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阿兹特克创世神话:世界如何在墨西哥人的传说中诞生又毁灭?

浅谈阿兹特克创世神话:世界如何在墨西哥人的传说中诞生又毁灭?

世界在创世神们手里被折腾得很厉害——走马观花地一览这个独特的神话体系

XSDC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从世界诞生,到世界毁灭。作为一个资料本身就相当稀少的神话,阿兹特克神话一直是个相当冷门的神话……吗?

从各式各样的轻小说,到真女神转生里的恶魔,这个神话在海对岸的岛国里有越来越热的趋势……

本文意在以阿兹特克创世神话(五个太阳)为轴来走马观花地一览这个神话,希望能有更多能对此产生兴趣。

五个太阳

所有创世神话都是从“世界并不存在”的那时开始的。在阿兹特克神话中,一切开始于世界诞生前的虚无,只有一位神祇在一切之前诞生了。

这位神祇叫做奥梅堤奥托(Ometeotl),名字在纳瓦特尔语中是“双神”或“双王”的意思。祂既是男性又是女性,既是天又是地,既是光明又是黑暗,既是火又是水,既是秩序又是混乱。总而言之,祂是一个对立而统一的个体,祂既有男性的一面(奥梅堤库特里Ometecuhtli),也有女性的一面(奥梅希瓦托0mecihuatl)。

Ometeotl

他们的四个孩子(=。=)分别是西佩·托堤克(Xipe Totec,剥皮之主)、特斯卡特利波卡(Tezcatlipoca,冒烟的镜子)、魁札尔科亚特尔(Quetzalcohuātl,羽蛇)、维齐洛波奇特利(Huitzilopochtli,来自南方的蜂鸟),正是这四位神祇创造了世界。

——第一个成为太阳的是特斯卡特利波卡。

但他成为太阳这件事让羽蛇神十分的不满,他最终用石榔头把自己的哥哥砸落进了海中。没有了太阳,世界一片漆黑,而愤怒的特斯卡特利波卡变成了美洲虎,将自己的子民全部吞噬殆尽。

第一太阳纪就此灭亡,这一太阳纪被称为“美洲虎纪元”。

Tezcatlipoca

——在第一太阳纪被毁灭后,羽蛇神魁札尔科亚特尔成为了第二位太阳。

但随着他的统治时间越来越久,这个世界的居民开始忘记对神的敬仰,最终特斯卡特利波卡毁灭了这个世界。一场飓风摧毁了整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被摧毁了,只有很少一些居民幸存了下来,但他们都被特斯卡特利波卡变成了猴子。

这个太阳纪也被称为“强风纪元”。

Quetzalcohuātl

——雨神特拉洛克(Tlaloc)成为了新的太阳。

而特斯卡特利波卡诱奸了他的妻子索奇奎特萨尔(Xochiquetzal,羽花),悲伤的特拉洛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什么也不想做。这导致了长时间的干旱,人们不断祈祷下雨,不胜其烦的特拉洛克最终降下一场火雨,这个纪元就此毁灭。

它的居民被变成了鸟,这个纪元被称为“暴雨纪元”。(也有一说毁灭这个太阳的是魁札尔科亚特尔。)

Tlaloc

——第四个太阳纪由特拉洛克的新妻子(一说妹妹)查尔丘特里魁(Chalchiuhtlicue,翡翠裙)统治。

她是位仁慈且善良的统治者,但烟雾镜攻击她,说她只是个伪善者,只不过是想以此获得人们的赞扬。查尔丘特里魁最终被他的语言压垮,她整日哭泣,世界降下大雨,洪水毁灭了一切。

这个世界的居民最终变成了鱼,这个纪元被称为“洪水纪元”。

Chalchiuhtlicue

——而在四个太阳纪毁灭后,诸神终于开始创造我们现在生活的第五个太阳纪,但他们不想重蹈之前失败的覆辙。

在众神之城特奥蒂瓦坎的集会上,他们决定改变之前的做法,相互争斗的诸神终于携手合作。特斯卡特利波卡(烟雾镜)和魁札尔科亚特尔(羽蛇)联手抓住了游弋在世界海洋中的怪物特拉尔泰库特利(Tlaltecuhtli)。战斗中,特斯卡特利波卡失去了一条腿,而他们最终将她撕成两半,一半成为了天空,一半成为了大地。

之后,第五个太阳诞生了——关于这个太阳究竟是谁,不同版本的神话众说纷纭。但按照阿兹特克“年历石”上的“官方”说法,这位成为太阳的神叫托蒂纳乌(Tonatiuh),他是阿兹特克人心中的第五位太阳神。

Tonatiuh

在不同版本的神话书中,他有时被等同于“来自南方的蜂鸟”维齐洛波奇特利,或者被认为是纳纳瓦特辛(Nanahuatzin,满是溃疡)重生后的姿态。(关于纳纳瓦特辛成为太阳的故事,请参阅席路德老师之前的文章)

而在一些神话中曾提及,当纳纳瓦特辛献祭自己后,托蒂纳乌并没有就此诞生,因此魁札尔科亚特尔献祭了数千个神祇的心脏,而后风神埃赫卡托(Ehecatl,羽蛇的一个面相)将他吹上了运行的轨道。

