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这181段回忆后,也让我想起了曾经双打游戏的美好时光

看完这181段回忆后,也让我想起了曾经双打游戏的美好时光

你还记得那些曾经和伙伴们并肩“战斗”的日子么?

yn27

上周在我们的 g.talk 话题“聊聊和朋友双打游戏的趣事”(←点击查看)中,有 181 位朋友分享了曾经在玩游戏时和朋友、和家人的各种回忆,有的让人捧腹大笑,有的也让人十分动容,下面就先节选一些:

张大傻逼:我的游戏合租生活!

说来也是巧,自从来深圳结识了一大帮动漫游戏仔!可能更我所学的专业也有关系,我是学动漫的,动漫游戏不分家!当时09年来深圳找了一个动漫培训班,然后我们宿舍里就一帮人凑钱买了个PS2买了一个电视,在客厅各种high,还经常被邻居投诉!

后来工作了大家也有些收入了就买了好一点的电视还有PS3xbox360!租了更好的房子在一起玩游戏。而且我感觉我本身也长不大,来到深圳就没有一个人单住过,一直在合租,无论是三个人还是五个人,每天晚上都能玩的很开心。

这是大家一起铁拳的时候,说起来我也是混蛋,刚开始大家都不怎么会打,玩的还有说有笑的,谁输了下去买饮料买夜宵!就是我好胜心有点强,自己去贴吧,论坛各种研究浮空连技 确反各种东西,然后谁也打不过我了,然后大家也就不怎么玩了!!!

这是后来房租涨了又去租了一个稍微便宜点的房子!唉!其实大家就是为了买新一代PS4跟X1 勒紧了裤腰带!!!但是苦于PS4跟xbox各种联机游戏都需要一人一台机器!所以我们就找了一家便宜的房子!但是玩的也很开心…

还收留了一只小逗逼!!!

现在工作越来越忙,没那么多时间去搞游戏了,说起来讽刺,我是一个做游戏的!到现在反而没时间玩游戏!而且别人问起来你们做的什么游戏?我都不好意思说我做的啥游戏!!!!

虽然现在即使住在一起也不怎么玩游戏了,以后可能玩游戏的日子也会越来越少了吧这七八年的欢乐时光可能是我今后会很经常回忆起来的一段记忆吧!毕竟这些年交下了不少的朋友!!!(好羡慕机核的各位依然那么兴致勃勃的地玩着游戏,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跑你们公司去哈哈哈)。

Seven_Lee7s:好久以前了,和朋友联机红警

一共3个人一起玩,我们两个坐一个包厢,偷着商量好想阴另一个人,我朋友用的自爆卡车,跟我说:“别出声,我找着他家了,我去偷炸他全家。”然后傻逼一个自爆卡车把我家炸没了,还跟我欢呼,我成功了,他没发现!

麁相:我和我爸

最早接触游戏就是看我爸玩MD,吞食天地、索尼克、真人快打、龙珠等等。他一开始玩游戏我就坐在他旁边目不转睛地看,之后他就开始带着我玩了。一起玩龙珠,一起玩真人快打(我爸从不告诉我怎么搓招,就想虐我,然后得意地笑)。

再大了些,家里有了电脑,就开始看我爸玩红警2、星际、魔兽3、反恐。

再大了些,我有了自己的电脑,就开始和我爸联机打反恐,魔兽一起打电脑,我俩一起玩的最多的要数国家崛起,排兵布阵,浩浩荡荡两军人马杀得电脑片甲不留……

再大了些,我开始自己玩自己的,不再想和爸联机了……

再大了些,我玩游戏的时候,我爸会靠过来看着我玩,指指点点,吹嘘当年如何如何。我让他来试试……

他只是笑着摇摇头:“看你玩就好了,年纪大了,这些新游戏看不太懂了,也玩不动了,看着你玩玩就行了。”

不过最近我给我爸说星际1重置版快登陆国服了,他叫我到时候给他买一份,一起玩玩!

