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最终章: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赤子最终章: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他觉得自己体内的血液和生命正飞也似的从伤口逸散,他觉得他好轻。 他好累。

bushren

PS3 XBOX 360 PC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他们是在一个夜晚来到这座城市的,依靠三峡大坝两百年来孜孜不倦的工作,星城的灯光在晚上永远都是那么显眼。

这趟旅程花费了他们一个月的时间,和鲁正平所想不同的是,蒸汽动力早已被扬子江上来往的船长所抛弃,取而代之的是他们乘坐的一艘由水怪拉动的巨轮。这艘怪船超出了鲁正平的认知,纵使在公会多年见多识广的他,第一次见到被驯服的水怪时,也不免惊讶问道:“这怪物,不会吃人吗?”船长哈哈大笑,对无知异乡人的教导总是能激发他身为星城人的骄傲:“年轻人,我在这片水域上行船十多年了,还从未听说过水怪吃人的事情。”“可是...我记得以前的乘船都是蒸汽动力的,也没有现在这么大。”“你说的这都是一百年前的事情了,自从裂变电池传到星城之后,蒸汽船就成了废铁。”船长抽了一口烟,说道:“自从十六年前弥赛亚降临后,扬子江就安全多了,你们现在能在这鬼地方吃好喝好,还不用像那些老船客那样担心被吃掉,都要感谢他。”“弥赛亚?他是谁?”雯雯说道。“连救世主都不知道?也难怪,毕竟你们是西边来的。”船长说道:“他头顶双角,手拿钢叉,肋下生鳞,浑身带有硫磺气息。他从东方赶来,受圣父感召解救废土,主的祝福让他免疫辐射,但凡绿雾缠绕之地,都是他的国。他是解救末日的君王,在他面前,万物皆称臣,不论人类亦或动物,因此他为我们驯服了水怪。他亦是造物的掌控者,他的智慧远超凡人,裂变技术和净水芯片都是他的恩赐,承蒙弥赛亚的救赎,承蒙他赐予圣餐,我们才得以赎罪,从此不畏辐射。”

“…弥赛亚?…你们…不怕辐射?”鲁正平再次看向足有小山般庞大的怪物,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水怪老实的样子又让他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们西方人就是这样,什么都不信。”船长说着,从腰间拔出了匕首。“干什么?!”鲁正平连忙护住雯雯,仅存的右手也放到了腰间的鲁班尺上。“果然是罪业之地的来客,你们那里还没有被救赎吧?”船长笑了一下,划开了自己手臂的皮肤,红中泛蓝的血液顺着他的刀口冒了出来:“弥赛亚以他的血肉为圣餐,用以赎清我们的原罪,我这蓝色的血液就是他的血,我的肉也就是他的肉,你们现在会怀疑,因为你们还在为战争赎罪,你们还会恐惧辐射与怪物,不过那些都不要紧了。等这趟旅途结束,你们都会寻到自己的命运。”

“这血…”鲁正平朝雯雯看去,发现船长的诡异行为并未激起女孩的不安:“孙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雯雯摇了摇头,说道:“他血液的味道…我觉得…好熟悉。”

“小姐,看来你和这座城市很有缘分,”船长笑着说道:“有机会,就住在这里吧。”

“嗯!”女孩点了点头,露出了这些天来她的第一次笑容。

他们在一座近乎正圆的港口下了船,据船长所说这里两百年前生生吃了美国人的一颗核弹,随后江水倒灌形成了一座完美的船港。通往星城的道路就在港口的前方,“顺着这里直走,就可以到达星城了。”船长说道,“小心不死队,尽管星城和他们达成契约已经很多年,可现在鲜血的味道还是会让那几个家伙发疯。”

“不死…队?他们…很强吗?”鲁正平情不自禁又向腰间鲁班尺探去。

“别想啦,小子,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当然你也可以试试,”船长笑着拍了拍鲁正平的肩,随后说道:“如果你想被吃掉的话。”

“为什么他们要吃我们?”雯雯问道。

“谁知道呢?也许他们只是对这末日感到无聊。”船长说着,耸了耸肩:“下船吧,我们到了。”

这趟旅途并未鲁正平所想那么艰难,不像其他遍布废墟的荒野,星城郊外的平原看得出经过了精心的打理。当他们踏上这片土地后,鲁正平好奇地摸了摸平整的地面,除却解放碑力场保护下的的战前遗迹,他在废土上从未见到如此平整的地方:“要做到这个地步的话,可是要费不少功夫的…”“鲁队长,小心!”雯雯的话语伴随一阵清脆的铃铛声打断了他的思考,他站起身看见两人骑着自行车从他身边掠过。