阿兹特克年历石

年历石上,最中央两手抓着心脏的人脸代表第五太阳纪的太阳托蒂纳乌,四个符号分别象征着之前的四个太阳;第二圈包括阿兹特克的二十个日期名;第三圈是一些重复的装饰性符号;第四圈则是象征天堂的绿宝石和玉石;最外侧则是两个绿松石火蛇。

我们所生活着的就是托蒂纳乌所代表的“地震纪元”,这个时代据说会在地震中毁灭,地震或者变动这个词在阿兹特克语里念作欧林(Ollin),这些年里也频繁地出现在各种作品中,例如:

↑这货。

《翼神世音》玩了一些阿兹特克神话梗,除了将要为世界调律的奏者以“变革”为名外,还有女神黑曜石蝴蝶登场,但本文并不打算涉及这位女神,她对于了解这部番似乎也没有什么作用……不过笔者还是挺喜欢在机战里用翼神世音的机体就是了。(划掉)

——总之,自此,第五个太阳纪算是诞生了。

但这里还没有人类,还没有粮食,也没有其它诸多事物——这些故事我们将在文章的剩下部分一一讲述。本文会以创世神话中提及的(部分)神祇为线索讲述,希望各位能够通过本文喜欢上这个古朴的神话。

为了方便行文及阅读,下文中各个神的名字将以意译为主,而当第一次提及神祇和地名时,本文使用的译名参照以下原则:维基百科>《美洲神话》(希望出版社)>其它书籍>>>不可逾越之壁>>>百度百科

西佩·托堤克(Xipe Totec)

重生之神,农业之神,也是蔬菜、疾病、春天、解放之神,是基本的方位之神之一,同时也是金匠和银匠的守护神。

他名字的意义是“剥皮之主”或者“被剥皮者”,“剥皮”这一过程象征着种子发芽,在一些传说中,他通过牺牲自己来喂饱人类。像所有四处政府的帝国一样,阿兹特克人会把他们政府地区民族的神祇放进自己的万神殿中,剥皮之主就是在他们十五世纪的政府中成为万神殿中重要的一员的——这种“后来者”的身份,大约可以解释为什么他在创世神话中那么背景板吧……

不过,他的行为仍然被认为是为了人类牺牲的榜样,为了纪念他的举动,诸神给了剥皮之主一个纯洁的灵魂。而这一点往往是用金色的斗篷象征的——在关于剥皮之主的赞美诗里就提到了“金色的衣服”和“闪闪发光的法衣”,顺便一说,在同首赞美诗的同一行还出现了“为什么我要反对每夜饮酒?”这样的话,正好对应了他的另一个名字Youalahuan,“在晚上喝酒的人”。至于喝太多会发生什么,请去听机核之前的节目(=。=)。

喝多了世界就毁灭了……

祭祀剥皮之主的主要月份是在三月,祭司会穿着被从俘虏身上剥下来的皮跳舞,这位祭司此时就是剥皮之主自己的化身,在阿兹特克的艺术作品中,剥皮之主经常就被表现为身穿人皮的形象。

有时候他的身上也会出现斑点,这既是剥皮之主神职中另外一个相当重要的部分:疾病。传说中,他给人类带来了许多种可怕的疾病,诸如瘟疫、皮肤病和失明等等。

此外,在不同的神话版本中,剥皮之主可能就是狩猎之神米克斯扣特尔(Mixcoatl,云蛇),这个神在一些神话中是维齐洛波奇特利(来自南方的蜂鸟,左蜂鸟)的父亲而在另外一些神话中他是魁札尔科亚特尔(羽蛇)的父亲;同时,他的女性面相Xilonen(玉米娃娃)偶尔会和特斯卡特利波卡(烟雾镜)的其中一个妻子被认为是同一人……乱了没?

关于阿兹特克诸神的关系图(蜘蛛网),有兴趣的请参看之后的Aztec 众神关系网DLC1。在神话学上,这位神祇可能是由一位火山身演变而来的。

《暗黑破坏神2》里头,丛林里也有各种举着刀想剥你皮的怪物。鉴于第三幕的整体风格,这一设计或许是受了中美洲剥皮习俗的影响呢……

→引申:休奇皮里(Xochipilli,花王子)

和剥皮之主同为玉米神的花王子和他有着截然相反的形象,剥皮之主代表痛苦,而花王子则代表快乐。他在某一方面代表了男性的青春,包括了无忧无虑、贪玩、恶作剧等方面。作为游戏之神,花王子应当算是机核的保护神了,而与此同时,他也是同性恋的保护神……

Xochipilli

特斯卡特利波卡(Tezcatlipoca)

造物之神,黑暗之神,夜风之神,夜空、飓风、北方、大地、黑曜石、敌意、不和、统治者、占卜、诱惑、美洲虎、巫术、美丽、战争、冲突……神职还可以再列一长串。他同时也是贵族的守护神,在阿兹特克,国王本身就是最大的巫师(萨满)。

此外他还有众多的别名,其内容的丰富程度简直是在挂着“我是主神”和“我是个邪神”两个牌子招摇过市——虽然在一些描述中,阿兹特克人对烟雾镜的崇拜是可以与宙斯、奥丁这样的神相媲美的,但在神话中,却是该与洛基、塞特这样的邪神放在一起讨论的。

