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韦克档案》(三)

《艾伦·韦克档案》(三)

挡泥板后的异响吓得旁人不寒而栗 而我非要下车一探究竟

小虎SDoIC

XBOX 360 PC XBOX ONE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导语:此次更新的是正文的第二章。很抱歉这次连载比平时稍晚,下周开始恢复每周三更新。

前篇内容请见:

《艾伦·韦克档案》前言和你需要知道的一切

《艾伦·韦克档案》(一)

《艾伦·韦克档案》(二)

前情提要

我叫克雷·斯图尔特,  我看见梦魇中滋养着无尽的杀机

而艾伦和我在这十死无生的汹流中被吞没 周而复始 无人生还

蛛丝马迹引我至一座名为亮瀑的小镇,却发现艾伦及其妻子双双下落不明...

一位FBI探员和他小队深陷泥潭...他的遗物则意外落入我手,

南丁格尔的“出勤记录”之后 是六盘不明所以的录音带

而事件的亲历者终于壹壹浮出水面...

---分割线---

南丁格尔这张神情不自然的照片是由9岁的小欧文·基特尔所拍

与多名亮瀑镇居民的面谈内容是由那南丁格尔探员在为期大约三四天的访问里记录的。均刻录在微型录音卡带中,并由我在此转录为文字。誊写的过程并不十分顺利,因为有些片段的录音质量实在是不敢恭维。

部分面谈记录效果相对较好,然而但凡谈及小镇的部分,受访者都是顾左右而言他。为了尽可能还原人物和时间全貌,所有信息都包含在内。一切都显示情况对于南丁格尔来说非常不利,而我承认我也想过干脆撒开这个烂摊子,一走了之。但我依然对此人感到心悦诚服,我相信,

对于这个深受其害的男人,我们了解的这些还不足以面面俱到

基于诚实客观的考虑,我在本书中收录了完整的录音内容。南丁格尔当时正肩负着巨大的压力,我恳请读者在阅览前能够将此铭记于心。

总的来说,我相信这些采访能够揭些许亮瀑镇的“面纱”。对一位深陷泥潭的作家来说,这层神秘感或许无济于事,但或好或歹地,对他有所冲击。

身份不明

未确认人员

这份短暂访问的对象,尚不清楚他的真实身份。南丁格尔探员的似乎也并不认识此人。根据附注的相应笔记显示,他是在进入长老国家公园搜查艾伦·韦克时撞见此人,当时的情况暂不明朗。这次访谈发生于室外,根据录音的音质来看,南丁格尔是在受访者不知情下,自己悄悄地启动了录音。(见注释1

南丁格尔:你这是打了一架么?出什么事了?

不明受访者:没事。

南丁格尔:你在这儿有见到什么异常吗?这个叫艾伦·韦克的男人呢?他不在屋里。你知道他现在何处吗?有没有见过他?(受访者的笑声)是什么这么好笑?

不明受访者:我劝你赶紧停手吧。你对现在蹚的这趟浑水的事一无所知。

南丁格尔:是吗?那你肯定略知一二咯,你叫什么名字?

不明受访者:关你什么事?

南丁格尔:看见这枚徽章了吗,哥们?现在该老子问话。

不明受访者:官僚,呵,要用体制来压我了么,探员老爷?不过要是我告诉你,一个全新的体制正将取而代之,你怎么想?

南丁格尔:我觉得我们还是回警察局再聊小镇的话题吧。(停顿)没听见么,跟我走!

不明受访者:要是我的枪还在手上的话...(见注释2)

南丁格尔:你他妈的刚刚跟我说什么?(扭打声,南丁格尔大声咕囔了什么,一阵跑步声渐远)

南丁格尔:给我回来,王八蛋。你现在被逮捕了!(南丁格尔沉重的呼吸声)妈的,真该死!

(录音结束)

他站在萝丝·玛丽格尔德的房前 不愿跟镜头有视线接触

保罗·鲁道夫

保罗·鲁道夫是粼河地产活动房园区的经理,此地也是警方和艾伦·韦克之间接触事件的案发现场。下文对话的条理充分展现了探员南丁格尔的面谈技巧和职业素养,他苦口婆心地让一位本无意合作的证人改变了态度。我一直在想,这是否才是这位探员的本来面貌,就在他经历失去搭档和其余那些痛心疾首的事以前。(见注释3)

南丁格尔:现在访问保罗·鲁道夫先生,粼河地产拖车房园区的经理。

受访者:我跟你没什么好讲的。

南丁格尔:好吧,他们都这么说。最近老是碰壁,万事开头难嘛。

受访者:我觉得你可能会伤到我。

南丁格尔:先生,我是一名资深的联邦探员,保证你没有任何危险。

受访者:可有人说你是个醉鬼。

南丁格尔:谁说的?(停顿),你觉得我看上去像喝了酒吗?

