试了这种实验性技术,并且获得了成功。从此阿洛迪成为了议会的“守护者”。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玛拉顿 听这段

玛拉顿位于凄凉之地 ,是《魔兽世界》早期版本里比较著名的一个副本。玛拉顿被狂暴的玛拉顿半人马所保护,那是凄凉之地最神圣的地方。玛拉顿是扎尔塔的伟大神庙,扎尔塔是半神塞纳留斯不朽的儿子之一。传说扎尔塔和瑟莱德丝大地元素公主的私生子成为了半人马种族。据说半人马这个野蛮的种族在其出生了之后就攻击他们的父亲并将其杀死。有些人则相信瑟莱德丝在悲伤中将扎尔塔的灵魂困了起来,并将其藏在洞中——利用它的能量来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在玛拉顿错综复杂的地下通道中到处都是邪恶的半人马可汗灵魂和瑟莱德丝的元素爪牙。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玛拉顿 听这段

虽然玛拉顿的推荐等级是43-49级,但是对当时的玩家来说这个副本的难度非常高。而且这个副本流程长、BOSS多,跟这个副本有关的任务也非常繁琐。

牛头人的发展 听这段

数千年以来,牛头人都浪迹于卡利姆多广袤的森林中,与自然及元素和谐一致地生活着。这众多的部族所踏足过的土地不可胜数,然而其中却有这么一处特别的所在,被牛头人萨满们悉数尊为圣地。

牛头人的发展 听这段

牛头人将圣地命名为玛山西,即是“大地母亲的怀抱”,以期荣耀他们信奉的神祇——牛头人坚信,正是这位神祇创造了整个世界。这片青葱的草原坐落于卡利姆多的西岸,横贯于菲拉斯的丛林与石爪山脉之间。

大地母亲 听这段

在元素那隐约低语的影响下,牛头人萨满也愈发确信大地母亲就在这片草原之下栖身。他们于是数十年如一日地和这片土地中的元素沟通,为其举行祭拜的仪式,以期唤醒他们的这位大地母亲。

瑟莱德丝公主 听这段

萨满们最终得偿所愿,却继而发觉昔日听闻的低语并非是源自仁爱的大地母亲,而是从那元素仍且肆虐的旧日而来,比之远为恶毒的存在所余留的回响。于是,自这片草原地底偌大的洞穴中,一位硕大无朋的土元素便即现出了形影——其为瑟莱德丝公主,元素君主瑟拉赞恩的嫡嗣。

瑟莱德丝公主 听这段

早在遥远的过去,众位守护者便将几乎一切的元素都囚禁在了另外一个位面,然而仍有些许的元素如瑟莱德丝一般逃过了放逐的命运。她藏身于大地之下,并最终陷入了沉睡,原本壮硕的形体也在这无数个千年的安眠中渐趋羸弱。想了解关于守护者封印元素领主故事的具体内容,请点击资料来源回顾《魔兽世界故事》卷一!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瑟莱德丝公主 听这段

方才苏醒的瑟莱德丝旋即将魔爪伸向了这片青绿的草原,将其中的能量一举蚕食殆尽,充沛的能量继而涌入这尊元素的身躯,使得那崎岖不堪的形体重归往日的模样。广袤的大片土地由是沦为了衰朽的废土,众多的植株也一应就此凋零死去。惊恐的牛头人此后便不得不艰难地求生,而这片业已荒芜的土地,也会在其后被命名为凄凉之地。

凄凉之地 听这段

后来的凄凉之地是一片山一般巨大的荒废陆地,位于荒原境内。凄凉之地名副其实是一块干燥凄凉的土地,几乎无法想象这里生活着这么多的生灵。这里虽然荒凉,但这里的岩层富含黄金和铁矿,以及珍贵的宝石。这些无主之物的诱惑吸引了许多冒险者前来这片区域,半人马和牛头人都声称这儿是自己的家园。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生态遭到破坏 听这段

这广袤而又错综复杂的生态系统,不过转瞬间便毁于一旦。而这覆灭的余波所响彻的,更并非是只有艾泽拉斯。翡翠梦境中的众多灵魂和凡人德鲁伊都为这殒灭而震惊不已,而为此从梦境中脱身前来调查的,便是赛纳留斯众多林地之子中的一位,扎尔塔。

扎尔塔 听这段

扎尔塔赖以阔步现实世界的身姿,是如他的父亲那般伟岸的半鹿模样,肢体和鹿角上遍覆着柔软的藤蔓和青绿的叶片。但凡他所踏足之处,便会有众多的树苗生根发芽,并会在日后连成一片苍翠的林地。