善与恶、光与暗的对立一直是各种神话的主题,在阿兹特克神话中,这一主题的表现就是烟雾镜和羽蛇神,不过他有个别名Necoc Yaotl(与各方为敌者),可见他与大多数人的关系应该都不佳……

战 一 切 哦

·关于五个太阳的创世神话——这个神话的大致内容我们已经在最开头叙述过了,现在在这里补充一些细节。

在第一个太阳纪时,烟雾镜创造的子民都是些巨人,一些神话版本中,烟雾镜无法成为完整的太阳,因为他是夜神,又或者因为他失去了一条腿——这个版本的神话相当有趣,因为在一些故事中,烟雾镜是在与海怪特拉尔泰库特利(不记得名字了的请倒回去看第五太阳纪前创造天地的那一段)战斗时才失去的脚,它或许能反应两个神话诞生的先后。

后一个神话中,他和一贯敌对的羽蛇联手制服了海怪,在关于阿兹特克神话的纪录片(见DLC2)里,即便英语渣如笔者也能够听出“你拥有白昼的力量,我拥有黑夜的力量”这样的台词,而在这之后,他们成为了天堂和星星之王,银河成为了他们的道路。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本文开头所叙述的五个太阳神话,“四美洲豹-四风-四雨-四水-四运动”这一顺序是年历石上所记述的“官方”说法,在不同版本的神话中,这五个太阳的顺序不一定一致,甚至创造它们的神都未必相同,但无论哪个版本,都一定会包含一个由烟雾镜所创造的太阳。

·关于托兰的神话——这个神话中的大部分是关于羽蛇的,但烟雾镜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从一开始,羽蛇便是从烟雾镜的祭司手中夺下的统治权,后来,他与左蜂鸟、特拉克胡潘一起重返这座城市,并且这一次驱逐了羽蛇。传说中,他为病中的羽蛇带去了龙舌兰酒,告诉他那是可以根除一切疾病的药物。

在一些传说中,羽蛇以为他带来的是龙舌兰汁液——因为当时龙舌兰酒还没有被发明。而在另一些说法中,烟雾镜送给羽蛇的并非龙舌兰酒,而是一面石镜,在这面镜子中,羽蛇看见了可怕的景象,才会喝得酩酊大醉。总而言之,他喝醉了,此后睡了自己的大祭司(一说妹妹),清醒过来后的羽蛇无法容忍自己的所做所为,于是离开了托兰城。

与此同时烟雾镜在用歌舞引诱城中的人们跳下悬崖,他制造了火山摧毁城市……然后用烤玉米引诱幸存者离开……嗯……

Tezcatlipoca - el espejo humeante by Zero3 from Deviantart

·祭祀——对烟雾镜的祭祀是所有阿兹特克祭祀中最具戏剧性的一种。

在举行仪式的一年前,阿兹特克人便选择好了一名最标致最勇敢的俘虏来扮演烟雾镜,他会被教授礼仪、乐曲,并在城中受到如同神祇一样的尊敬,并且在祭祀前的一个月,会有四名打扮成女神的少女作为他的伴侣,满足他的一切欲望——在神话中,包括被诱拐的羽花女神在内,烟雾镜一共有四个老婆——尽管他有时还被描写为处男。

在祭祀举行的那天,这位代表神祇的祭品会告别他的四位悲痛欲绝的配偶,独自走上金字塔,他没走一阶,就会折断一根以往伴随着他享受快乐时光的笛子,在金字塔顶端,祭司会取出他的心脏。

……

因为祭品具有神灵的身份,所以他的尸体不会被丢下金字塔,而是被抬到一边。这一仪式象征着时间的循环往复——在阿兹特克人看来,时间会继续下去是件无比重要的事,他们时常担心自己的世界迎来末日。

但对比同样拥有末世论的北欧神话,两个神话的气质完全不同,阿兹特克人没有北欧人那种慷慨赴死的气魄,他们对于将要到来的末日一直是畏惧的,他们战战兢兢地生活,用祭祀来贿赂众神,无时无刻不生活在担忧之中。

也是因此,他们选择用最宝贵的东西来献祭诸神——为了人类存续,他们不得不这样做——于是他们最终选择把人作为祭品献给神祇。

用黑褐煤和蓝色绿松石镶嵌而成的头颅,代表烟雾镜。

→引申:美洲豹(美洲虎)

美洲豹(Jaguar),学名:Panthera onca。作为中美洲的重要主题之一,美洲豹在中美洲非各个神话中都有出现,对阿兹特克人来说,他们强调美洲豹获取猎物时的勇气和智谋。同时由于美洲豹习惯于在黑暗中捕捉猎物,所以它时常与黑暗、冥府联系在一起,传说中美洲豹的嘴能够通往地府。

阿兹特克人在描绘烟雾镜时,他时常都披着豹皮、长着豹爪,美洲豹是他的象征之一。特佩约利奥特尔(Tepeyolohtli,山之心”),它是种有着美洲豹外表、居于穴中的生物,它也被认为是烟雾镜的动物面相。顺便一提,美洲豹被IUCN列为近危,主要受威胁的原因是栖息地受到威胁。