受访者:嗯...应该没有

南丁格尔:这些杀千刀的家伙(停顿)好吧,先生这样,很抱歉让你有所顾虑。你看,现在是你报的案,我知道你肯定是好人。但我要抓的那小子是个十恶不赦的瘟神。当时我开枪是迫不得已。而且我知道你只是非常担心萝丝,对吧?(见注释4)

受访者:是的,先生。

南丁格尔:你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可不容乐观,如果你希望我帮她,我们就需要你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们你所知道的一切,可以吗?

受访者:我想可以。额...那些家伙在萝丝的屋子里一直没有出来。我当时以为...等下,萝丝可不是那种女孩。因为,你懂得,我在这已经干了很久了,有些女孩儿,她们....

南丁格尔:有自己的“小买卖"?

受访者:对对!但我可看不惯这种..你懂得,都叫这种女的搬走了。我可不是什么假正经的,但我不想在我的地盘上有人干这种事儿。我很清楚,萝丝肯定不会干这种勾当,所以就很奇怪了,那些人在她房里呆了很久。

南丁格尔:你说的那些人是?

受访者:就是韦克和他的那位大嗓门朋友。旁边那人我没见过,但是我一眼就把艾伦·韦克认出来了,因为萝丝总是三句不离他...她还给了我几本韦克写的书。这小子确实有两把刷子。不过那些他的那些报道我也看了。所以我知道他肯定惹上什么麻烦了。但是,这两人居然在里面一整天没出来,他们甚至没出来抽根烟或走动一下,我一直在外面工作但是根本没见到他们出来过。

南丁格尔:你有听到什么异响吗?比如说话和争吵,或者其他什么动静。

受访者:没有,我离得没那么近。但是,你看这些活动房的结构,如果有人叫喊或者有什么举动,我肯定能听见。但就是一直风平浪静,她今天翘了班我是知道的,所以我才有些担心。我是说,人们在自己房里做什么都与我无关,但是我很清楚萝丝的为人,我想到她可能出了什么事。然后你们就都出现,那说明我猜对了是吧?

南丁格尔:嗯,继续。

受访者:额,我当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你知道吗,就像有什么脏东西在他住所附近。

南丁格尔:好。

受访者:所以,我才给警长打了电话。

南丁格尔:你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先生。

(录音结束)

受访者神情恍惚的凝视为创伤后表现。她反复提到“那位女士”“黑衣的女人”显示行凶者 另有他人

萝丝·玛丽格尔德

在南丁格尔尝试接触她的过程中,玛丽格尔德小姐就表现出严重的注意力集中障碍。我们对她的遭遇和她口中的“女人”身份均不清楚。而即便是在与他人相处时行为凶狠粗暴的南丁格尔,也受到了她消极情绪的感染。他对萝丝的痛苦感同身受,甚至有那么一会儿,他似乎都想把手头的案子撒手不管了。(见注释5)

南丁格尔:接下来采访是萝丝·玛丽格尔德;21岁,亮瀑镇老鹿餐厅的一名雇员。(停顿,然后提高嗓门)萝丝,萝丝,萝丝?!

受访者:嗯~

南丁格尔:我叫南丁格尔,是一名联邦探员,我需要问你几个问题。

受访者:嗯~

南丁格尔:我听人说你最近见过公园护林员罗斯提,是这样吗?

受访者:罗斯提...(见注释1)

南丁格尔:听着,小姐,我有点失去耐心了。你需要你给我回答问题!

受访者: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这儿怎么这么黑?

南丁格尔:萝丝,这事关重大,我十分需要了解艾伦·韦克的情况。

受访者:我是他的忠实书迷。

南丁格尔:这个我听说了。他之前也在长老森林,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韦克是不是来过这儿?

受访者:他的新书一定是最跌宕起伏的作品。

南丁格尔:额...他找你是因为什么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 萝丝低语了些什么)

受访者:我现在是醒着还是做梦?

南丁格尔:你没做梦,回答我的问题!

受访者:我不行,那位女士到底是谁?天哪!都是她逼我这么做的。

南丁格尔:什么女士?你究竟做了什么?韦克有伤害你的举动吗?