Kai0079:不同时期的双打趣事

小时候,老哥们都喜欢在FC上玩比较主流的游戏,我和我发小首推 《古巴战士》( Guerrilla War ),当时就画面表现力,也只有一句话能形容:古巴战士天下第一! 特别是进到列车套羊的关卡,两个人抢羊的时候,直接化身功利逼。

后来上了初中,有一次出去秋游,地点是珠海的珍珠乐园的街机厅。在那个时候,我根本不懂得怎么打拳皇,什么立回啊判定啊择啊,屁都不懂,下场就是大个98被同学拿个真七疯狂嘲讽摸头测智商,到后面盯着屏幕被朋友甩来甩去震得眼睛都晕了,就在那个时候我眼前彻底打开了通往格斗世界的大门。

后来老铁们偷偷的在老师上课的电脑里装了模拟器,每天中午放学午休时间趁着教学楼没人拉下投影屏打拳皇成了我们每天中午固定的项目。

PSP联起机来也是喜滋滋的,记得初中上历史课(虽然中考不考)的时候,我们课室里的男生都有几个固定的项目,GVG、DJMAX、GGXX、怪猎、纷争,还有NDS对打BLEACH的,也是很热闹的了。那个时候自己有个别的老铁们学不来的绝技就是能在PSP上的GGXXAC里面用TE放低空的最速回镰,老哥们一开始觉得很容易,但是解释完原理了在PSP的按键上上个个都学不来,那时候也是小小的装了个13。

高中虽然也是PSP,但是老哥们联机的内容也只剩下高达了,虽然MH3P出来的时候也是引领了一波,但是凉了之后GVG在老哥们的榜单里还是屹立不倒。

大学因为整了个电视和PS3 XBOX360回去,晚上固定雷打不动的项目就是和楼里面的HOMIES打灵魂能力(刀魂),当时印象最深刻的东西就是老哥们把对手RING OUT(打出场地直接判负)的时候那没心没肺的大笑。

双打趣事要真一一道来还真挺多的,不得不说,有的时候,有一帮子适配高的,审美和爱好都差不多还会一边玩一边嘲讽说相声的朋友老铁们真是玩啥子都好玩。

想了半天,到头来,也真是感谢爹妈把自己生在了一个好的时代。

Z博士:我和奶奶

小时候我奶奶家有一台FC,我奶奶我爸我叔爱玩沙罗曼蛇 赤色要塞 绿色兵团这样的游戏,当时我刚上小学,一般只能在一边看他们打双打,因为他们玩的这些貌似需要两个人都要玩的好才行,我太菜了他们都不带我玩。直到有一回我奶奶发现了坦克大战这个游戏能带我玩,我记得当时一共有50关,每一关开始的时候我奶奶就暂停,给我安排战术,基本上我只需要蹲在一个地方朝几个特定的地方开炮就行了,其他的都由我奶奶搞定。就这样整整50关她都给我开发出了特定的战术,小时候我都很听话的也不会瞎比浪,于是我奶奶可以轻松带孙,打完50关一轮还能接着打第二轮。

有一回我妈上班带着我去单位,我和我妈单位的那些叔叔们说我打坦克大战能打两轮都不死,他们都不相信,让我现场演示(我也不知道为啥当时他们单位里居然有台FC。。。),然而没有我奶奶加持,玩不了几关就死了。。。

现在我一直在外地,一年就回一次老家,我奶奶身体还挺好的,偶尔在家还要玩玩电脑上的小游戏。

祝愿她老人家健康长寿!

小侧:游戏和我哥在一起玩才有趣

从小就会在假期和在广东生活的表哥相聚一段时间,而这一段时间,我们会一起住在姥姥家,这成了我童年一直到大学毕业特别的幸福回忆,表哥比我大一岁半,算是我最聊得来的家人,而且我们都很喜欢玩游戏,记得和他玩的最尽兴的三款游戏,

小时候的魂斗罗,我打得不好,经常拖哥哥的后腿,记得有一关主要是向上跳,最后我都是自觉先死咯,看我哥自己打,因为我太菜。

怪物猎人2G,两个人联机本来一路顺风,而到了老山龙,就知道了这个游戏的恶意,我们两个都是大剑,一开始觉得没关系一定能过,而最后我们从中午打到了凌晨,从姥姥家,打到咖啡馆,又打到姥姥家,最后在请教朋友,用了所有爆弹的情况下,终于通关,那一刻,两个男孩振臂高呼…身心舒畅。