扎尔塔和瑟莱德丝公主 听这段

扎尔塔的探寻将他引至了凄凉之地位处地下的一片潮湿洞穴,他也由是得以和瑟莱德丝就此邂逅。尽管他初时一心打算出手将这头怪物封印,却不多时便迷恋上了这位公主的身姿。瑟莱德丝偷得的生命能量引诱着扎尔塔,而后者也旋即拜倒在了她的美貌之下。

瑟莱德丝公主 听这段

瑟莱德丝公主后来成为了玛拉顿的最终BOSS,玩家们都见过也打倒过她。

威伦道夫的维纳斯 听这段

瑟莱德丝公主的造型很像威伦道夫的维纳斯。威伦道夫的维纳斯出土于奥地利摩拉维亚的威伦道夫。约作于公元前2.8万年至公元前2.5万年之间,旧石器时代。该作品是举世闻名的女性神雕塑,被人们称为“原始的维纳斯”,又叫“母神雕像”。女神的面部、手脚等细节表现较为粗糙,头部仅刻有卷曲的头发,而手臂细小。女神的乳房、臀部等女性特征形象较为夸张突出,一般认为该作品具有类似巫术般的祈求生殖的目的。作品强调体积感和重量感,具有单纯化和抽象化的倾向,在雕塑史和人类文化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扎尔塔和瑟莱德丝公主 听这段

瑟莱德丝也同样钟情于扎尔塔的英俊,决心倾尽一切赢得他不渝的爱情,并继而为此利用了她对扎尔塔的吸引力。瑟莱德丝自称将大地摧残至斯并非是她的本意,而她现在也正在设法补救,让这片土地重归往日的美好——而若是她们两人携手,便兴许能够得偿所愿。

扎尔塔和瑟莱德丝公主 听这段

扎尔塔旋即放弃了初时的目的,成为了瑟莱德丝的伴侣。他深知这和自己的天性相悖,可却无论如何都抑制不了内心悸动的爱意。而这对禁断的结合所诞下的,便是名唤半人马的畸形种族。而这些生物的野蛮秉性,更将在日后令整个卡利姆多都为之闻风丧胆。

半人马 听这段

这些半人马生来便与高雅和美貌无缘,而将其全数用力量加以补足。如马一般的下半身为他们提供了杰出的速度,而那人型的躯干又赋予了他们惊人的力量;然而,半人马对暴虐的热衷,却使得他们余下的一切品质都无足轻重。

扎尔塔之死 听这段

直到眼见这些半人马,扎尔塔才意识到自己犯下的罪孽是何其深重。尽管他试着去和自己的这些子嗣沟通,却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他们的存在。半人马们发觉了父亲眼中的嫌恶,一股无明业火便即在胸中熊熊燃起,继而朝着扎尔塔大打出手,将其就此杀害。

扎尔塔之死 听这段

扎尔塔的死彻底粉碎了瑟莱德丝的心。元素公主痛斥了半人马犯下的愚蠢血案,而后者这才意识到此举伤害了他们心爱的母亲,由是陷入了深沉的落寞之中。他们乞求瑟莱德丝的原谅,保证从今往后永世尊崇他们故去的父亲。其后,瑟莱德丝便将扎尔塔的灵魂葬在了她昔日沉眠的广大洞穴之中。半人马会在日后将此处命名为玛拉顿,并将其自此永世奉为圣地。

半人马崛起 听这段

半人马的数量增长迅速,并继而遍布了整个凄凉之地,居于此地的牛头人则不幸地成为了他们倾泻怒火的对象,被迫迁离了自己的家园。然而,瑟莱德丝这些野蛮的子嗣却并未在凄凉之地就此止步。往后的数个世纪之中,专事烧杀抢掠的半人马将成群结队地追杀卡利姆多的牛头人,在两族间燃起漫长而黑暗的熊熊战火。

流沙之战 听这段

黑暗之门前975年,结束了与巨魔帝国间的战争后,亚基虫族的后裔便就此藏身地下,只有螳螂妖仍旧威胁着潘达利亚。至于那深潜地下的虫群究竟何其凶悍,此时此刻只怕整个艾泽拉斯都已然尽数忘却。