受访者:不!当然没有!是我害了他,我把他骗了!我撒了谎。我当时不受控制.... 我想大叫但根本出不了声! 我还不明白怎么会这样。这不是我的本意,他本应该.....都是她做的!

南丁格尔:谁?你是说他妻子艾丽斯·韦克吗?她也在场?

受访者:是那个黑衣女人!都是因为那些原稿!他想把原稿找回来。我本来....我们本是应该讨论一起讨论文学创作的。韦克和我!

南丁格尔:你是想睡他吗?

受访者:不!不...你这人怎么... 他都结婚了!他才不会这么做,他不是这种人!

南丁格尔:那你房里又干了什么?

(玛丽格尔德崩溃了,开始啜泣)

受访者:我不是坏人!我不想害他!

(她完全失控了开始泣不成声)

受访者:求你了,告诉我这是梦吗?我怎么分不清了。这个世界怎么了。所有东西都不太对劲。阳光变得那么刺眼!一切都变了!都变了!

(漫长的沉默,然后萝丝又开始哭)

南丁格尔:我很抱歉,萝丝,求你别哭了,我不会再问你问题了。

(萝丝没有停下,南丁格尔过去安慰她)

南丁格尔:没事,宝贝,是我不好,现在会好起来的。

(录音结束)

惠勒正(与他人)争辩 因为拒绝泄露艾伦·韦克的私密信息

巴瑞·惠勒

不清楚韦克的经纪人,巴瑞·惠勒为何会被郊区谈话名单明显他和在活动房园区发生的事有所牵连。我多次尝试联系惠勒,但都遭到拒绝。最终由于遭到一些(当事人)司法手段的阻碍,我放弃了对这条线的追查。

南丁格尔:现在与一位作家经纪人,巴瑞·惠勒谈话。

受访者:那是什么玩意儿?

南丁格尔:我不是说了吗,我在录音。你现在感觉如何,惠勒?

受访者:你觉得呢?!我浑身难受。你是不是把萝丝也抓起来了?

南丁格尔:惠勒,我不能跟你谈论还处于调查阶段的案件。你担心你自己就行了。

受访者:为啥?我现在也被逮捕了吗?

南丁格尔:暂时没有。但那要看你是不是还继续保持这个态度。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关于韦克的。你算是他朋友吧?

受访者:朋友兼经纪人。得了,又回到这个问题了,好家伙。

南丁格尔:那告诉我他现在人在哪儿吧。

受访者:我怎么会知道他在哪?

南丁格尔:你刚不是说你是他朋友吗?

受访者:朋友兼经纪人!而且我也不知道他在哪。

南丁格尔:你不知道,行。那他爱人呢?

(此处有停顿)

受访者:你是说艾丽斯?

南丁格尔:是的。等会,他还有别的女人?

受访者:不,我是说...你明知故问,她已经失踪了。

南丁格尔:我知道。你跟韦克是朋友,对吧?

受访者:当然,我不是说了么,小艾跟我是老朋友了。

南丁格尔:但你跟她不是?

受访者:杀?不是啊!我跟她关系一般!听着,我跟你这人不合拍。就这样。

南丁格尔:你确定你一无所知吗?我是说,这整件事,你目前的举动让我有了一些想法。比如说,她俩之间有婚姻矛盾。可能是爱丽丝对他不忠。结果被韦克发现了,于是就拿她撒气。所以你现在沉默只是为了保住你的饭碗。

受访者:什么玩意儿?

南丁格尔:嘿,这种事可常有。我是说,你不是那个情人吧?我不觉得她那样的女人会看得上你。

受访者:喂,我受够了啊!你是吃错药了吗?我只是和韦克一起喝了萝丝招待的咖啡之后就昏死过去了。 现在你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给我喂屎?我才受害者好吗?

南丁格尔:我才不关心你这些。我只想.....

受访者:你不关心?蛤,这种小事不需要你们事必躬亲吗,FBI大老爷?行,我的律师会让你关心的。

南丁格尔:妈的,直接告诉我韦克在哪现在?

受访者:我长得像神棍吗?是不是我口袋里该有幅地图上面带个标记“X”?再看看他的位置有没有刷新?妈的,我现在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因为你是个疯逼。相信我,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一个人是不是疯子。

南丁格尔:听着,团子,你是不是要我以妨碍司法公众指控你?

(惠勒突然暴怒)

受访者:哦,开始了,哥们:终于该我的律师上场了,我现在就要打电话!你还没把我的权力读给我听呢!

南丁格尔:你现在还没被逮捕呢!