Tepeyolohtli

魁札尔科亚特尔(Quetzalcohuātl)

风神,智慧之神,知识之神,晨星、黎明、农业、艺术、手工艺、光明之神,也是创造神和重生之神,发明了历法、书籍、还有其它一些——见托兰城神话的部分——类比而言,羽蛇就像是中国神话中的伏羲。

“覆盖羽毛的蛇”在中美洲是个常见的主题,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奥尔梅克文明(Olmec)里那些无名的诸神,玛雅传说中的库库尔坎,基切玛雅人(《波波尔·乌》)中的古库马兹都是这一主题,在阿兹特克神话中,他除了在创造世界时(在这一部分我们不会再复述这个神话)起到关键作用外,还与人类的诞生与粮食的诞生有关。

而作为风神时,他是羽蛇-埃赫卡托(魁札尔科亚特尔-埃赫卡托),这同样是个在中美洲有着广泛信仰的神,他的标志是突出的鸟嘴(或鸭嘴)面具。

同时,(和烟雾镜相对的,)羽蛇也是祭司的保护神,在阿兹特克帝国内,最高等级的祭司(只有两位)就被冠以他的名字作为称号——祭司是服务于贵族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羽蛇和烟雾镜这对兄弟永恒的光暗之争,似乎是烟雾镜占据了上风。

·创造人类

在英文维基里,这段描述的画风是这样的:羽蛇太爱自己(在第二个太阳纪)创造的人类,以至于他不想让他们灭亡……嗯……总之,在第五个太阳被创造后,众神无人祭祀,被撕成两半的海怪特拉尔泰库特利也在地底哀嚎着要求人类的鲜血(否则无法安息),众神决定创造人类。

羽蛇进入地府去寻找之前太阳纪居民的遗骨(阿兹特克人的天堂与地狱基本只有方位概念;进入冥府也是个神话常见的母题,虽然一般大家都是去找老婆的……),冥王让他一边绕地狱四周,一边吹响海螺号角,但却给他一个没有孔的普通海螺,于是羽蛇召来虫子在海螺上咬了孔,发出巨大的声响;冥王不情愿地把骨头交给了羽蛇,又下令挖一个大坑阻止羽蛇离开,羽蛇掉进了坑里,还被一只突然飞起来的鹌鹑吓晕(……),骨头也被鹌鹑弄碎,他最后只能带着骨头碎片离开地府。

——此处一提,海螺被认为与风有关,所以在羽蛇的画像上,他经常戴着海螺。

【所以说宝具设定成海螺或者鸟喙面具不是挺好,再不济蛇杖也成——和赫尔墨斯的不是同款,尽管羽蛇有时也被当作医疗之神——为什么是Xiuhcoatl……

*休扣特尔(Xiuhcoatl,绿宝石蛇),代表火的威力及贫瘠和干旱的威胁力量,它与阿兹特克的火神修堤库特里(Xiuhtecuhtli,绿松石之主)有关,也被当作左蜂鸟或烟雾镜的衣装。】

Xiuhcoatl也是FX05的别名,注意看弹匣上方的蛇logo

这些骨头被女神磨成粉末,又混合上羽蛇自己的鲜血,最终成了现在的人类。

而在另一个版本的神话里头,羽蛇前往地府的旅途与另一位神祇索罗特尔(Xolotl)有关,这位外形是狗的神祇是夜晚的金星,他是畸形与厄运之神——在这个版本的神话中还是羽蛇的双胞胎,从阿兹特克神话的纪录片(见DLC2)中,可以看见这一神话。

纪录片中的画面体现了阿兹特克人的“冥府观”:进入地府的死者需要战胜许多危险才能在那里生活下去,在神圣的四天旅途中,行者必须在时刻会挤扁自己的两山之间通过,他们要避开蛇和鳄鱼的危险,穿过八片沙漠、翻过八座山头版头、经受夹杂着黑曜石岩块和石刀的寒风袭击;接着,他们来到一条宽阔的河边,由一条红色的小狗驮过河;最后他们来到自己的目的地,把礼品献给“死者之主”,后者从九块不同地区中选出一处安排死者的去处。

……虽然人生已如此艰难,死了还要历经艰险看起来挺难过的,不过如果有这个题材的游戏,还真想玩玩看呢。

顺便一提,先前提及的成为第五个太阳的纳纳瓦特辛,也被认为是索罗特尔的一种面相。

Xolotl

·关于托兰的神话

关于烟雾镜的部分里,我们已经说过了关于托兰城毁灭的故事,现在可以来为它添上更多细节与后续。

在关于羽蛇喝醉的理由上,他在镜中看到了什么是一个非常感性的版本,作家富恩特斯在他的书中描写过:当羽蛇望向镜中时,他看到了一张脸,一张属于人的脸,他意识到了自己也不过是个人,也终将死去——这是笔者个人非常喜欢的一种解读。

之后的事,在一些书中,并非羽蛇本身做了些什么,而是烟雾镜奸淫了他的女儿,并且控制了军队,才导致了羽蛇的离开。他向东离开城市,进入墨西哥湾,在这里,他焚烧自己,他的心脏升上天空成为金星——又或者,前往了特拉帕兰城。

