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藏在格斗游戏里的名画,你发现了吗?

这些藏在格斗游戏里的名画,你发现了吗?

在格斗游戏里寻找名画的踪影。

kikikaikai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古典名画固然很美,但它似乎有些遥不可及,大众在生活中很少能接触到,但将古典名画融入游戏中,让名画既保留了本身的魅力,也多了一些亲近感,岂不美哉。作为美术和游戏双重爱好者的我,在一些格斗游戏中寻找到了不少名画的踪影。因为玩的大多数是日产游戏,所以挖掘到的名画基本都是日本的。

浮世绘.美人画

提起日本传统绘画艺术,相信很多人首先浮上脑海的是“浮世绘”这个词,当然还有另一种风格迥异但同样有代表性的屏风图。而说到浮世绘,自然少不了喜多川歌麿的美人画,歌川广重的风景画,还有葛饰北斋的各色作品。先从浮世绘美人画说起吧。

     喜多川歌麿(mí)是浮世绘美人画的第一位代表性画家,创立了美人大头像的"大首绘"(也就是有脸部特写的半身胸像),“大首绘”这种描绘方式影响了之后美人画的样式。

山田十平卫场景

当年玩MD版《饿狼传说special》的时候,山田十平卫场景里那一字排开的浮世绘美人画给我留下印象深刻。

游戏里的美人画和喜多川歌麿的美人画的对比

直到多年后我才知道那五副均是喜多川歌麿作品,而且并没有做多大的改动就直接放进游戏里。

《富士山Buster》

歌麿的作品在《富士山Buster》中也有出现,艺伎的场景,有三大幅美人大首绘,不过有做了些许改动,疑似从《宽政三美人》里拆分出来的。

说到刀剑格斗游戏我首先想到的是《富士山Buster》而不是《侍魂》,《富士山Buster》日本风味特别浓烈,很多关于日本文化民俗的东西我一开始都是在这游戏了解到的。这游戏连海报也是浮世绘画风。

牙神幻十郎的“桐霸.光翼刃”

同样是刀剑格斗游戏的《侍魂》也很喜欢融入浮世绘元素,牙神幻十郎的“桐霸.光翼刃”刀影中也浮现了半截美人画,至于用了哪副画实在看不出来,找到一副接近的。关于《侍魂》系列的浮世绘元素下面还会讲到。

浮世绘.艺人画 武者画

在人物画上与喜多川歌麿齐名的还有东洲斋写乐。如果说歌麿是美人画的顶峰,那麽艺人画的巨擘就是东洲斋写乐了。东洲斋写乐在当时的画坛犹如昙花一现一般,仅出现十个月就消失了其生平至今都难以考证。

《街霸2》本田背景,请留意右上方的艺人画
《三代目大鬼谷次之奴江户兵卫》和《三代目坂田半五郎之藤川水右卫门 》两幅作品合二为一

东洲斋写乐主要描绘当红歌舞伎演员的艺人画。《街霸2》本田背景,这个大家最熟悉不过了,浴池上方的歌舞伎演员便是由他的两幅作品《三代目大鬼谷次之奴江户兵》和《三代目坂田半五郎之藤川水右卫门 》合二为一的,之所以选《三代目大鬼谷次之奴江户兵卫》做头部,可能是颜艺比较出色吧。高桥克彦获得江户川乱步奖的《写乐杀人事》,小说封面用的就是这幅画。身子这幅《坂田半五郎》则是动作取胜,撸起袖子一幅要干架的样子。

《漫画英雄对CAPCOM》本田浴池里的另一幅画
《谷村虎蔵之鹫冢八平次》和《三世佐野川市松の祗園町の白人おなよと》

到了《漫画英雄对CAPCOM》,CAPCOM仍然采用这种糅合两幅画的方法如法炮制了本田浴池里的另一幅画,用的同样是东洲斋写乐的作品,《谷村虎蔵之鹫冢八平次》和《三世佐野川市松の祗園町の白人おなよと》

歌川丰国的《二代中村仲蔵之松王丸》

稍微冷门的格斗游戏《爆裂人复仇》神威翔的主场也有一大副艺人画,歌川丰国的《二代中村仲蔵之松王丸》,并没做多大改动。

《饿狼传说RBS》吉斯的场景

《饿狼传说RBS》吉斯的场景,开场就是三层拉门打开的效果,门上有精美的浮世绘,画上均有画中人名讳,什么“荒井丸”和“坂上小十郎”...

歌川国芳《相馬の古内裏》

“荒井丸”在歌川国芳的浮世绘《相馬の古内裏》出现过,绘作取材于小说《善知安方忠義伝》。

歌川丰国

至于“坂上小十郎”等人都没有查到相关信息,该不会是杜撰的吧,疑似用歌川丰国的几幅画拼凑的,希望有能人异士帮忙考据解惑。

《饿狼传说RB2》

《饿狼传说RB2》也有两幅浮世绘,画的是吉斯本人,同样是取材于多幅作品。另外浮世绘上的四个字写的是“覇我悪怒”,读作“ha wa a do”,也就是霍华德(Howard)的日语汉字谐音。