“找死么!走路不带眼!”二人骂咧着飞驰而过,他们脚下的自行车都被漆成了漆黑的样子,行驶在平整的地面就像是两道黑色的闪电。他们速度太快,在鲁正平来得及看清之前,他们便一闪而过,只给他留下两个粉红色的背影。

“鲁队长…他们…”雯雯看着远方小小的额两个影子,惊魂未定。

“你…也看见了吗?他们的身体….”尽管只是急速一瞥,可两位骑士的模样还是让他想起了一些以前所知,有关废土可怕的传言。

“是啊,他们…竟然没穿衣服…”雯雯耸了耸肩,说道:“干嘛这么着急呢,他们身上闻着好奇怪,是赶着去洗澡吗?”

这次小小的插曲并未阻拦他们前行的步伐,相反那两人的车印倒是给他们指明了前往星城的道路,他们沿着平整的道路一直走去,不知是否两位骑士身上气味过于浓烈,随着他们的前行,空气中那股弥散不去的味道就越发浓厚,那是他们从未接触过的气味,甜美到发腻的感觉,就像是盛夏堆积等待腐败的水果,糜烂而又温情。

人群也随气味弥漫而聚拢起来,他们看见越来越多的人集合在眼前,如同一条长龙。“看来我们到了,”鲁正平侧身对雯雯说道,看到前方的人群不断的聚散,他皱了皱眉又补充道:“这里不安全,拿好自己的武器。”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惨叫,半空中一个人影高高飞起,又落下摔成了一滩肉泥。“早告诉你们不准带违禁品进城,真当我们不死队是吃素的吗?”

人群开始喧嚣起来,鲁正平警惕地将雯雯护在身后。“同伙的自觉点,别逼我们一个个把你们搜出来,那时候可没人能保得住你们了!”几个身着红色长袍,头戴黑铁面具的人大声说道。

“切,说得好像投降就能免得不死一样。”听到这,一个矮瘦猥琐的男人不屑地撇了撇嘴,露出一副司空见惯的表情。他拍了拍鲁正平的后背,说道:“高个子,劳驾您让让,你挡着我了。”

“你说就算他们投降,也会被处死?”雯雯听见刚才男子的言语,好奇地问道。

“嘿嘿嘿,新来的吧?走私犯被抓住一律都要吃枪子,不过这也不算什么。我告诉你,不死队可巴不得那些人不投降。”

“你的意思是…”鲁正平想起了船长的忠告,握紧了怀中的斧子。

“…不死队晚上就可以加餐啦,多亏有了这些人,平时不死队也不会来找我们麻烦。”男子笑道。

“不好…”鲁正平压低了声音,将鲁班斧从怀中抽出:“雯雯,一会可能有危险,你要紧紧跟着我。”

“哥们,你这是…不死队可就在旁边啊…”男子诧异地看着鲁正平和掏出手枪的雯雯,他不敢相信在星城的地界竟然也有人干光明正大持械:“难道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不,我不是。但你后面那人就说不准了。”他话音刚落,男子身后的一名戴口罩的光头就扬手扔出大把粉尘,大声吼道:“兄弟们,和不死队拼了!”随着他的号令,隐藏在人群中的走私犯们也都大把扬起手中粉尘,在人群中绽放起了一朵朵的碧绿烟雾。

“天哪!这是…!”男子还未反应过来,就被绿色烟尘狠狠呛了一口,鲁正平看见他张了张嘴,显然还想说些什么,涎水从他半张的嘴巴里流出,男子的表情也变得痴呆,只见他呆呆地笑着,在地上打起滚来。

“该死,这玩意有毒!”鲁正平用仅存的一只手抓住了雯雯,沉声说道:“雯雯,把鼻子挡住,跟紧我。”

“可是你…”雯雯焦急说道。“不要说话!”鲁正平打断了她,深吸了一口气,柔声说道:“没事的。”

浓雾的影响开始渐渐扩散,不死队熟练地切割着混乱的人群,将陷入癫狂的人打晕同时疏离尚未失去理智的人们,显然早不知处理过多少这种事情。事态在他们的控制下在骚乱和暴动之间维持着危险的平衡,鲁正平拉着雯雯尽量朝人少的地方跑去,虽然不死队控制人流的活动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可是他的心里一直有种不详的预感,那就是这件事不可能这么轻易结束。