还有就是玩xbox上的生化5,不是佣兵模式,只是剧情,我们俩也是打到深夜,舅舅回家看到我两个玩生化用我们家乡话说“窝豆倔了么撒已四(我觉得没什么意思)”我们两个相视而笑。

我跟哥哥都很珍惜着这种感觉,所以即使现在不能每半年聚一次,他在澳门,我在澳洲,但拖了科技的服现在的我俩可以在周末还会“联机吧?弟” “好啊,哥,我给你打过去语音通话,你建房”。有时候甚至是我们两对couple一起马里奥赛车…有游戏真好,能联机…真他妈好

D9:双打让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FC上大部分可以双打的游戏都有很强的对抗性。比如1P命死光了向2P借;比如估计拖版或者快速抢版;又比如抢HP回复道具……松鼠大作战可以算我最早接触到的可以正面怼的游戏,举起你的队友,找个坑,或者向着小怪扔过去吧!!

玩着游戏感觉真的是单打好简单,双打难上天。只要有一次,举起了队友,立刻就进入了私人恩怨的撕逼大战状态。

和亲戚家小孩一起玩,一般不至于真人PK,毕竟大人都看着,别说动手,就是玩的时候声音大点,都能被他们作为理由关了机子,所以在家玩一般都很和谐。

三四年级的时候,外面有了游戏室,老板排开数台FC,有两种玩法,一种算时间,2元一小时。一种按次玩5角一次,无所谓一次,按魂斗罗来说,就是三条命,松鼠大作战好像也是三条命。双打按次玩有优惠,两个人凑8角,就能一起玩了。

其实如果遇到会玩的,3条命能通关,估计能让老板血亏。但那时,FC游戏刚进中国没多久,绿色兵团这种能打到第二关boss的都算高手,自然按次玩的小朋友大多七八分钟就得玩完。

松鼠大作战的难度其实不算高,这游戏节奏比较慢,不过强制拖版前进。双打配合的好,能打很长时间。这时,老板就会估计在边上说:“试试,试试,这游戏里两只松鼠能互相扔的……”只要有人试了一次,一场血腥的大战一般都会立刻展开。

真TMD是奸商啊!

我有次和同学一起去玩,不知道怎么的,也记不起是谁先扔了一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要知道,再过两年,街机厅开始普及的时候,一块钱能买五个币,所以8角其实很值钱了。我俩放下手柄,就在游戏室里互殴了起来。打架就打架吧,第二天,那小子居然带着老师和他妈,看着我们进了游戏室后,抄了我们的后路!!!!叛徒啊,红果果的背叛!!!!

几个被抓的全部被喊家长,写检查。

当然,叛徒的下场也不好,我们一起举证,他也经常去玩。于是,叛徒也挨揍了!

西式非蒸汽烘培馒头:且行且珍惜

这次这个话题,让我突然间想起了一件八年前的事儿。那些我还在上高中的事儿。

我写的这段故事稍长,而且参和了一些题外的话题,不介意的话就来瞅瞅吧。

高中的寄宿生活是很枯燥乏味的,处在叛逆期而且已经算半个咸鱼宅的我,省吃俭用攒了非常久的钱,买了一台全新未破解的PSP,我买那台PSP的时候,是6.20系统刚出来的时候,那时候我只听说PSP6.20系统要破解,但那是我买了这台机子两个月之后的事了。当然,别笑话我玩盗版,还在高中生时候的我,根本都不知道版权这么一回事,只知道买了机器就能下载游戏玩,仅此而已。