受访者:这样啊,那你也是个混蛋。你准备抓我吗?

(短暂的停顿)

南丁格尔:并不。

受访者:行,那小爷我不奉陪了。王八蛋。

(惠勒摔门而出 录音结束)

 

KBF电台的梅恩

派特·梅恩

作为当地的DJ和知名电台主持人的派特·梅恩,不知道为何,对南丁格尔非常反感。很不幸,这是当地人的典型态度:几乎没有亮瀑镇的居民待见过南丁格尔。面谈结尾的转折十分突兀;很明显,南丁格尔和梅恩对自己了解的都有所保留,但彼此也都不愿明显表现出来。

南丁格尔:现在访问的是地方电台主持,派特·梅恩。很感谢你今天能来,梅恩先生。

受访者:这不是我的意思。我上这儿来的唯一理由就是莎拉请我来的。

南丁格尔:嗯,我很感激你的...

受访者:探员,我不会再忍受你滥用职权的行为了。我们上次见面那回是最后一次了。(见注释6

南丁格尔:听着,那只是一场误会。

受访者:那可不是误会。那是一个危险,愚蠢无礼的举动,你当时的状态就不适合执勤。

南丁格尔:这样,我... 我们就只聊这次面谈的话题可以吗,请坐。

(短暂的停顿)

南丁格尔:请。

受访者:好吧,你想知道什么?

南丁格尔:韦克当时找你做什么?

受访者:我不知道,我们其实还没来得及说话。我还以为他只是偶然经过顺便接受采访。他和妻子刚到镇上的时候,就和我在渡口见过面了,不过当时他对访谈之类的没什么兴致。所以我说如果他改变主意就过来坐坐。特别是现在驯鹿节马上就到了,这是会是个节目卖点。原本遥不可及的名人(如今拜访)会十分受欢迎。

南丁格尔:这不是他出现的理由。

受访者:他也这么说了。但我们被打断前他还没说来这儿的原因。如果我不在节目里说他来了,或许事情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南丁格尔:相信我,你走运了。韦克可是个麻烦人物。

受访者:是吗,我觉得我看人很准,南丁格尔探员,但不那么认为

南丁格尔:随你便。

受访者:我其实也怀疑过他跟活动房园区的事情是不是有关系,但看上去不可能。是我弄错了,但即便如此,我难以想象有什么事值得韦克先生那么去拼命。

 

南丁格尔:你绝对想不到。而我,亲眼见过那些东西。

受访者:听着很不对头。

南丁格尔:确实如此,梅恩先生,这点你要相信我。这不是玩笑话,我见到了你绝不会相信的东西。

受访者:你应该考虑下,那些经历是不是非但没把你变成专家,反而让你变得黑白颠倒,是非不清了。

(此处有停顿)

南丁格尔:什么...你是要说,你其实知道韦克是来做什么的,是吗?

受访者:我对韦克先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可能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南丁格尔:案件还在调查中,我无法向你透露。

受访者:估计警长和其他任何人你都不想透露。

南丁格尔:你跟警长关系不错,是吗?

受访者:这里的圈子很小。南丁格尔探员,显然你对自己做的事情毫无头绪。我不是打击你。我本来想准备告诉你一些重要的事情。

(短暂的停顿)

南丁格尔:求你了,梅恩。你(果然)知道一些事。我...十分希望你能告诉我。我需要你的帮助。

受访者:说实话,现在还不是和你讨论这些事的时候。很遗憾,南丁格尔探员,我信不过你。

南丁格尔:但你却相信韦克,是吗?

受访者:其实我对他一无所知。但他看上去真的比你靠谱的多。

(停顿)

受访者:给我离开这,赶紧滚。

(录音结束)

哈特曼医生用在他的书《创作者的难关》上的照片 穿着简约 姿态僵硬

爱默·哈特曼医生

这是南丁格尔探员的最后一盘录音带,而且明显是在巨釜湖山庄疗养院外录制的。我一度很难听清哈特曼的话,因为是从扩音器里传来的。这一次南丁格尔又在受访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了录音,并且是在交谈半途中。和之前的情形都不同,南丁格尔这次听起来完全一副醉醺醺的样子,而他这里的不良行为也表现出,他必然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见注释7)

 

受访者:现在没办法做这种安排。恐怕今天人手不足,而我工作很忙。你应该提前进行预约。

南丁格尔:我有充分理由怀疑你这里藏有逃犯。

受访者:这太荒谬了。探员,我不能让你进来。

南丁格尔:听着,哈特曼,你最好乖乖合作,我可是联邦探员。

受访者:我很清楚这一点。你的大名,我早有耳闻。

南丁格尔:你这是什么意思?