危机是在他们躲过又一个失去理智市民扑击之后产生的,那时不死队与走私犯之间的战争即将完结,贩毒的人们被不死队团团围住,包围圈正一点点的缩小。“你们已经没希望了,投降吧!白晶晶女士已经开始吃素了,我们也不想惹她生气。”不死队中一位队长模样的人说道。

“哼,投降的结局是怎样,我们兄弟又不是不知道!”一名走私犯说道,他的身上已被血迹染红,也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被你们吃掉或者吃枪子,对我们来说不都一样是死?”

“星城政府已经澄清过了很多遍,这些都是谣言,只要你们配合…”不死队队长继续说道,指挥手下慢慢靠近,气氛渐渐有了缓和的趋势,可不论不死队如何许诺,走私犯们还是坚持没有放下武器。

“糟了…他们被骗了…这群家伙,他们是在拖延时间!”鲁正平想道,他拉着雯雯躲到一处巨岩后面,正透过石头间的缝隙偷听双方的对话。他觉得胸口有些闷,呼吸间不知觉中有了些烧灼的感觉,他知道这就是刚才吸入的粉尘已经开始在他体内发作了,这种症状类似辐射,大概是因为那些毒品就是从战前核爆遗址里提炼出的吧。鲁正平估计了一下,大概自己还能活半个小时,想到这他不由得担忧地看了看雯雯,不知是雯雯真听自己的话才将口鼻捂得仔细,还是因为跟着孙海心多少也沾染了一些防辐射的气息,她乖巧地靠在自己身边,看上去并无大碍。

“雯雯…”鲁正平还没说完,脸色突然煞白,他感到喉头一阵血腥,咽下这股涌出鲜血几乎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鲁正平!你…”“我…没事,听着,虽然不知道那些毒贩到底有什么阴谋,可我们快要没有时间了…”鲁正平朝地上吐了一口痰,小声说道:“不管不死队是不是真的靠谱,可是我并不信任他们….我们要…在事态变得更糟之前,进入星城…放心…那里有医生,我会没事的…”“嗯,你说…”雯雯点点头,听话地答应道。

“我刚刚已经看到了…星城的入口,不死队现在都在毒贩那边…星城正门必然防卫松懈…到时候,你紧紧跟着我…必要的时候…”鲁正平顿了一下,说道:“你先跑,我随后会来找你。”

就在雯雯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异变突起,原先整齐的不死队包围圈开始出现了一点松动,零星的不死队员眼中红光涌现,他们变得越发不安,似乎被唤起了什么可怖的回忆。那些眼中放射红芒的队员们来回不停踱步着,暴戾的低吼不断从他们口中发出,又接连带动其他清醒的队员一并陷入混沌,不论不死队长如何喝令,这场混乱竟然越演越烈了。

“雯雯,走!”鲁正平轻喝一声,拉着雯雯离开了巨岩,眼前的局势愈发危险,陷入混乱的不死队员依靠命令已经无法束缚,不死队不得不分出部分人手来控制他们,这样一来包围圈就显得越发稀疏。“你们究竟做了什么?”不死队长沉声问道,刚才他差点被一名发狂队员咬到。

“哼…你们算什么东西…”毒贩首领嘿嘿笑了起来,好像听到一个最大的笑话:“真以为…披上这身狗皮…就能当人了么?”

“注意你的言行…人类…”不死队长面色铁青,他隐约猜到了敌人意指,自先知唤醒他后他受到的反复教诲阻止了他下令将眼前所有人类撕碎的冲动,实际上,关于不死队食人便一直是人类长久的谣言。他不知道为什么人类对不死队一直有着如此敌视,甚至不惜采用狂暴剂这种危险药品刺激他和他的同类们袭击城镇来造成恐怖,难道这些人类没有发现,这么多年来保卫星城的也正是这些他们口中的僵尸吗?

