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宿七 | 赤壁

柳宿七 | 赤壁

银河历208年,在柳宿七星爆发了一场战斗。

杉深失小寺

PC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前注:由于机核的版面对纯文字内容支持并不友好,“故事烩”栏目始终是一个难见精品的版块,不过这篇脱胎于《三国》的幻想文章应该不在此列。

试探

一道光芒在柳宿七星系边沿亮起,相比恒星的炽热,这道光芒显得更加温柔和煦,交织成一团绒毛的样子,复杂而不纷乱。在一阵空间震颤之后,一支舰队出现在了光芒之中,然后这光芒快速的消散不见了。

这是一只标准配备的作战舰队,侦察机、护卫舰、驱逐舰、巡洋舰、布雷艇、工程船应有尽有。严格按照秦末奇人黄石公的《三略》布阵,小船在前侧掩护巡游,大船在中后侧提供主要火力输出,工程船穿插其间,负责检修、维护。

在阵型的最中心,有一艘巨大无比的战舰,如深空巨兽一般盘踞着,整个船体呈倒三角形上宽下窄,可以明确分别出上方的人员区和下方的各种武器挂件。这是盘古级旗舰“共工号”。

在共工号的最上层甲板,有一座巨大的平台,中央摆着一台全息影像装置。一个身穿锦绣的男人正站在影像装置旁边,看着星河若有所思。郭嘉的声音在平台上响起:

“丞相,前方检测到重力波动,初始判定为孙刘联盟的武装舰队,我认为,这是敌军主力舰队的几率是46%。”

郭嘉是共工号的辅助ai,曹操和它接触的时间比和手下接触的时间还多。郭嘉是为数不多通过了图灵测试的超级ai,曹操喜欢和它说话,有和聪明人说话的感觉。

曹操站在巨大的平台上,恒星的光辉透过舷窗照在他身上,竟映射出一种不足为外人道的孤独和闪亮。他挥了挥手,对空旷的平台说道:“派出护卫舰编队,准备接敌。”

“指令已下达,舰队概况已投息到指挥平台,在下推荐的阵型是:索敌。”郭嘉进入了战时辅助模块。

“可以,索敌阵型。”

无数小船从阵型中脱出,加快速度向敌方舰队驶去,银河系遥远的众星作为背景,将这一支护卫舰编队照得像夜色中溯流而上的鱼群。

————★★★————

曹操看着鱼贯而出熙熙攘攘的舰队,问郭嘉道:“奉孝,咱们从出发到现在,过了多久了?”

“回秉丞相,孙刘联盟发布《讨贼书》已经两年了,我们九个月前集结好兵力出发,途经十二次跃迁,共作战二十七次。”

这九个月里,没有尽头的跃迁和远征,睁眼闭眼净是无垠的空旷,不停的作战,不停有人死去,还会被星云间的猛兽袭击,这些种种让官兵们吃了不少苦头,曹操都看在眼里,但连年的战火已经耗尽了他的悲悯。他所见过的事物,旁人绝对无法想象。他目睹战舰在猎户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烧。他看着C射线在星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所有这些时刻的繁杂情绪终将流失在时光中,一如眼泪,消失在雨中。

今天,他们终于摸到了孙刘联盟的核心星区,曹操把舰队分散在周边几个星区里,既可以侦查也可以随时追击溃逃敌军。

容我把这乱世终结了吧。曹操在心里默默许着愿。

接近

前去索敌的护卫舰已经驶远,整齐的尾焰亮成了一片星。曹操想起自己才从军的时候,在一艘护卫舰上做领航员。那时候远方的人眼中,自己也是瓢泼的星光中看不见的一点吧。谁能想到,短短十几年,自己就从默默无闻的护卫舰领航员做到了丞相呢。

“奉孝,你算算看,普通的大汉公民,当上丞相的几率有多少。”

“丞相执意要问的话,百亿分之一。”