有趣的是,在玛雅传说中,库库尔坎建立奇琴·伊察的年代和阿兹特克神话中羽蛇离开的年份大致相当,这究竟是历史上真的发生过什么,还是阿兹特克人修改了传说以符合历史,就只能由看官自由心证了。

不过托兰的神话的确是个神人交织的神话,在机核之前的文章中可以看到关于这部分故事的详细描述,此处做个简略的复述:作为羽蛇的托兰城统治者只向人民要求简单的祭品,而他的对手则要求人祭,在随后的政治斗争中,他落败了。

尽管在历史学家笔下,这位君主有着不亚于亚瑟王在英国人心目中的地位,但这一变革毫无疑问是失败了,后来进入特诺奇蒂兰特(Tenochtitlan)的冒险者曾描述,一接近羽蛇神的神庙,一股屠宰场一般的气味便扑面而来。

现在,我们倒回来与这则神话的开头——它提及了羽蛇获得了这座城市的统治权。

在同样神人交织的情况下,他(作为人)是一位为父亲报仇的遗腹子,在那之后,他带领人们建立了托兰城,而他的父亲之后也被供奉为狩猎之神米克斯扣特尔(Mixcoatl,云蛇),我们将在之后关于左蜂鸟的段落再次见到他。

而在另外一些更具有“神话”色彩的说法里,羽蛇不满于人类被其他神祇征服,于是他来到了托兰城,在这里,他发现人们正在以非常野蛮的仪式祭祀烟雾镜,于是他就把烟雾镜的祭司打跑了,之后,他回绝了人们要将他作为神祭祀的请求,他拒绝一切奢侈,并邀请人们过前辈的生活且保持灵魂的纯净,作为人,他还教授他们种植玉米、处理翡翠,金子,黑曜石、给棉花染色,并且传授了天文学、书写的方法,同时禁止了人祭……

……这是哪来的基督徒啊(。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基督教影响,当提及羽蛇作为人在托兰城中生活时,就有股浓浓的“上帝的道在耶稣基督中成了肉身”的感觉扑面而来……无怪乎西班牙人喜欢用羽蛇归来的传说来巩固他们的殖民地位了。(羽蛇的不详之归是个相当著名的故事,然而对于西班牙殖民之前是否有关于他归来——尤其是以一个白人形象归来——还是件有争议的事。)

并且羽蛇神话同样包含了处女生殖的要素。在一些神话中,奇玛尔曼(Chimalman,左手)处女生殖诞下的,方式有各种各样,在此仅叙述一则与云蛇和托兰城有关的:

在一次狩猎中,云蛇发现遇见了奇玛尔曼并向她示爱,女神十动然拒,于是云蛇向她射了五箭,但这五支箭都被她用左手挡了下来(她因此得到了“左手”这个称号);后来,奇玛尔曼还是和云蛇结婚了,但她无法怀孕,于是她向羽蛇祈祷,祭司给了她一块宝石让她吞下,之后她就怀孕了。

这惹怒了烟雾镜,于是他劝说其他人杀死了云蛇,奇玛尔曼从自己的故乡逃离,并生下了托尔皮辛(托尔皮琴)——他后来被认为是羽蛇——而她自己则在分娩时死去。

既是神又是人的塞·阿卡特尔·托尔皮辛·魁札尔科亚特尔(Cē Ācatl Topiltzin Quetzalcoatl)在为父报仇后创建了托兰城,故事和我们最初叙述的版本无缝衔接。

从各种角度上来看,这则神话很可能是辆披着神话外皮的车,因为在另一个版本的故事中,云蛇是向奇玛尔曼的不可描述部位射了一箭才导致了她怀孕。

·寻找粮食

作为风神,羽蛇也参与进了粮食诞生的过程。

在这个神话中,为了喂饱人类,诸神决定去寻找合适的食物,羽蛇发现了一只背着玉米的蚂蚁,在恐吓了这只蚂蚁后,它同意带他前往前往食物的发源地,于是羽蛇化身蚂蚁潜入了托纳卡特佩特尔山(Tonacatepetl,“粮食山”):在那里有一个装满了玉米与其他种子和谷物的房间,他把一些玉米粒带回,众神用它来哺育了最初的人类。

但当羽蛇试图把整座山拉回来时,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办法用一根绳子搬运它,于是他请其他神祇帮忙。通过抽签,纳纳瓦特辛最终被指派来劈开这座粮食山,他把整座山辟开,并请来了特拉洛克斯——雨神特拉洛克的仆人,代表四种方向的风,以及特拉洛克,他们将种子分给了人类。

从这个神话中可以看出羽蛇为什么也是农业神:因为他同时也是风神,风播撒种子,并且带来雨水,于是作物发芽。

Tonacatepetl的壁画

·龙舌兰的起源

在关于托兰城的故事中,我们已经能够看到关于龙舌兰酒的传说。而关于龙舌兰(植物)的起源,也与羽蛇有关:

在诸神创造了人类后,他们发现人并不开心,他们想要做些什么来鼓励人类,让他们为众神唱歌跳舞,于是羽蛇以风神的身份说服玛雅修尔(Mayahuel)来到地面。然而她的祖母,兹兹米特尔(Tzitzimitl,黑暗魔鬼)并不愿意,她们追逐着两人来到地面上,却没能阻止他们结合,他们化成了缠绕的树木。愤怒的兹兹米特尔于是毁掉了代表玛雅修尔的树枝,悲痛的羽蛇把玛雅修尔的骨头种在地里,从此便有了龙舌兰,人们用它来酿造龙舌兰酒。