这时候故事就来了,那时候不是盛行玩贴吧么,我就在贴吧打听到了,在我们当地这有三家实体的电玩店,我就找了一家在我们那里售价最便宜而且口碑比较好的电玩店,然后通过电话,和店老板聊好了价钱。那时候买机子的情景我到现在还还记忆犹新,一台PSP6.20系统未破解的黑色机子+一个水晶壳+一个收纳包+一张8G的记忆棒+一张高清贴膜+一个硅胶套,一共1350元,要知道,7年前的1350对我而言那可是不吃不喝两个半月的生活费,我省吃俭用7个月才将这笔钱省了下来。相较之下那时候其他店的坑爹套餐,随便一台裸机再加一张记忆卡就已经要1700,1900元的奸商价格,我 1350元就买到了这么多东西,现在想起来,感觉都还是挺良心挺值得的。至于当年买机器还会特地买硅胶套水晶壳高清贴膜的那种担惊受怕,生怕机器磕着碰着捧当宝贝的情感,现如今早已没有当年这么强烈了,准确地说,现在已经麻木了。现在买台掌机/手机,最多就脏了做做清洁工作,有时候磕着了撞着了也不会像当年那样一惊一乍生怕要出什么大事儿的反应。麻木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感觉。但也多亏了那么些年对机器奶爸般的处处呵护,我那台七年前买的PSP,如今依然坚挺。虽然O键玩歌姬计划玩到已经没有弹性,而且15年的时候摇杆坏过一次,但通过自己徒手拆机琢磨,将他修好了,现在依然还能玩,依然健在。

只是,机子依在,但当初和我一起畅玩游戏的某个老伙计,如今人已不知身在何方,过得如何。那个人,我至今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而且,如今,我连家那电玩店的名字都已经忘记了。

那个人,便是那间电玩店老板的儿子。

亲自去实体店买完PSP的两个月后。

那时候在论坛看到了6.20已经破解了的消息,我便匆匆地带着我的PSP又去了我买机子的那家实体店,店老板真的是一个非常好聊的人,他本来说,要他动手帮忙破解机器是要收100块钱的代工费的,但后来他可能考虑到我只是一个高中生,没什么钱,其次机子是在他这里买的,所以他帮我破解机子的时候就没有另外收我的钱,直接帮我弄好了,还帮我拷了一记忆棒的游戏,虽然我记忆棒只有8G,按照当时的游戏容量来说,只能拷三个游戏,但这三个游戏,我至今依然记忆深刻,因为这三个游戏是我第一次接触到的PSP游戏,它们分别是:MHP3,GVG,3rdbirthday。

9/1继续更新

好了,我回来了。接着给大家讲这个故事。

在我第一次玩到PSP游戏的时候,那时候已经是年底了,二零一零年的十二月中旬吧,那时候玩得十分激动的我,真的是玩疯了,玩到了影响学业的地步,第一次接触到这种次世代掌机游戏的那种惊喜,真不是一般的震撼,那是一种跨世代的体验,有生之年系列。在自己一个人没日没夜地玩了一个星期的MHP3后,激动不已的我不记得是为了什么,在第二个星期的周末,又去了一趟那家实体店。这次去,我遇到了一个戴着深度近视厚镜片眼镜的小伙子,我记得很清楚,当时还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的他和我搭的第一句话:

“你玩MHP3么?一起啊?”

当时,在那个时代,在我家那边的四线小城市的高中生能有一台智能手机都已经是十分稀奇的事了,更别说是拥有一台次世代的掌机。况且当时我念的还是重点高中。那时候在学校里,学生除了讨论学业上的问题,休息时间大部分都是和同学聊一聊当时很流行的连载漫show或者是当下开播的日式动漫,再或者是一些时事新闻。而聊游戏的,基本上没有。

这时候物以稀为贵的感觉就体现出来了。在电玩店里遇到的那个小伙,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个资深的游戏宅,我的直觉一直都很准。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打游戏的我,难得收到了来自他人的邀请,心中那股兴奋,想都没多想就一口爽应了。

我:“好啊,一起一起,我昨天晚上打了好久,终于做了一套赤甲兽套出来了,我们两个人的话,要不要去打打土砂龙啊,那个土砂龙我一个人打了两三次,都打不过,难得有人一起打,要不要去试试啊?”

他:“啊,这游戏你什么时候开始玩的啊?”

我:“额,上个星期天晚上吧,才刚开始玩没多久,我的PSP上个星期才拿到老板这里来破解的。你呢?你现在已经打到哪里了?”

他:“上位八星任务我都已经自己全部打过了”

我:“上位八星?那是什么?”

他:“...你不是还没去打过温泉馆里面的任务吧?”