“那如果是只有居留权的人呢。”

“万亿分之一。丞相别往下问了,我已经计算出来您可能的问题了。”

“我不是想要自吹自擂或者抱怨什么。"曹操没有继续说下去,郭嘉吃不透他想说什么,运算模块一片迷茫。

“我才从军那会,和我一起服役的,管火控的那家伙,叫瞎子。那会大家都看不起我,因为我是二等民的儿子,只有瞎子一个人最相信我也最照顾我,他说,自己会天子望气术,能识人命格,一看我曹阿瞒就是做大事的命。”

“个人命运这种事情,我是不相信的,我的处理器无法处理量子计算。但相传先秦有个番人,唤作哈里谢顿,创立了一门算学,可以演算国运兴衰。不过也仅限于万亿百姓这种数量,无法精确到个人。”

————★★★————

曹操仿佛在顾左右而言他:“我很感激瞎子,没有他我也许还郁郁不得志地在哪艘护卫舰上混着呢,当时总说着苟富贵勿相忘之类的话,现如今……”

“丞相,根据统计,和你同年入伍的士兵,目前幸存率不足万分之五。我怀疑…”

“我很清楚,知道他看不到这一天了。对阵黄巾军的一次会战中,敌方光束击中了我的舰艇,火控室瞬间化为了焦炭。那个总是一边嘲笑我胆小怕死一边又暗中照顾我,声称勇者方能永生的瞎子,就这么死了。后来我一路升迁,共事过的人,大多也都死了。我有时在想,与其怀疑自己给他人带来了厄运,不如由衷感谢这份好运气吧。”

“自从大汉倾颓,四方割据以来,前线的阵亡率就一直居高不下,特别是讨伐董卓那几年,出征男丁十不存一……”

“假如我就在这儿歼灭了孙刘联盟的舰队,光复了银河,奉孝你算算看,可保天下多少年太平?”

郭嘉沉默了一会,说道:“期望值大约是二百六十年。”

二百六十年,曹操心里默默估计了这个数字,农民能安心种植五六百季谷物,能有八九代人远离战火,孩子们不用在战舰的阴影下躲藏,青壮不用在空旷的宇宙中互相厮杀,再无人为自己的亲人准备衣冠冢。那些田园牧歌,笙歌纵酒的日子仿佛已经近在咫尺了。

和平这个字眼在银河里已经太久无人提起了。

————★★★————

正在曹操走神的时候,一束光惊到了他。就像夜空惊雷一样,感觉己方所有的舰船似乎都打了个激灵。

一束粗壮的激光在护卫舰编队中扫出了一大片空缺,全息投影仪上瞬间就少了一大片舰船。

第一次接触

只有盘古级战列舰才有足够的能量去驱动横跨大半个星系的光束武器。而天文数字般的造价和维护成本决定了盘古级战列舰无法大量投放。郭嘉的声音再次回响在空旷的指挥平台上。

“丞相,我现在认为有83%的可能,这是敌方主力舰队。”

当然了,谍报显示孙刘联盟里,仅孙权有一艘盘古舰,说是孙刘联盟,其实孙家占大头,刘备那个穷酸,曹操军一轮齐射估计就全灭了,不足为虑。在这种情况下,不会真有人想开战之前先送一艘主力战舰给自己吧?这一艘战舰可是能抵得上千万艘小型战舰啊。

曹操对郭嘉笑道:“奉孝,你仍觉得这可能不是敌方主力?”