其拉虫人 听这段

众虫群中的一员,其拉虫人,则早已在古老的安其拉堡垒中开枝散叶。这座宏伟的要塞本是守护者们囚禁克苏恩的牢狱,莱早已经神秘地失踪了(已经被雷神干掉了)。而当年洛肯背叛之时,出于对大守护者的惧怕,曾派出使团去南方探查过消息。导致守卫安其拉的托维尔以及阿努比萨斯都被血肉诅咒所腐化。

南行会谈 听这段

洛肯背叛之时,曾耐不住好奇心派出一支军队代表团前往奥丹姆查探莱的动向。这支部队未能找到大守护者,却从当地的魔古、托维尔以及阿努比萨斯等泰坦造物处打探得知:莱早已经神秘地失踪了。那时候还没有人知道,这一历史性的南行会谈将对艾泽拉斯产生旷日持久的影响。在南行的一路上,洛肯的军队在不知不觉间将血肉诅咒传染给了不少莱的眷属。想了解更多关于这部分内容的朋友请点击资料来源回顾《魔兽世界故事》卷三!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安其拉神庙 听这段

安其拉了无生气的砂岩回廊之中,如今有大量虫族在其中沉眠。 尽管艾萨拉及她的暗夜精灵帝国曾经知晓这座要塞的存在,却仍未能阻止它在时间的长河中被就此遗忘。而自这座要塞矗立的方尖塔下延展开来的,即是广袤荒凉的希利苏斯沙漠,这也是安其拉的周遭并无多少生物居存的缘由之一。

复苏希利苏斯 听这段

直至大德鲁伊范达尔·鹿盔下令复苏希利苏斯的土地之时,他将自己勇敢的儿子瓦拉斯坦,以及一队备受他信赖的德鲁伊共同派去执行寻找安其拉这一任务。他们艰难地在炙人的沙漠中往复跋涉,四下寻找着堪以将这片土地化作密林的地下水源。图为范达尔·鹿盔和瓦斯坦恩·鹿盔。

唤醒其拉虫人 听这段

最终,瓦斯坦恩率领着他的战友踏入了安其拉的所在。而尽管数位德鲁伊警告他避开这座要塞,范达尔之子却仍是头也不回地向前进发。这冰冷死寂的厅堂中沉眠的众多其拉虫人,也由是被贸然涉足的瓦斯坦恩就此唤醒。

其拉虫人大军 听这段

而克苏恩,也从安其拉深处的囚牢中发觉了其拉虫人的苏醒,并即刻便将为数众多的虫族尽数驱入了好勇斗狠的狂怒之中。高阶的其拉虫人继而便着手将次等的虫群编排起来,而其中数目至为庞大的一系,便是异种蝎。这些邪恶的虫族形态多样,所行的一切都只为遵从众位其拉霸主的意志。

德鲁伊撤退 听这段

其拉虫人的存在使得瓦斯坦恩和随行的众位德鲁伊大惊失色,他们旋即逃出了安其拉,并在希利苏斯中建立了一座小小的前哨,以期监视这些虫族的动向。而盘踞要塞中的虫族,也在他们的眼前日复一日地壮大起来。其后,一支大军全无征兆地从安其拉地底的通道中洪涌而出,而率领这蜂拥军势的先头,便是那些其拉虫人。他们指挥着众多的异种蝎爪牙将周遭的荒漠悉数吞没,并在而后更进一步地蔓向别处的土地。

暗夜精灵反击 听这段

事已至此,瓦斯坦恩便向他的父亲寻求了援助。范达尔继而编制了一支由德鲁伊、哨兵、女祭司,以及丛林守护者共同组成的大军,前去应对其拉虫人的威胁。而暗夜精灵与这众多恶敌的大战,也就此在卡利姆多的南岸一举展开。

流沙之战 听这段

暗夜精灵屡屡设法将其拉虫人尽皆驱回希利苏斯的沙丘之中,然而虫族的紧随其后发起的反攻,却也总是能从精灵手中重夺优势。数月以来,战况都在如是地反复不休,战场也由是布满了精灵与虫族残缺不全的散乱尸迹。被后世称作希利苏斯之战,也就是流沙之战的大战,就此打响。

范达尔·鹿盔 听这段

范达尔及他的战友一面维系着战事,一面在卡利姆多的南方建立了众多的哨站,并依着这些哨站继续着与虫人间的惨烈战斗。而其拉虫人,也最终在德鲁伊及其盟友孜孜不倦的努力下被赶回了希利苏斯的根据地。