浮世绘.风景画

说完人物画再说说风景画。其实我不太想说那副妇孺皆知的葛饰北斋的《神奈川冲 浪里》,这幅画成为了同武士刀、鸟居一样,代表日本的符号之一。

葛饰北斋的《富岳三十六景》共46枚,其中最有名的还有《凯风快晴》。据说在暮夏初秋,当南风吹拂,天空晴朗时,富士山的斜坡在阳光下会呈现赤红色。这是北斋作品中构图最具抽象感的一幅。

《侍魂·零SP》

SNK更是直接原封不动拿来做《侍魂·零SP》里发动"绝命奥义"的背景。

《名将》里的加分道具

《凯风快晴》还作为《名将》里的加分道具出现,分额很高,但出现几率不大。

《富士山Buster》 打招财猫的余兴节目

葛饰北斋的风景画也改头换面地出现在了很多游戏中,上面提到的《富士山Buster》 打招财猫余兴节目的场景也是《神奈川冲 浪里》加《凯风快晴》

游戏里的画作,有些简单粗暴直接以一幅画的形式呈现,这种容易考据。有些则隐蔽得多,改头换面变成战斗场景。比如《月华剑士2》某个山坡上的场景(Shimiji Mountain )就是这样。

葛饰北斋 《 富岳三十六景 东海道保土谷》和歌川广重 《木曾海道六十九次:望月》

它其实化用了几幅画,松树旅人等元素可以看出融汇了葛饰北斋 《 富岳三十六景  东海道保土谷》和歌川广重 《木曾海道六十九次:望月》。广重与北斋一样以画风景著称,其“东海道五十三次”系列是浮世绘风景名作。广重风景画的题材方面有个显著特征:多“旅”,旅途、旅人、旅舍。

杨洲周延的《飞鸟园游览之图》

而这个场景的构图其实还参照了另一幅作品,杨洲周延的《飞鸟园游览之图》。

《东海道五十三次:日本桥》

《侍魂·零SP》有个场景个人特别欣赏,借鉴了歌川广重的《东海道五十三次:日本桥》

屏风画

在浮世绘兴起之前,日本的绘画艺术最重要的是土佐和狩野两大流派。桃山时代最为发达的绘画样式是屏风画,屏风不仅仅作为豪门贵族装饰之用,更是其权势和品位的象征。受武士阶层赞助的狩野派在风格和题材上都受到中国宋代绘画的影响。

狩野永德的《唐狮子图屏风》

狩野派代表画家狩野永德的《唐狮子图屏风》,是一座以金色为背景的大屏风,图上描绘了两只于岩石中踱步的雄狮。作品用笔豪迈刚劲,色彩富丽堂皇,体现了桃山时代武将的尚武精神。

《侍魂》千两狂死郎的背景

这两幅具有尚武精神的作品也被用到《侍魂》千两狂死郎的背景里,采用的方法也是狮子A的头部加狮子B的身子这种移花接木拼凑法,可以看出来吗?

《唐狮子图屏风》也出现在《neogeo格斗竞技场》里

《唐狮子图屏风》也出现在《neogeo格斗竞技场》里.

《风神雷神图屏风》

除此之外还有一副名画,尾形光琳的《风神雷神图屏风》,左边是背着“雷神太鼓”的雷神,右边是披着“风神羽衣”的风神。

《KOF极限冲击2》极限流道场里也摆了这幅画

《KOF极限冲击2》极限流道场里也摆了这幅画《KOF极限冲击2》极限流道场里也摆了这幅画

狩野山乐的《龙虎图屏风》

除了神佛外,很多也采用龙虎相对的题材。比如狩野派画家狩野山乐的《龙虎图屏风》。

《铁拳3》

这幅龙吟虎啸的霸气屏风也被搬到《铁拳3》风间仁的主场。

桥本雅邦 的《龙虎图屏风》

《豪血寺一族 先祖供养》陈念(虎)的主场也有屏风图,截取了桥本雅邦 《龙虎图屏风》(也是叫这名字)“虎”的那部分。

《饿狼传说special》

《饿狼传说special》吉斯的场景,开场和RBS一样,都是拉门效果,只不过三层拉门的画作都是屏风图。截图之后可以看出是像素画版的《关原之战》。

其他绘画

《月华剑士》一条明的胜利动作

《月华剑士》一条明的胜利动作,是一只灯笼怪给她递茶杯,这只妖怪的原型是葛饰北斋笔下的《阿岩》。北斋创作《阿岩》的时候已经71岁高龄了。相比同一时代刊行的“ 富岳三十六景”,风格有很大不同。

劾鬼・百鬼夜行

一条明的潜在奥义“劾鬼・百鬼夜行”召唤出来的鬼怪有不少来自佐脇嵩之的《百怪图卷》里的妖怪画。

《大江户格斗》狮子丸的场景

《大江户格斗》狮子丸的场景,开场时有个拉门效果,有幅歌舞伎隈取 (脸谱)画一闪而过。

关于格斗游戏里的日本古画就探讨到这里,其实还有很多碍于知识储备不足只能谈这些了。我不是研究这些的,只不过对美术和游戏的都感兴趣,不过懂一点皮毛,如果诸位觉得这还算有趣或还能有点收获,就很不错了。

谢谢观赏

 PS:网络盗图盗文猖獗,草根原创者维权困难,加水印实属无奈之举,影响阅读体验还望各位谅解。如要转载请先联系本人,(微博:@古锥仔-  微信号:kikikaikai666)并注明出处,也算是对我一点微薄的尊重,谢谢合作。

 

121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