“你还是先管好的你的手下吧,我看他们的本性就快要暴露了。”

……

鲁正平觉得自己就快飘起来了,若非雯雯紧紧拉着他的手,他大概此时已经飞上了天空。可他还是觉得自己不够快,身后席卷的碧绿雾气如同死神追捕,他拖着雯雯费力奔跑着,远方该死的城门好像一点都没有靠近的样子,可他分明听见了耳后不死队的咆哮。

星城郊野的秩序已经完全混乱,紧随他们二人后面的是躲避疯狂不死队员抓捕的平民,所有毒贩在不死队狂暴的一刻起都化为了碎肉,失去目标的不死队员们很快将目光放到一旁瑟瑟发抖的平民们。鲁正平猛地停住,一道黑影从他面前闪过,雯雯看见那正是之前骑车越过他们的不死队员,他的嘴角还沾着不知来自哪里的肉丝,正朝他们大声咆哮着。“雯雯,拔枪!”鲁正平腾不出手拔斧,连忙对雯雯大喊。

雯雯一枪打穿了他的胸膛,可那僵尸咆哮反而更烈。

“打脑袋!快!”鲁正平松开拉着雯雯的手,掏出了鲁班斧,他知道这怪物是什么东西了,他唯一奇怪的是,他们是怎么学会骑车的?

正当雯雯准备再次扣动扳机时,一个格外巨大的身影落下,正好将不死队员砸倒,从他沙哑的声音中鲁正平可以听出他是之前的不死队长:“人类?你们不是和他们一伙的?”

“你想干什么?”鲁正平握紧了手中斧头。

“该死,我没有恶意,听着…”队长的声音格外疲惫:“我的队员们都被影响了神智,我也快抵抗不住了..”

听到不死队长的话,鲁正平和雯雯连忙举起了武器,队长摆了摆手,勉强一笑:“不用急…如果你们想活下去,就得听我的…”雯雯从他那接住了一块粉红色的石头。“这是通行证,拿到之后立刻进城…找白晶晶女士…现在只有她可以收拾这残局。”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不死队长见二人犹豫,强忍内心涌上的杀戮欲望,大声喊道。

“走。”鲁正平拉起雯雯的手,头也不回地向星城大门奔去,后方大片的人潮很快就会追上他们,也所幸他之前的判断,这部分人为他们争取到了一点时间远离不死队的僵尸。可真正恐怖的却是笼罩在最后方的绿雾,废土工业和辐射废料在绿雾上得到了完美的结合,它的滋味让驯服已久的不死队员们重归狂野,同时鲁正平发现,即便是辐射抗性如此强悍的星城居民,他们在绿雾中也毫无喘息的能力,只有挣扎死去。

“鲁正平,我们…”雯雯边逃边问道:“他说的那个白晶晶女士…我们去哪找啊?”

“到了…再说。”鲁正平呼吸间的血腥之气越来越浓,他的世界变得一片血红,从耳中听到的风声也越加浑浊。他知道,这是内出血的缘故,他的眼中和耳中已经开始淤血,越来越重的辐射正在将他的身体变成一座血口袋。他想起了小时候和伙伴互相玩耍时互掷的水气球,也许,摔倒之后就会像那些气球一样,砸得满地是血?

“鲁正平,你的脸…你怎么了!”雯雯看到他脸上因血管破裂产生的小血点,惊骇得大叫,但他却没有回答,只是更用力地拽着雯雯,他真的太累了,自从有关解放碑引发的失眠症发作起,他就没有好好休息过。这次旅途中他身上所有的伤口,大腿的,左肩的,他的断臂还有这一路上身体各处所受的伤害在这一刻一齐向他涌来,他觉得自己体内的血液和生命正飞也似的从伤口逸散,他觉得他好轻。

他好累。

鲁正平是在星城门外倒下的,经过了这数个月来的历险,他的身体终于不堪索取。他不知道倒在这里究竟算是幸运还是不幸,他终究还是比自己所想坚持了更久。“对不起啦,”他轻声道:“我没法带你去找妈妈了,雯雯…”“鲁正平!你…我们就要到了…再坚持一下…”雯雯大口喘着气,大颗的泪珠在她眼中不住打转,还顽固地不肯落下,她用力地拖着鲁正平朝大门走去:“我们…我们马上就可以进去了…他们说有弥赛亚的血餐可以洗涮辐射,不是吗?”她颤声强笑道:“鲁正平…坚持住…很快…就安全了…”

“他们…就要追上来了…”

“我们…一定可以…”雯雯哭道,她拖动鲁正平的双手此时已经沾满了鲜血:“鲁正平…求求你…不要死…”

“雯雯…”鲁正平再也忍不住,从口中咳出大团鲜血,他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柔声说道:“别管我…”

“鲁正平…”雯雯感到手中鲁正平的身体渐渐开始变得僵硬,急得大哭:“不…不!”