希利苏斯之战 听这段

虽然虫人来势汹汹,但依然无法突破范达尔·鹿盔率领军队设下的阵线,整场战争也被限制在了希利苏斯范围内,没有造成更大的影响。

突兀的逆转 听这段

然而,就在胜利唾手可得之时,战事却迎来了突兀的逆转。其拉虫人精心策划的一场佯攻。正当范达尔计划进军虫巢时,一个传令兵带来了惊人的消息:南风村正遭受虫群的攻击。范达尔考虑过将军队全部撤入南风村,全力防守村庄的方案,但他又觉着这样不妥,大军离开干道,无疑将使其它的虫人军团得以畅通无阻地发起攻击,特别是在这群虫子的数量与位置的相关情报仍然不明朗的情况下。图为南风村。

瓦斯坦恩·鹿盔 听这段

瓦斯坦恩看透了父亲的心思,提出了自己带领一只小分队去协助防守南风村,这样父亲范达尔就能继续保证对道路的封锁。 三日后的正午,两军对阵,虫海中分出了一条通道,那位全身甲壳的其拉虫人将军映入眼帘它一对纠结的爪肢中擒着一个伤痕累累的暗夜精灵——瓦斯坦恩·鹿盔。

瓦斯坦恩的死 听这段

瓦斯坦恩的死彻底击垮了这位大德鲁伊,更使得动摇就此植入了暗夜精灵众多士兵的心中。其拉虫人没有放过这绝佳的机会,再度从希利苏斯蜂拥而出,一路攻城拔寨,推进到了东方的塔纳利斯沙漠

时光之穴 听这段

而这些头脑发热的虫人,认为自己优势很大,其后便打入了青铜龙军团的圣所——时光之穴。

被惹怒的青铜龙 听这段

这场贸然的攻势激怒了青铜龙,令他们转而采取了行动。在阿纳克洛斯的率领下,他们集结了来自红龙、绿龙和蓝龙三大巨龙军团的援助,使得众多强大的巨龙加入了暗夜精灵的阵势,协力将其拉的大军驱回了安其拉之墙。

范达尔的担忧 听这段

然而即便有着巨龙的援助,其拉虫人浩大的阵仗也仍然难以被彻底消灭。范达尔忧心这场战斗恐怕永远都不会迎来终结——成千上万的精灵已然殒命众多虫族的利爪之下,他实在不愿意更进一步地牺牲自己的人民了

甲虫之墙 听这段

于是,范达尔和龙族最终一同寻得了能让战争立时迎来终结的方法,即是将虫族永世地闭锁在安其拉中。

甲虫之锣,流沙节杖 听这段

暗夜精灵和巨龙为此齐聚于安其拉前,以期完成他们的使命。范达尔号令麾下的德鲁伊将力量合而为一,精灵继而与阿纳克洛斯一同召唤了一堵广袤的屏障,将整个安其拉隔绝开来。这罹受诅咒的城市外布的干涸大地浑然崩裂,一堵岩石和根须所成的魔墙也应时乍现,从这片荒野之中矗立起这名唤甲虫之墙的坚实壁垒,永生永世地将其拉虫人封印其中。阿纳克洛斯打造了两件神器:甲虫之锣,以及流沙节杖。龙族随后将权杖交由范达尔保管,而若是当真有须得再次踏入安其拉的那一天,他便能用这件神器令甲虫之墙再度开启。

将流沙节杖打碎 听这段

虫人的威胁就此终结,然而范达尔却并未感到哪怕片许的慰藉。瓦斯坦恩的死仍然萦绕着他的内心,他旋即便将流沙权杖一举打碎,而那众多的碎片,也将在接下来的千年中散落世间。

安其拉开门 听这段

全服务器的玩家同时聚在一起,场面十分壮观。

范达尔鹿盔的转变 听这段

范达尔鹿盔的转变,从这一刻开始了。

不讨人喜欢但有效的领袖 听这段

现实生活中也存在着能够做出非常厉害的政绩,但性格上并不招人爱戴的领袖。只不过在后来的故事中,范达尔鹿盔就被彻底黑化了。

守护者的轮替 听这段

达拉然中时间流转,而新的守护者也更替不休。有的人得以安然卸任,有的则在对抗军团代行者的过程中不幸殒命。然而达拉然,却仍还是得以在守护者的守望之下得以保留了一分安宁。