——在这个故事里,我最看不懂的是兹兹米特尔的逻辑……除了表达龙舌兰的诞生外,这个故事还讲述了某不可描述之事的出现,据说相互纠缠的树木代表着男女的结合……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酒后乱性吧x

但在除此之外的神话中,玛雅修尔成了酒神帕特卡特尔(Patecatl)的妻子,据说她有四百个乳房(多产的象征),能够哺育足够多的醉酒神——而这些醉酒神无一例外都以兔子为名,因为阿兹特克人觉得人喝醉以后很像兔子。

顺带一提,关于粮食和龙舌兰起源的两则神话可以在法语维基羽蛇的词条上找到。没错,不是英语也不是西班牙语,是法语……

DND里的羽蛇。名字在纳瓦特尔语里是蛇的意思。

羽蛇在各式各样的ACGN中出场实在太多,从魔兽到恶魔城,从打牌王到数码宝贝,以至于根本没有办法把这些形象一一列出……大约是“羽蛇”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酷炫吧?

不过,在大部分作品里,羽蛇的形象都是如上图那样的,长着翅膀的蛇,但是我们看看古抄本的话……

……没有翅膀呢。(笑)尽管如此,可能是早期羽蛇神的奥尔梅克(Olmec)神VII却是有翅膀的,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引申:凤尾绿咬鹃(格查尔鸟)

凤尾绿咬鹃,学名:Pharomachrus mocinno。就像美洲豹是烟雾镜的化身一样,格查尔鸟被认为是羽蛇的化身,它是天国的象征,其羽毛比黄金还贵重——阿兹特克没有钱币,交易仍是以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

这种长着一张●v●脸的鸟现在还是危地马拉的国鸟,不仅在国旗上出现,连货币也以它为名,即便如此仍然濒危,主要原因还是栖息地破坏……并且这种鸟无法人工饲养,不自由毋宁死,在危地马拉的传说中,在被西班牙人统治的过程中这种鸟儿停止了歌唱,直到国家独立。

一定要晒一下这繁殖期时长达30cm的尾羽。

特拉洛克(Tlaloc)

雨神。仅这一个神职就能明白这位神祇在中美洲的地位,同羽蛇一样,特拉洛克的源头可以上溯至奥尔梅克时期,在中美洲其它文明的神话中也都能找到他的身影——例如在玛雅神话中,他相当于恰克。

他的其它职能其实都是这一职能的延续,其中包括冰、冰雹、雪、云、洪水、干旱、雷电——简单说来,就是任何与降水有关的东西,同时因为雨水能够带来农业丰收,所以他也象征着多产。

在阿兹特克这样一个靠天吃饭的地方,雨神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他是阿兹特克人最为崇敬的四位神祇之一,这四位分别是:特拉洛克、羽蛇、烟雾镜、维齐洛波奇特利——可以看出,某位神又不幸地充当了背景板。而提及这点,我们就不得不提及将会在下个部分担任主角的维齐洛波奇特利,来自南方(左边)的蜂鸟,左蜂鸟,在阿兹特克的万神殿中,中美洲最为古老的神祇之一的特拉洛克是和最新的、完全阿兹特克原创的神祇左蜂鸟并肩而立的,阿兹特克人相信战神左蜂鸟能够督促雨神工作——战争能够促使下雨。

在阿兹特克的首都里,两位神祇的双子神殿一同坐落在祭坛上,前者是明亮的蓝色与白色,而后者则是血红色,而两个神的祭司也都具有同样崇高的地位,记得之前说阿兹特克有两位以羽蛇为名的祭司吗?就是侍奉这两位神的。

手抄本中,特拉洛克的形象相当好辨认:他有着圆圆的眼睛和白色的獠牙,这里獠牙据说象征着流水……嗯……同时特拉洛克也与蛇有关,因为闪电的模样让人联想到蛇……不过,特拉洛克似乎是从“娃娃-美洲豹”演变而来的。

对于特拉洛克的祭司仪式也让人印象深刻,这一祭祀仪式的主角是儿童:被选为祭品的儿童会被装饰打扮,而后带上山顶,如果他们此时哭泣,那便会被视为好兆头,因为眼泪象征着雨水,不过仪式到了最后会以祭祀剥皮之主作为终结。而相对温和一点的祭祀则是家里供奉玉米穗和玉米杆。

在前述关于五个太阳的神话中,特拉洛克据说诞生于羽蛇和烟雾镜与水怪战斗时。

·四个方位

我们之前曾在关于粮食诞生的神话里提到了特拉洛克斯(Tlalocs)——侍奉特拉洛克的四个小神,另外一说,他们是他与 的儿子。

除了给人类送出粮食外,他们也代表了四个基本方位和四个方向的风,传说中特拉洛克有四个罐子,从其中三个罐子里可以倒出致命的干旱、严寒和疾病,然而从代表东方的罐子里,他能够倒出滋润大地的雨水,阿兹特克人认为,雷声就是特拉洛克打碎罐子时的声音。