远处的尸潮越来越近,鲁正平几乎可以闻到不远处传来的血腥和不死队那股独有的尸臭。“雯雯…放开我…”“我不会抛下你的!”雯雯一边抹泪,一边狠声道,她拖着鲁正平艰难行走着,在他们身后是一道长长的血迹。“雯雯…雯雯…你…听我说…”鲁正平深吸一口气,说道:“我…”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雯雯咬牙切齿地说道,她的脸上已经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我不会放手的。”

“孙甄雯!”鲁正平怒道,雯雯忙侧头看去,只看见他一张因痛苦而扭曲的脸,此刻正拼命用一种近乎祈求的温柔声调说出:“快跑….”

雯雯呆呆地看着他,眼里噙满泪水:“这是你最后的要求吗?”

“雯雯…快跑…”

她愣了一会,松开了紧握鲁正平的手:“我知道了。”

鲁正平无法移动,只能静静看着雯雯渐渐在自己眼中消失。雯雯终于走了,不再需要陪他一起送死,任务完成,他原以为自己会觉得轻松一点,可原来这远比他想象的要来得难过。他的意识逐渐开始涣散,在无限的回忆乱流中,他在脑海中反复将这段时间的冒险重复播放,那个在地底被自己吓哭的雯雯,那个他代替了承受王凯源致命一击的雯雯,那个在自己负伤后慌张给自己疗伤的雯雯,那个…刚刚离开自己的雯雯…他身上的痛苦都不再痛苦,一种莫名的情绪开始在他身上蔓延,就好像当你要离开这座城市,却发现再也无人道别,他的世界开始颤抖,失重的晕眩一点点侵蚀,他觉得自己正在变得越来越轻,越来越轻…

他知道,他即将踏入永夜的深渊,可是…可是…

原来他已经离不开雯雯了。

所以他快要死了。

他感到脸上有风的痕迹,身上还有些颠簸,也许尸潮就要到了,但他却只想睡去。

雯雯…雯雯…雯雯…雯雯…

他从黑暗中醒来,前世遗留的本能让他情不自禁伸手向腰间探去,却探了个空,这种空荡荡的感觉让他感觉十分不妙,于是他睁开了眼。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座洁白的房间里,除却他所身处的白色大床,这间房内的一切都是白色的,就连墙壁也散发出洁白光芒。“我….死了吗?”他想道,随即身上的阵阵疼痛让他立刻打消了这个想法。他看见了墙上悬挂的画像,那是一名拥有漆黑长发的女人,她的眼眸茫然深邃,犹如夜空星辰,也愈发衬托得她皮肤白皙。房门在他打量画像的时候打开,一名形容放荡的谢顶肥壮中年男子就这样出现在他面前。

“你醒了?”看到他醒来,男子显得十分开心。

“这是哪?”他从未想过自己还能存活,因而无论发生了什么他都不会惊讶。

“星城,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好得很快。”他掀开了盖在他身上的被毯,迅速又恰到好处地照顾到了他的自尊,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已换上了一套新的衣裤,这是他从未见过的款式,大概是星城今年的流行。“站得起来吗?小兄弟?”男人问道,他已经检查完了他的伤口。“我…试试吧。”在男人的帮助下,他一点点从床上爬起,虽然缓慢,但是他正在一点点熟练,最终他成功站了起来,甚至不需要搀扶便可以缓慢挪动。“想不到你真的能活下来,”男子开心地说道:“我们快出去吧,有名小姐可是一直在念叨你。”

“你是….”他仔细地打量着男人,他生有一只憨厚的大鼻子,当他说话的时候,他会诚恳地直视对方的双眼,他的鼻尖也会随着脸上的赘肉一块微微颤动,显得是那么小心厚道,可是他眼中不是闪过的精光却又让人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就如同外表所表现出来的一样老实。

“我是这里的主人,你可以叫我王渔。”

鲁正平隐隐猜到了这是哪里,从扬子江边冒险中孙海心给他讲述的往昔故事里他依稀可以勾勒出老人这二十多年来的旅途。“王渔的方舟”,这是星城最大的酒吧,因为其创始人王渔和方舟的感人故事而闻名——虽然英俊程度和老人描述中那位帅气猥琐的老板王渔有所差距,不过这位自称是王渔的大叔的猥琐气质倒是远超鲁正平所想。没有任何迟疑,鲁正平随王渔走出了房间,既然他活了下来——这次决定他做出得十分轻松——那么他就一定要找到雯雯,继续保护她,直到旅程的终点。至于外面那名小姐…想到这,他的心猛然一紧,“不会这么巧吧?”他想道,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入城的,可他亲眼看见雯雯离开了自己,再说雯雯也只是一个小女孩,怎么可能带着昏迷过去的自己进来呢?