斯卡维尔 听这段

最近的守护者,乃是一位名唤斯卡维尔的杰出大魔法师。然而,在他百年的献身接近结束之时,他却发现无人足以接替他的位置。

再干一阵 听这段

提瑞斯法议会忧心于守护者的席位会数年乃至数十年地就此空缺,便要求斯卡维尔继续担任守护者的职务。这位人类法师尽管心中不愿,但仍是最终接受了议会的要求——毕竟,百年的职责不过是个传统,而非铁律。斯卡维尔和议会间的关系也同样较为牢固,双方便由是一同将保护世界免于军团荼毒的职责延续了下去。

麦格娜·艾格文 听这段

麦格娜·艾格文是艾泽拉斯史上最强大的人类法师,提瑞斯法议会最强大的守护者,一个人击败了萨格拉斯,同时还是守护者麦迪文的母亲。

天生反骨 听这段

天赋异禀的麦格娜·艾格文个性极强,不愿去遵守那些世俗陈规,对待他人的态度也有几分傲慢,在应对与提瑞斯法议会的关系上显得颇为固执倔犟;而她心中那份对权威根深蒂固的怀疑,更是使得她屡屡和年长的法师彼此争执。这都与她强大的力量息息相关。

宽容的议会 听这段

提瑞斯法议会却并不为艾格文的我行我素所恼;他们清楚,艾格文作为女巫的水准无人能出其右,堪称是位身拥庞大奥能的天才,而她身为守护者的实绩也使得她的这点任性顽劣根本无足轻重,因此对她表现的很宽容。

被追杀的蓝龙 听这段

蓝龙是五色巨龙中掌控魔法的龙,所有的蓝龙体内都蕴藏着强大的魔法能量,因此会被恶魔追杀。

稀少的蓝龙 听这段

在上古之战中,玛里苟斯率领的蓝龙军团死伤惨重,甚至玛里苟斯的配偶辛达苟萨都因此而死去,蓝龙的数量骤减,因此蓝龙变的很稀少。

龙眠神殿 听这段

龙眠神殿,是魔兽世界中龙族的圣地。龙眠神殿以龙眠联军为主要势力,龙眠联军由红龙军团、青铜龙军团、蓝龙军团、绿龙军团组成,其首领为红龙女王——阿莱克丝塔萨。

龙骨荒野 听这段

龙骨荒野是巨龙的圣地,早在艾泽拉斯如今诸多文明诞生以前,守护巨龙们还是身为始祖龙的时代,他们曾在这片雪原上对抗了一只异常巨大的始祖龙加拉克隆,并成功杀死了这个可怕的怪物。在这场战斗结束后,他们得到了泰坦的赐福,肩负起守护艾泽拉斯生命,魔法,时光,梦境和大地的重任,并隐藏了有关这场战斗的一切。

卡德加 听这段

卡德加曾是守护者麦迪文手下的年轻学徒,亲身经历了前两次战争。他不仅在奥术魔法上造诣惊人,他还是抵抗燃烧军团的中坚力量。现在卡德加致力于联合艾泽拉斯的所有力量来对抗燃烧军团的入侵,而且要一劳永逸地解决古尔丹。

元素闪电 听这段

艾格文举起一只手,吐出一声简短的咒语,指尖隐隐闪光。只见一道巨型白光划出弧线硬生生劈进恶魔队伍;这不是普通的闪电,也不是范围攻击的雷暴,而是元素闪电;冰冷的空气就像被强大的紫白色电弧劈成两半,擎旗的恶魔来不及哼一下,转眼化为灰烬;以他为圆心,方圆几米内的恶魔统统在一瞬间爆炸,血肉模糊的躯体四散在空中,像是下了一场血雨。

强大的法术 听这段

这些巨型的恶魔比十个人抱在一起还要大,元素闪电打倒了几十个恶魔,而且似乎艾格文故意没有使用全力……艾格文不慌不忙地抬起一只手,划了个大圆,面前的天空冒出一堵蓝火墙,火焰熊熊燃烧,恶魔们射出的橙色火箭射到上面,就像沙子撒到水中,轻松吞没,不起一点波澜。蓝色火墙延伸到空中,天上的恶魔来不及刹脚,被凭空出现的火墙烧个正着,时不时有裹着蓝火的恶魔惨叫着天上摔下,动作快点的绕过火墙,气势汹汹地冲下;天空被他们的黑色巨翅遮得严实,眼见还有二十多个。