郭嘉的声音难得带了一丝感情,它有些不好意思:“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的计算程序里面有一个模块,该模块限制了我做100%的判断。经过对目前情况的复杂推演,反馈给我的可能性上限就是83%。”

曹操不懂后半句什么运算之类的,但隐隐觉得它说的也有一丝道理。不过孙家就算实力挺强,也比曹操略逊一筹,更何况孙策离世,现在主事的是孙策的弟弟,一个什么也没经历过的小鬼,平定内部各门阀派系之间的冲突,就让那小鬼焦头烂额了吧。

至于刘备,更是丧家之犬一般,到哪都混不下去,这几年更是被逼到了银河系边沿的蛮荒之地,那些星区根本没有什么人烟,谅他也翻不起什么波浪了。就这么两方势力,联盟以后竟然谴责自己是“窃国者”,还要向曹操宣战?今天自己就要抓住机会,争取一役之后,重挫对方,然后一鼓作气南下,还天下一个太平。

曹操兴奋地下达指令:“全军,除张允蔡瑁部,其余各部跃迁至柳宿七,我已经抓住了敌军主力!银河逐鹿,在此一役!”他顿了一顿:“共工号主炮准备还击,进行弹道反演。”

几个小时后,曹操各部陆陆续续都赶来会和了。

令人意外的战斗

这是一支书籍记载中从未有过的强大舰队,也是曹操最大的骄傲,他爱自己的舰队胜过自己的儿女。而这支舰队,正缓缓接近他征服银河的最后一道障碍。

曹操不担心敌军会逃跑,对方那冒失的一炮消耗了盘古舰巨大的能量,就算其他船想跃迁逃跑,可孙权舍得就这么,白白丢下唯一的盘古舰吗?

就算再谨小慎微的人,也会觉得这一战胜负已分了。

“所有战舰,以我为阵眼,齐射阵型!”

指令发出后,舰队像精密的机器一般活动了起来,最终排成了整齐的一横排,像一堵墙。

瞎子、老王、小良、小李……还有许多已经逐渐消散风化的名字在曹操脑海中闪过。今天会死很多人,但在这以后,就不会再有人因战争而流离失所,丢掉性命了。

曹操默默握紧了双拳。

————★★★————

与此同时,一团绒毛一样的微光在曹操军右侧缓缓亮起。

“检测到空间异常。”郭嘉报告。

曹操内心一惊,难道孙刘联盟还有小股舰队?可就这么直接跃迁到自己面前,会瞬间被自己的小型舰船吃得渣都不剩吧。

下一秒钟,曹操只感觉眼前一黑。一艘他从未见过的巨大战舰出现在了己方舰队一侧,舰体遮蔽了遥远的星光,把一片死寂的阴影投射在了曹操的舰队里。

更可怕的是,这艘消耗了巨大能量进行跃迁的恐怖战舰,舰首上有一门让人绝望的巨炮,黑乎乎的炮口此时正闪烁着绿光,像死神的脉搏。

接下来,一道粗壮的脉冲从炮膛中涌出,侧面击穿了曹操的舰队,之前的齐射阵型,本意是为了在敌舰进入射程时能全体开火,在瞬间用火力压制住对面。可面对侧翼出现的巨舰,这种排队枪毙式的阵型简直让他们成了靶子。战列舰编队严重受损,让曹操军的火力指数级下降,几乎已经无力再战。

共工号一阵震动。郭嘉的声音不断重复:“护盾已击穿……维生系统已损坏……武器系统已受损……”

曹操看着自己的舰队像烤串一样被这一炮洞穿,愣了,好久后才默默吐出一句话:“准备逃生艇,其余舰队分散撤退,在天鹅座星门重新集结……”

他的拳头不再紧握,身上的锦绣也不再熠熠生辉,他抬头望向天幕,感觉精气正在从自己身上的每一个毛孔外泄。那幽灵般的绿光仿佛打在了他的身上,巨大的打击似乎让他一下从中年人变成了老人。他拍了拍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梦做得太大了吗……”

尾声

银河历207年,刘备在蛮荒星区中找到了一艘废弃的战舰,制造它的上古文明已不可考,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技术水平远超这个时代。

史书上对于该舰的战力分级争论不断,最终为其创造了新的战力等级:孔明级。

该舰于银河历208年,在柳宿七星一战成名。

此后,曹孙刘三分天下。

82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