我:“啊。那里也能接任务的啊?我都不知道...哈哈哈(尬笑),我都是在村长那里接任务打的”

后来他给我讲解了好多好多这游戏里面的知识,时间过得很快,聊开了之后,杂七杂八地聊了很多有关PSP上面的东西,游戏,插件,那时候已经能够模拟PS和街机游戏了,他就用柜台那里的自助电脑顺便帮我弄了一个容量不大的PS模拟器和街机模拟器。聊着聊着就过了两个多小时,我们才开始打MH

他:“刚刚你说想打土沙龙,那我们就去打土砂龙吧,我开个酒馆的下位任务给你,我也顺便去弄点材料”

我:“好的,给你看看我实力吧!”

嗯...通常,吹自己实力多牛逼多牛逼的人...往往都是鶸得跟条水鱼似的,没错,我说的就是我自己。就光是和他第一次玩游戏打土砂龙那次,我被花式撞飞回了两次老家...报酬直接归0...而基本上整条土砂龙都是他一个人在打输出,而我基本上就是个走位出刀都渣得一笔连666都不会喊的咸鱼。二十分钟后,打完了土砂龙

他:“你...好菜啊。”

我:“哪有,是他走位太奇怪了,经常触发冲撞撞我,而且他伤害好高啊,我之前一个人打的时候感觉没这么高的伤害啊,是不是两个人一起玩,怪也会更厉害些啊?”

他:“.....”

他:“我带你去刷几把上位雷狼龙吧,你先去做把雷太开荒自己练练技术吧”

我:“好好好”

后来,一直在当咸鱼看他单挑雷狼龙,而我在默默地挖材料,偶尔上来划两刀水。但一直以来都是倔脾气的我,潜意识里是不容忍自己当一条咸鱼的,在看他怎么打的时候慢慢学习他是怎么出招,怎么走位,怎么预判的。虽然当时我的意识里并没有出招走位预判这种概念,但当时我就是专注在看在思考他是怎么玩的,看得津津有味。当然,专注是好事,但是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那天,因为太过于沉溺快乐,忘记了时间,结果错过了回家的末班车,只能自己掏出身上仅有的三十几块钱打车回家....要知道,对我这种穷人家的孩子来说,10年的时候掏三十几块钱打车那可是很奢侈的...而且回到家后还被母上臭骂了一顿。

不过就因为这样,之后的两个月里,每到周末的时候,我都会一大早用好早饭就坐公车去那家电玩店找他玩,期间,我又买了另外一张8G的记忆棒,150块钱,又是一笔血款,找他玩的时候还能去拷满我另一张记忆棒的游戏(要收费的,几块钱,具体几块钱不记得了)。毕竟,念高中的时候,我家里是没有装网线的。这样一来简直是一举两得。

在认识他的期间,我们互相没有问过彼此的名字,彼此的住处,没有加过任何联系方式,手机号码QQ之类的,甚至我们连彼此的昵称都不知道。一直都是用“你,你,你”这样的来称呼彼此。这就是当年ACG圈的氛围,不需要知道太多,不需要有太多顾虑,只需要有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话语,那我们便可以开始交流,成为友人。

后来,在他的指导下,以及我自己的苦练下,我打MH的技术成长了非常多,后来,在我有实力半小时单挑上位雷狼龙的时候,他把他近2000小时的MHP3存档拷贝了一份给我,里面有他精心搭配好以应付各种地图各种怪物的绝配套装,直接简化了我去刷素材做装备的流程。在某种程度上说,其实是变相地扼杀了我体验这游戏的时间,理由玩过MH的玩家都知道。但当时,年少的我们并没有在乎这么多。再后来,我们一起打了很多遍的三神龙,岚龙,霸龙,煌黑龙。到末期,我自己也能一个人单刷这三只神兽了。

后来,我们一起玩过挺多的游戏,像patapon3,互相伤害的GVG,能够互相乱入的FF0,MGS PW。还有很多其他没有一起玩,但却有在一起讨论的游戏。总之,和他相处的时间,真的是非常的开心,孩子般的开心。