音波攻击 听这段

她掌心一翻,一半的恶魔转眼变成玻璃,被随后的音波攻击震得粉碎。剩下的恶魔重重落在地上,拔出武器砍向艾格文。只剩十个。守护者迅速做了个手势,四个恶魔的肌肉开始融化,露出森森魔骨,他们恐惧得大叫,直到他们的喉咙也化为雪地里的一滩绿水,永远也叫不出声。还有六个。艾格文右手暗暗一抓,三个恶魔连哼都没哼一声,悄无声息地爆开,他们死亡的躯体中飞出一大群蜜蜂、大黄蜂等小虫,也正是这些瞬间植入的昆虫撑爆恶魔的身体。剩下三个。

赶尽杀绝 听这段

她双手轻松一挥,一个恶魔的四肢被生生撕开,就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用力拽掉。还剩两个。艾格文伸出两个指头,其中一个坠进流沙陷阱,只有垂死的诅咒飘荡在寒风中。最后一个,他就是这群恶魔的头,双方都没有攻击,而是互相打量对方;恶魔老大先开口说话。

绝望的恶魔 听这段

“你知道?”恶魔扯着破锣嗓大笑。“你知道你现在是一个人吗?你知道你的对手有多少吗?”“我知道,”守护者微笑着说。“对你来说,守护者太难对付了,所以你肯定会费尽全力召唤援军。”“你知道?”恶魔继续大笑,“你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一个人来冰封大陆了。”“我说了我知道的,但我可没说我是一个人来。”艾格文轻轻一笑,打了个响指。

成群的巨龙 听这段

天空突然阴沉下来,就像是一大群鸟密密麻麻遮住了阳光。但那些不是小鸟,而是龙,是铺天盖地的巨龙……恶魔头领怪叫一声拔出血剑,但艾格文比他更快,她伸出三根手指,那个被骂做白痴的倒霉蛋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的胸膛突然消失,只遗下血雾一片,他双手掉到地上,双脚跪着倒下,滚落的头颅还保持着惊诧的表情。

萨格拉斯降临 听这段

然而,无论艾格文抑或是众位巨龙,对其后到来的状况却都是始料未及。 诺森德的天幕顷刻翻涌着沉入了黑暗,而一柱偌大无比的恶魔也继而在战场中乍现——其为萨格拉斯,燃烧军团的主宰。即便这不过是恶魔之王的一具小小化身,不过只是萨格拉斯浩瀚力量的微渺一隅,其周身遍布的力量和怒火却仍是货真价实地壮阔无比。他将那恐怖的力量向着艾格文尽数倾泻而去,以期将这屡屡击溃军团代行者的守护者消灭殆尽。

艾格文对决萨格拉斯 听这段

艾格文毫无踌躇地发起了反击;她唤来自己的力量,倾其所能地抗击着萨格拉斯。其后上演的一场大战,可谓是艾格文生来面临过最为严苛的苦战。

艾格文对决萨格拉斯 听这段

在迦拉克隆这庞然遗骸的阴影之中,萨格拉斯和守护者彼此呼唤着天穹的怒火,将业已瞑暗的苍穹尽数撕裂,连诺森德冰结的地面都一应就此疮痍遍布;肆虐的魔力风暴如是吞没了整片大地,甚至连龙族都不得不退避三舍。最终,艾格文施展出一记刚强的法术轰击,一举将眼前的劲敌彻底击败。尽管已是精疲力尽,她却着实赢得了胜利。但是,只是看上去是这样。

侵入艾格文 听这段

萨格拉斯败于艾格文之手时,他便已将自己的灵魂转移至了她那虚弱的身躯之中,而他那不息恶意的一隅,也将就此藏身于艾格文的灵魂深处。

强大的精神力 听这段

萨格拉斯只能做到去简单的影响艾格文,无法控制艾格文的心智,不像萨格拉斯在麦迪文体内时那样。

封印萨格拉斯 听这段

无从知晓萨格拉斯计划的的艾格文,则将萨格拉斯庞大的残骸搜集起来,以期将其悉数封印,令其再也无力为祸世间。她为此考虑了众多的场所,然而最终还是选择了苏拉玛这座古老的暗夜精灵城市,以此作为这位恶魔之王的长眠之所;早在天崩地裂之时,苏拉玛的这部分城市便已轰然沉入了海底。

萨格拉斯之墓 听这段

上古之战期间,军团曾意图在苏拉玛城内开启一道传送门,然而这一计划却终而大魔导师艾利桑德率领的一众上层精灵手中失败。这些强大的巫师布下了一连串的附魔封印,用以封印恶魔的传送门,并将周边的邪能加以祛除。待到其后的天崩地裂使得整个世界分崩离析之时,容留着军团这作废传送门的城池便自此在浪花之下彻底消失。