受访者:意思是,南丁格尔探员,一直以来你喝了酒还拿着枪乱晃的做派,你觉得之前没人会注意到吗?

南丁格尔:你个王八蛋。

受访者:探员,我每天都跟滥用药物的患者打交道。你就是典型成瘾者,明明离了酒日子就没法过了,却还一直否定自己的病情。你需要治疗。

南丁格尔:去死吧你!

受访者:你依靠什么,探员?一个随身小酒壶吧?你告诉自己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做一个小实验就好,把你的瓶子全部倒在地上,你会疯吧?真是典型。

南丁格尔:闭!嘴!

受访者:那好,再见。

(漫长的停顿 南丁格尔探员沉重的呼吸 想要重新振作起来 然后蜂鸣器响起)

受访者:探员,我们不能容忍你这样。我发现你把时间都花在了毫无意义的事情上,但我的病人还需要我的照顾,那些人是真心实意地希望早日康复。

南丁格尔:我跟你没完,哈特曼。我才不管你的狗屁病人。艾伦·韦克在不在?

受访者:不在,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你怎么老是抓着这问题不放?

以下部分出现在游戏当中,因此采用官方翻译。原文质量欠佳处已经过润色。

南丁格尔:我可不信。我在跟踪惠勒,这是他唯一可能去的地方,这代表韦克可能也在这里!

受访者:南丁格尔探员,这是我的私人领地,而且我不允许你打扰我的病人。

南丁格尔:是吗?我可以去申请搜查令,只是不知道你那些神经脆弱的病人受不受得了这种刺激?

受访者:哈哈哈哈!我已经完全被你的权大无边吓到了,探员。

南丁格尔:听好了,你这自作聪明的小人,要不要我撞开大门,再顺便把你撂倒啊?

受访者:南丁格尔探员,首先,这段对话我已经在录了,所以你说话小心点。第二点,我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我懂法,所以如果你能找到法官给你签发搜查令,我会很乐意配合,可惜你弄不到。如果你还有什么话,就去跟我的律师讲吧。

南丁格尔:我不敢相信你这...

(南丁格尔进了车 然后发出了一阵沮丧的大叫和锤车喇叭的响动 然后发动了车 开走了额 他时不时自言自语 但是录音在车引擎声的掩盖下听不清 录音直到磁带全部走完时才结束)

---分割线---

小虎的神奇注释

注释1长老森林国家公园位于亮瀑镇的西北方向。录音中提到的时间是在故事第二章,艾伦前往公园西部的情人峰与声称绑架了艾丽斯的“绑匪”接触。在萝丝和南丁格尔对话中提到而罗斯提是该地区的护林员,当然他在故事也被魅影杀死并在随后被黑暗占据成为敌人。

注释2:不明身份的受访者,也就是故事中的绑匪,真名为本杰明·莫特,此人相信可以通过韦克的妻子来强迫艾伦交出原稿。本杰明的个人信息和详细内容会在连载结束后《艾伦韦克事件人物簿》中详解。

滚落山崖的两人 艾伦趁乱捡起绑匪的枪 莫特逃走...

注释3:在故事的第三章“赎回”中,韦克和惠勒得知萝丝拾取了部分主人公丢失的原稿,于是前往后者所住的粼河地产活动房园区

还记得萝丝住的是哪一间房吗?

注释4:案发当晚,南丁格尔在遭韦克拒捕后,毫不顾忌得还有平民在身边的主人公开枪,事后报案人鲁道夫骂道:“我还在站在这儿呢,你这个疯子!”

注释5:故事中反复出现的“黑衣女士”,真名为芭芭拉· 贾格尔,作为黑暗魅影的人格具象化,她真实的身份和目的是.......

注释6:这里梅恩所说的是故事第三章中,艾伦无意中逃到KBF电台,抓“贼”心切的南丁格尔在事情本受控制的情况下再次主动开枪,造成骚乱却反而给了艾伦逃脱的可趁之机。

布莱克警长:“你是怎么搞的?那里还有平民啊!!”

注释7:最后一盘录音带,在游戏本篇里你能找到一卷和这篇谈话后半段完全吻合的录音,不过是由哈特曼医生为阻碍南丁格尔闯入疗养所并留存证据所录。

APP用户请点击此处并手动跳至视频31:40处

下期预告 —— 原稿

52

查看更多评论