“坐下吧,那女孩就要来了。”王渔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索,这时他才发现原来他们已经走到了大厅,看样子现在正是晚上,大厅内无数斑斓的霓虹灯光闪烁,舞台上的乐手演奏的音乐映得前来买醉的人们面容五光十色。“是白晶晶女士送你来的。”王渔的声音大了起来,嘈杂的环境让他不得不提高嗓门:“她说,你很走运,要不是那个姑娘你早死了。”

“果然是雯雯!”鲁正平心跳骤然加速,这次心动让长久以来出于昏迷的他差点再次昏迷。

“王渔,这孩子刚醒,你就带他跑到这地方,也不怕他受不受得了?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正当鲁正平头晕目眩的时候,他感觉到一只冰凉的小手搭上了他的手腕,触碰处传来阵阵刺痛,随即又转化成了一道暖流让他精神过来。他转过头,发现之前在房间中看见的女子坐在了他的旁边,正微微笑着:“可以转化…那姑娘果真是他的孙女。”

“嗨!真是对不起!”男子重重拍了下自己的脑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忘了这孩子已经几天没吃过东西了,可我想他也应该很想见那位小姐吧。”

“切,你这家伙脑子里就没个正经,可别带坏了人家。”美貌女子笑了一下,对鲁正平说道:“和你同行的姑娘很快就会到了,再等一下就好,现在你身体里的辐射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过你得吃点东西。”“你是…”鲁正平还没说完,嘴里就被女子塞进一大块肉,那滋味十分美妙,酸涩而又甜蜜,随即大口咽下的空虚让他忍不住舔了舔嘴。“不错,男孩子就要多吃肉。”女人笑着说道:“这份鱼香肉块可是王渔他们大厨从辛东方苦学的名菜,你得多吃点,至于我嘛,你喊我白晶晶就可以了。”“你就是不死队白晶晶!”鲁正平瞪大了眼,说道:“听着,你的队员…”白晶晶伸出一只手指挡住了他的嘴,笑道:“没事,雯雯都告诉我了,多亏了她我才把那些发疯的笨属下给制服,你也得好好谢谢她,要不是她给你输血,你这条小命估计也不保。”

“是她…救了我吗?”鲁正平张大了嘴,他本以为是星城弥赛亚的圣血之类的东西净化了他的辐射,结果没想到竟然是雯雯。“总之呢,你要好好对待人家就是,可别再轰她走了,你不知道她在我这可是哭了多久!”白晶晶戳了戳鲁正平的额头,突然将脸凑近上来,凶狠道:“小子,你看我气色怎么样?”

“额…”鲁正平咽了一口口水,看着白晶晶精致的面容和她胸前若隐若现的沟壑,结结巴巴说道:“挺…挺好…”

“哈哈哈,真是个有趣的孩子。”白晶晶哈哈大笑,在他的额上深深一吻:“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看样子雯雯也快到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鲁正平和王渔连忙一块点头称是。

“…..”眼见白晶晶消失在人群中,鲁正平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还在回味刚才那一吻。

“她已经快三百岁了。”王渔说道。

鲁正平一阵心虚,慌忙朝旁边看去,不知为何,舞台上的乐队已经停止了演奏,刚才还彼此玩笑打闹的人群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这时鲁正平才发现,除了自己和王渔,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大门口,他急忙也将头转去,却看见一个头生双角的熟悉身影已站立在门前。

“她来了。”王渔微笑道。

“雯雯…”鲁正平喃喃道,他想站起来去迎接她,可双腿却不知为何怎么都无法发力。

雯雯仿佛没有看见他的样子,只是自顾自地走到了王渔面前端起了一杯酒,说道:“王老板,多少钱?”

“呵呵,不用,我怎么能收你钱呢?”王渔笑着一边给鲁正平使眼色,一边给鲁正平也端上了一杯酒:“为了庆祝你们团聚,今天这两杯酒就算是我请你们的!”