魔兽世界广播剧 听这段

暴雪官方出品的魔兽世界7.0的广播剧,已推出中文版,强烈推荐给大家,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下面的链接收听。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熊猫人刘浪 听这段

当守护者艾格文守望着艾泽拉斯的安危时,孑然一身的熊猫人却仍过着他们与世隔绝的生活。除却螳螂妖对蟠龙脊的定期攻打之外,他们在潘达利亚这片故土的生活可说是维系着相对稳定的和平。熊猫人十分满足于在迷雾中度过的日夜,更是以为那场可怖的天崩地裂早已将其外的艾泽拉斯彻底毁灭。 然而一位名叫刘浪的年轻熊猫人,对此却心有疑议。他生于宁静的四风谷内的一个小小牧场,时常在堪以俯瞰海面的众多山巅间游玩,一心思考着大海彼方中天地的形貌。而这份好奇心,也终而使得他做出了一桩大胆的宣言:他要发起一场伟大的远航,彻底地探明外部世界的模样。

神真子 听这段

神真子是一只海龟,神真子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发生在刘浪出发去探索世界前的事情。当时在四风峡的半丘集市内,有个很有名的杂货商人,名叫神真。而当刘浪宣布他计划去探索世界时,他跑去拜访了神真,买了许多冒险用的物资,而神真则是很慷慨幽默的支持他,免费送刘浪一把雨伞提醒他这个也是必要的物资。刘浪感激之余便以“神真”来命名自己的乌龟。而刘浪随身带着的那把神真赠送的雨伞,则在他长眠之后化为漂流岛上最宏伟的大树。

发现新大陆 听这段

于熊猫人而言,刘浪就好比哥伦布一样发现了新大陆,让熊猫人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如此多的未知领域,激励了熊猫人向外探索。

越长越大 听这段

神真子随同刘浪一起去探索外面的世界,而每一次回家,承载刘浪乘风破浪的海龟神真子就似乎长得比以往更加巨大,海龟越长越大,起初体型已经和一艘船一般大小,后来则庞大到和一座小城差不多,刘浪也就载着越来越多人一同出海旅行。

熊猫人辛慈 听这段

因为神真子是海龟,海龟终生都会记得自己的出生地并回来繁殖的缘故,刘浪每次出海旅行,五年后都会回来一次,第一次回来时辛慈加入了他,后来成为了他的妻子。

会移动的迷踪岛 听这段

数十年以来,这一惯例都得以延续下去,而大海龟也在此期间成长得足有一个巨岛那般大小,云雾缭绕的山峰和湖泊在龟甲上成型,村落更是就此遍布其上,成为了一众蓬勃的熊猫人赖以居存的家园。而最终,他们会将这独一无二的家园命名为迷踪岛。

刘浪的逝去 听这段

刘浪最后一次回到潘达利亚时,他已经很年迈了,这一次没有人想再跟着他一同探险了,他失落的和神真子再度出发之后,觉得眼皮特别的沉重,于是就带着年轻时的好友神真所送的雨伞,走到了神真子背上的一个山岭上。 尽管刘浪和神真子都感到了一丝失望,但是刘浪还是安慰了神真子,他是这么说的:晚安,神真子。别为此难过,吾友。我要睡去了,而等我再度醒来时,便可开始我们下一段的伟大旅程。 语毕,刘浪便阖上眼,静静的睡了。他再也没有醒来。他冒险了一辈子,从人人嘲笑的疯子成为众人称羡的大冒险家,再成为无人理会的衰弱老头。一生传奇故事就此告一段落。而刘浪随身带着的那把神真赠送的雨伞,则在他长眠之后化为漂流岛上最宏伟的大树。

熊猫人的冒险精神 听这段

尽管刘浪已然故去,可他勇于探索的传统,以及敢于梦想未知的胆识,却并未随着他一同死去,而将在日后的数个百年之中,由迷踪岛的熊猫人悉数继承下来。

扭曲艾格文 听这段

诺森德一战之后,萨格拉斯便开始扭曲艾格文的思绪。他利用了艾格文心中对提瑞斯法议会长久以来的疑虑,驱使她将自己和组织彼此孤立开来。挑拨艾格文和议会的关系,让二者陷入对立的局面。