但是好景不长,沉迷游戏的代价也是很沉重的,沉迷了三个多月的游戏,我的成绩一直在直线下滑,我从全班前十的成绩一直快跌到了三十名这样子,一个班五十人。虽然对我而言并不算什么大问题,但是担任的老师可就不是这样想了,全班成绩进前十的那些可都是要准备保送本科的宝贝生源,怎么能够容忍他们成绩下滑?班主任自然在这时候开始行动了,给我又是家访又是请喝茶谈话的,最后也不知道哪个嘴多的二五仔把我打游戏机的事情捅出去的,最后,我的PSP被我爸妈全套没收了,和父母当然也是吵了一架。我又被重新丢回以尖子生的眼光看待。但是,我的成绩再也没回到过全班前十。那一年,我高二。

......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三年多过去了,大二时候的我,身上能够自由支配的钱多了,而且偶尔做做兼职,闲钱都能支撑我买我当下想玩的正版ps3游戏。那时候,暑假回家,在我的抽屉里,偶然看到了我那台静置已久的PSP,而我也突然间想起了那家电玩店,于是想去那家电玩店逛逛,毕竟自从我的PSP被没收了之后,我就再没有去那家店的理由和心思了。心血来潮的我,搭公车转步行来到了那条熟悉的小巷,熟悉的陈姨牌红豆沙香味,熟悉的老字号针灸。只是,那间熟悉的电玩店已经不在那个老地方了。

后来据我和大学时结实的本地机友说道,那家电玩店因为太过良心了,基本赚不到什么钱,在我高三那年就因为经营不当,开不下去搬走了。而当年那个卖1900块PSP套餐的奸商铺,如今已经成了我家那边唯一一家生存到现在的电玩实体店。

那个曾经和我一起打游戏,未曾知道名字的友人,如今你在何方?

9月1日 12:30

看完这些朋友的故事后,对我来说那些已经有些模糊的记忆又慢慢清晰了起来。

大概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表哥就把自己的 SS 游戏机给了我,当时一台应该还得3000多元,现在想想真挺幸福的。那时候和街坊朋友研究最多的除了 KOF97 外就属洛克人 X4 了。

因为有时候周末父母不在家,所以每周末通宵打游戏的时光是最幸福的。

接通电源放上盘,洛克人 X4 片头的动画配上仲间由纪惠的那曲《负けない爱がきっとある》真的每次都不舍得跳过。

从开始的一关关挑战,到后来试出来武器相克的秘密,再一步步制定打关的顺序;有的时候一关就能卡上半宿过不去,换到现在浮躁的可能早就换盘别的了。就这么不断地练习,结果也只有一次很运气的顺利通关,后来再怎么打都过不去最终 boss SIGMA…

另外还一个印象深刻的是那时候一起玩《守护英雄》,双打玩起来真的特别热闹。

后来上高中后,也是如愿以偿有了自己的 PS2。那会儿最让我兴奋的就是叫着送我 SS 的表哥住我家通宵打游戏。从真·魂斗罗到天诛,KOF 到寂静岭,只要是能一起玩的基本都会玩一遍(也拜这个时期盗版盘便宜所赐)。不过那会儿最大的兴趣就是玩寂静岭,他负责操控,我就是出谋划策的。尤其是那些个在寂静岭3、4都刚有盗版盘,没有攻略的情况下奋力通关的夜晚特别让人怀念。

印象特深的是寂静岭4,记得大概是连续在我家住了3天才把游戏打通,“轮回”式的游戏过程,让我俩当时错觉以为游戏出现了 bug,后来才发现有些细节是改变了的…

相比另一首 Waiting for You 我还是更喜欢这首 Room of Angel

上了大学,我把 PS2拿到了寝室用来填满无聊的空闲生活。和对床的室友一起踢实况的日子,因为一个爱用巴西、一个爱用荷兰,互给对方起名,什么“阿德王”、“范尼王”,俩人合力夺得联赛冠军又不敢大声庆祝怕吵醒室友的日日夜夜,这些感觉可能再也找不回来了。

即使如今我们坐在家里就能和天南海北的朋友在游戏里相遇,但我还是更喜欢有三两好友坐在身边切实能感受到的真情实感。

我相信,关于游戏的美好回忆,远远不止这 182 个,没看够可以点击→本期 g.talk,同时也很想听听你分享和伙伴一起打游戏的美好回忆。

36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