关于这点我们可以从地理上说明:因为肥沃的维拉克鲁斯沿海平原是季节性雨水的实际发生地,当墨西哥湾受到中央高原冷风侵蚀时,热气流受压就引起降雨……总之,这个例子告诉我们,阿兹特克的宗教和地理也是相关的。

而从另一个角度,可以看出特拉洛克也与疾病有关,在神话中,特拉洛克统辖“特拉洛克之地”特拉洛坎(Tlalocan),死于溺水、雷电、传染病的人会被接来这里,这里丰衣足食、四季常春,当因这些原因而死的人下葬时会有一根木头陪葬。

DA画手TheArtfulMegalodon绘制的特拉洛克。阿兹特克神话在国外还是有一定爱好者的。

→引申:查尔丘特里魁(Chalchiuhtlicue)

关于这位女神东西其实也不多,合在一起说了吧_(:з」∠)_

翡翠裙是特拉洛克的妹妹或第二任妻子,也是与他配对的女神,她是水、河流、海洋、风暴、洪水的女神,也是美丽和热情的化身。

有关她的神话我们差不多都已经在关于五个太阳的神话中说过了——剩下的一些关于她可能也是火神的老婆,她也是月亮的母亲之类的,请参照DLC中提供的关系图——但在涉及到她时,关于特拉洛克的那部分创世神话有了新的版本。

在这个神话版本中,是她毁灭了第四太阳纪,作为对特拉洛克的报复,她降下了持续五十二年的大雨,将地面的一切冲毁,但同时她还建立了一座连接着天与地的桥梁,这样那些受她恩惠的人就可以逃离;而那些没有离开地面的人则化成了鱼,这样他们就不会被淹死。

维齐洛波奇特利(Huitzilopochtli)

战神、太阳神、人祭之神、特诺奇提特兰的保护神。

他是阿兹特克人的主要神祇,也是阿兹特克万神殿中最为年轻的——因为他是一个完全由阿兹特克原创的神,左蜂鸟在美洲更早期的文明中并没有对应的化身。

从他的神职中我们也可以看出,阿兹特克人将战争、祭司和确保太阳的运行紧密联系在一起,阿兹特克人以不断的人祭来确保无穷的永夜不会降临、第二天的太阳仍会升起,左蜂鸟是阿兹特克首都的保护神,但特诺奇提特兰同时也是世界的中心与支柱,一旦他的保护失败,整个世界都会因此而毁灭。

作为太阳,他每天穿过天空,从黎明到正午陪伴他的是阵亡武士的灵魂,从正午到日落陪伴他的则是奇瓦特特奥(Cihuateteo)——分娩时死去的女子的灵魂,阿兹特克人认为女人在分娩时死去和男人战死一样光荣——而在夜晚卡,他照亮亡灵居住的阴间。

而另一个神话提及了他在夜晚与群星战斗,所有的这些都反应了阿兹特克人对于昼夜交替的看法。同时,左蜂鸟还与特诺奇蒂兰特的诞生有关——这一神话至今仍被绘制在墨西哥的国旗上,下面,我们就来一一叙述这些故事。

Serge - Almighty Huitzilopochtli by Team4Taken from Deviantart

·诞生神话

除了作为双神的儿子,左蜂鸟的诞生还与扣特丽丘(Coatlicue,蛇夫人)有关。这位蛇夫人的丈夫我们在前文中也多次提过,她的丈夫是云蛇——至少在这则神话里是这样的。神话里说道,在云蛇死后,蛇夫人在打扫房间时看见了一个带着羽毛的球,她把球搂进怀中,但之后就找不到它了。

据说正是这个球让她怀孕——这也是处女生殖的一个版本——之后,她的子女,包括月亮女神柯尤克索秋(Coyolxauhqui,金铃)和四百南方星辰(Centzon Huitznahua)都为此感到羞耻,于是他们决定杀死她。

就在这时左蜂鸟全副武装地诞生了,他将自己的兄姐杀死、将他们赶到了天上,这之后,太阳每晚都重复着与月亮及星辰的战斗。

Las amiguitas de Coatlicue. by ah-puch-zegno from Deviantart

而在惯例的不同版本的神话中,月亮女神充当了完全不同的角色:其中一个神话说,她说服自己的弟弟们,他们母亲羞辱了他们,因而他们要将她除去以保住脸面;但在另一个神话中,她则是为了警告母亲而来,却被出生的左蜂鸟误杀,而后为了让蛇夫人可以每夜看见自己的女儿,她的头被抛上天空、成为了月亮,她脸上的铃饰仍然在天空中闪闪发光。

每次月亮在太阳光下消失,就意味着她被砍头这件事的重演。

在一些传说中,四百南方形成中,有一位幸存了下来,她的名字叫Malinalxochitl(实在找不到中文翻译了!),她是位能够操纵蛇、蝎、沙漠昆虫的女巫,在后来还会继续和左蜂鸟作对——关于她的神话,是笔者在外网上搜索到的,暂时没有在任何手头书籍上看到关于她的事,在此备考。