议会成员从政 听这段

提瑞斯法议会的成员,如今正在干涉人类国度的事务。这些魔导师坚称他们行事自有他们的必要——议会已然置身人后太久太久了。只要有了他们的知识和智慧,议会便能将世间的战争和痛苦悉数防于未然。然而,议会的暗中活动却只是让艾格文生出了阵阵怀疑和焦虑。她担心自己卸任之后,议会便会选择一位更易摆布的守护者,以期达成他们的政治目的。

拒绝卸任 听这段

艾格文决定延长她的百年之役,继续担任守护者的职务。她动用自己的力量延长了数十年的生命,而议会尽管对此颇有微词,仍是最终认可了她的决定——毕竟,她作为守护者建立的功绩着实是超乎寻常。

卡拉赞诞生 听这段

其后的百年间,艾格文与议会间的关系则变得愈发地紧张起来。萨格拉斯的无孔不入的影响令她对同僚魔导师的臆想比往日更甚,而那日渐增长的焦虑更是使得她最终亲手建立起了一处安身之所,以期远远避开议会的耳目。这便是那荒芜偏僻的逆风小径中,由她亲手打造的卡拉赞巨塔。

卡拉赞巨塔 听这段

其后的众多年月中,议会都无从知晓它的所在。艾格文时常会回到卡拉赞中,以期在平静和安宁中继续她的工作。但这座塔还有着另外一个重大的效用,即是作为周围土地的强大魔网线的导管,供艾格文吸取力量之用。

提瑞斯法议会 听这段

议会的成员随着年迈渐而故去,他们的力量却仍然掌控在艾格文的手中。至于逐一加入议会的其他巫师,也仍是一应沿袭着议会往日的做法,干涉着东部王国众多国度的事务。而关乎对待艾格文这位我行我素的守护者,这些新成员大多都倾向于更加强硬的应对方式,更是施压要求她交出自己的力量。而达拉然中,也已罕能见到艾格文的身影了。就在这么一次造访中,议会便直言要求她卸下守护者的职责,否则就得自己承担后果。然而艾格文对他们的威胁却是视而不见;她心中对议会的不信任,而今已然转变成了赤裸裸的敌意,扬言艾泽拉斯的命运若是交付他们的手中,便无异于亲手将世界送入末日。

摊牌 听这段

艾格文的举动令整个议会都大为震怒,并继而一致决定采取行动迫使她就范。而为了寻得最佳的处理手段,议会便陷入了长久的争论之中:有人提出再加持一位守护者,然而这个法子却潜藏着太多危险。若是艾格文和另外一位守护者大打出手,那便无疑是整个世界的灾难;而更为重要的一点,则是这般的纷争必定会使得公众的视线就此转向长居幕后的议会。 议会最终通过的,便是一系列更为精密的行动。他们组建了一个名为提瑞斯秘法会的魔导师组织,为其悉数配备堪以削弱守护者力量的圣物和武器。经年累月的训练之后,这些天赋卓绝的干练法师便启程前去追逐艾格文的脚步,以期将她带回达拉然。

反守护者小队 听这段

议会组建了一个名为提瑞斯秘法会的魔导师组织,为其悉数配备堪以削弱守护者力量的圣物和武器。经年累月的训练之后,这些天赋卓绝的干练法师便启程前去追逐艾格文的脚步,以期将她带回达拉然。

苏拉玛城废墟 听这段

不再安全的卡拉赞继而便被艾格文用法术封印起来,以免外人踏足其中。她随后便启程寻找另外的安身之所,且必须是无论议会抑或提瑞斯嘉德都无从触及的所在。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她便最终选择了古老的苏拉玛业已倾圮的遗址,将这座要塞建造在了大海的深处。而这名为守护者圣殿的居处,也将在数个百年之中远离提瑞斯嘉德的视线。

下期预告 听这段

下期将是第一季的最后一期,大家敬请期待。

/

主持人


Ryoma

四十二

节目下载 转贴

上回书说到,求同存异人类七国光耀万里沃土,百年一任幕后守护者安定千年盛世。眼见恶魔息、古神平,矮人侏儒自守家园而足,巨魔荣光不在偃旗息鼓,精灵两支自律修身,人类王国锐意进取,整个艾泽拉斯歌舞升平,乐享平安。然而千年盛世之末,灾厄已浮现最初的预兆——虽是一篇沃野千里,安宁之下已经暗流涌动,南端的沙漠苏醒的虫群将再次遮蔽天日,而在北地的冰原当下的守护者将面对未曾料想的凶恶敌手,在这临近终末之时,艾泽拉斯有怎样的风起云涌,请听今天的魔兽故事!

255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