“哦。”雯雯一饮而尽,她的脸上因为酒精绽放开了两团红晕,可语气的冰冷依旧。

“雯雯…”鲁正平端着酒杯不知所措,尽管他熟记鲁班公会的三十五道定理和九十八条军规,可没有一个指令告诉他在女孩子生气的时候应该怎么做。在王渔一再努嘴和眼神的暗示下,他终于端起酒杯放到嘴边,正当他也决定饮尽酒水时,雯雯打断了他的动作,她将酒杯从他手中夺走,带着两丝恼怒说道:“伤口都还没好就要喝酒,你还嫌自己命不够短吗?”

“雯雯,我…对不起…”鲁正平低下了头,说道:“我不该逼你走…”

“切,说得好像我多稀罕。”雯雯甩给了他一个白眼,将头转了过去。

“哈哈哈,”见二人有所缓和,王渔大笑站起,将两人推近:“不要记恨彼此,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对自己深爱的人表达,等到我真正鼓起勇气的时候,她却永远离开了我。”王渔的声音有着说不出的沧桑:“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要善待自己深刻爱过的人。”

“谁…谁爱他了!”雯雯嘟起了嘴。

“我…”不知是不是空中的酒精味道起了效用,鲁正平感觉自己脸庞发烧,他觉得还是少说为妙。

“我决定再请你们喝一杯。”老板若有所思地说道:“你们让我想起了一个老朋友,哎,愿上帝保佑他安息。”

“那…有什么推荐的吗?”鲁正平见雯雯没有说话,说道。

“放心吧,这不是酒。”王渔见雯雯又要阻止鲁正平喝酒,微笑说道:“这是我这些年来研究的成果。”他从吧台后的冰柜里拿出一瓶鲜红液体,腥红的气雾不时从瓶口逸散,随着他把开瓶塞,甜蜜的迷醉香气瞬间就将整座大厅染红。

“这是…”鲁正平的神智在瓶盖打开的同时就开始不清,液体迷人的气味让今天的一切都显得不真实起来。

“这是废土最伟大的宝藏,”王渔笑了起来,就像一个骄傲的父亲:“喝了你就会知道它的神奇。”

“我先来!”在鲁正平还在怀疑的时候,雯雯就端起酒杯,饮尽杯中红酿,她的情绪随之似乎也好了起来。只见她戏谑着打量着迟疑的鲁正平,突然握住了他的右手,将杯中酒酿全部喂进他的口中。

一阵苦涩涌上了他的舌尖,随后大口的甜蜜让他几欲落泪,他仿佛饮尽一团炽热的棉花糖,粘稠热烈的触感从他胃部传遍了他的全身。他觉得自己好像走了很长很长一段旅程,那里有会说话的鳄鱼,碧蓝如宝石的海洋和无尽的长冬,还有长角的女孩和她身上拯救世界的秘密。他突然什么都明白了,原来那天他在星城门外听到的风声就是雯雯抱着他奔走的声音,原来鳄鱼的血统可以让女孩额上生角,原来是雯雯用自己的鲜血保护他不受辐射侵蚀。他的世界在狂喜与愧疚间来回交接,这时他才知道,原来他已经疯了。

“这…是什么?”他失魂落魄地问道,似乎已经度过一生。

王渔露出极为开心又极为痛苦的表情:“这叫爱情,是专供疯子的饮料。”

“是的,是的,我已经醉了。”鲁正平嘿嘿笑着,此时刚刚的小小插曲已经让店内寻醉的人们见怪不怪,乐队再次开始演奏,他的笑声也被掩盖在了人群的嘈杂声中。

“不,”王渔笑了出来:“你恋爱了。”

“爱?”鲁正平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出来:“爱?!”他大笑着,笑出了泪,他从未觉得有如此恐惧,也从未觉得有如此勇敢,他突然很想念自己的断臂,他身上的十余处伤口在这一刻一起痛了起来,他觉得好累,也好难过。

他突然哭了起来,他抽泣着,俯倒在雯雯腿上。

雯雯没有再说什么,却露出了一抹不应属于她年龄的奇异微笑,她微笑着,轻抚着鲁正平的乱发,就像安慰着一个不小心跌倒的孩子。

“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他竟然会哭成这样。”雯雯没有抬头,对王渔说道,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仿佛那就是她的世界:“不知道他还会这样多久。”

“这并不难猜。”王渔微笑道,大厅内的气氛从未如此热烈,人们大笑着,狂欢着开始了新年的倒数,舞台上演奏的音乐此时也达到了高潮:

“一生一世。”

37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