·特诺奇蒂兰特的诞生

作为阿兹特克人的保护神,左蜂鸟指引他们离开阿兹特兰(Aztlan,鹤之地),最后在特诺奇蒂兰特落脚。

传说中,阿兹特克人的祖先居住在中美洲西北部阿兹特兰的奇科莫兹托克(Chicomoztoc,七洞穴),这里位于有一天,祭司从左蜂鸟那里得到启示,让他们离开那里。

于是他们开始迁徙,在这一过程中,左蜂鸟禁止他们自称为阿兹特克人,转而告诉他们,他们应该自称为墨西卡,后来,在辗转了三百多年后,他们在一个湖中看见了一只老鹰叼着蛇站在仙人掌上,认为这是左蜂鸟给予他们的启示,就定居在了那里。

这里后来建成了特诺奇蒂兰特城,阿兹特克的首都,也是阿兹特克人心中世界的中心,而叼着蛇的老鹰后来也登上了墨西哥的国旗,成为国家象征——不过在一些说法里,这件事是羽蛇干的。

特斯科科湖(Lago de Texcoco)

而关于Malinalxochitl的神话也与此有关,传说她曾与阿兹特克人一起上路,但左蜂鸟设计让她脱离了队伍,她怀恨在心,之后,她生下了一个叫科皮尔(Copil)的儿子,她从小教导他,并最终派他去杀死左蜂鸟;最后,科皮尔被杀死,左蜂鸟取出他的心脏,把它丢向山谷,变成了特斯科科湖(Lago de Texcoco);数年后,他命令阿兹特克人去寻找科皮尔的心脏,阿兹特克人跟随他的指引,最终在特斯科科湖上的小岛中看到了叼着蛇的老鹰。

·顺带一提的关于左蜂鸟的祭祀

在阿兹特克的十二个月中,有三个月会祭祀左蜂鸟,其中一个是与烟雾镜一同祭祀,会在儿童身上刺痕。

而剩下的两个则是单独祭祀,其中一个以火鸡和玉米饼祭奠他,并举行盛大的舞会;而另一个则会模仿或表演战争场面。

墨西哥国旗。绿色象征独立和希望,白色象征和平与宗教信仰,红色象征国家的统一。

→引申:蜂鸟

遵循(并不存在的)规律,这节的引申来说说与左蜂鸟有关的动物。

笔者之前和人谈及阿兹特克神话,曾有人说阿兹特克人竟然会用蜂鸟这种最小的鸟类来代表一位神祇——其实这主要是由于蜂鸟的进食方式,它们取食花蜜的姿势让人联想到了献祭。

众所周知,向诸神献祭是阿兹特克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除了人祭之外,他们还会用各种方法切割自己的身体,包括用龙舌兰的尖刺刺穿耳垂、舌头等多肉的部位,流出鲜血来取悦众神,蜂鸟的取食正让人想起这一行为。

对了,在此顺便一说。除了鹰和蜂鸟,左蜂鸟有时也用蛇来象征……主要的原因是他是太阳神,会以一个特殊姿态的蛇来象征循环。……没错,那个姿势就是衔尾蛇。

世界各地的古人们,其实想的事情真的没有那么多的区别。

TCG of Myths and Legends的阿兹特克神话卡面。

上图分别是美洲豹之神特佩尤洛特里Tepeyóllotl,大地女神托楠辛特Tonantzin,金星神索洛特尔Xolotl,羽蛇神Quetzalcoatl,雨神Tlaloc,太阳神纳纳瓦特辛Nanahuatzin,牺牲女神伊兹帕帕罗特尔Nanahuatzin和创造神Tezcatiploca。

这个卡牌游戏也不知道是否还存活,不管怎么说……作为一个神话爱好者……笔者希望能有所有角色的设定和性别都正常的神话题材游戏啊_(:з」∠)_

结语

这里还有许多东西想说。

比如在埃赫卡托试图献祭众神时,有神逃跑了,有神试图反抗,完全是人间真实。比如在众神回归的节日上,有两位神会缺席,老神太老走不动了,而商神离开道路去做生意了,也完全是人间真实。比如阿兹特克十分流行球赛,大约因此国家队成绩也不错,堪称美洲阿森纳,而发明球赛的人就是传说中那位托尔皮辛。

比如鼻环与耳环是中美洲神身上常见的装饰,在马大叔游览沙漠城市时,你可以在他弹吉他的背景墙上看见完全符合中美洲神祇形象的雕像(但无法考据)。

……

总之,本文只是对阿兹特克庞大而复杂的宗教神话的一瞥,希望你能够喜欢。

附后的两项,一者是笔者从维基百科上整理的阿兹特克神话关系图,一者是从不存在的视频站上下载的阿兹特克神话相关纪录片,放这里以供考证。

DLC 1 阿兹特克神话关系图

本关系图完全体现了笔者制作时的心情:

都用曲线吧,看起来好看一点(中间)→这样整理一下比较争气(左边)→理线是什么,可以吃吗(右边)→(目死)(最外侧)

由于本人英语水平不佳,神职部分是凑合着翻译的,只能作为参考:)

请点击图片看大图

DLC 2 阿兹特克神话纪录片

阿兹特克神话纪录片《The Five Suns》,英文,无字幕。

不过如果你把上面这一长篇全看了的话,相信看起来毫无障碍。

200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